马航坠机调查遭“限时” 现场调查仅75分钟(图)

马航坠机调查遭“限时” 现场调查仅75分钟(图)

19日,一名遇难者还保持着坐在客机座椅上的姿势。

马航坠机调查遭“限时” 现场调查仅75分钟(图)

18日,顿涅茨克,当地矿工也加入客机残骸的搜寻工作。

马航坠机调查遭“限时” 现场调查仅75分钟(图)

18日,欧安组织人员成为首批进入坠机现场的国际人员。

马航坠机调查遭“限时” 现场调查仅75分钟(图)

18日,一名印尼乘客的家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痛哭。

  19日,空难发生第三天,尽管首批国际调查人员已经抵达现场,但正式的调查活动仍未开始,甚至黑匣子的下落,也迷雾重重。相关国家的口水战仍在继续,马来西亚政府则大声疾呼,请不要破坏现场任何碎片,否则将是“对遇难者的背叛”。

  “世界最大的犯罪现场”

  绵延2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竖立起了很多绑着白棉布条的小木桩。每一个木桩,代表着一具尸体,或者尸体的一个部位。

  这里就是马航MH17坠毁的现场。当地时间18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调查小组的发言人迈克尔·波茨科夫率领调查团队来到这里。他说,自己如同置身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现场。

  散落的遗体、撕裂的行李箱、烧焦的文件、防晒霜、夏天的衣服、免税品、小说、扑克牌、糖果、甚至还有一只布偶猴子,散落在这片杂草丛生的乌克兰东部的乡村土地上。

  正值酷暑,有的遗体已开始腐烂,似乎就要盖过了现场烧焦的味道。

  在这架准备飞赴度假胜地马来西亚的客机上,很多人身穿短裤凉鞋,一副度假的休闲装扮。还有乘客将巴厘岛游玩的十大旅行提示打印出来,随身携带。但是,现在,这些文件静静地躺在狼藉一片的客机残骸中。巴厘岛,已是另一个世界的所在。

  一个红色的行李箱散落开来,里面的行李还十分完整干净。一件白色的T恤上,印着大大的“我爱阿姆斯特丹”,那是这架航班上的两百多名乘客永别家人的地方。

  一些遇难乘客还系着安全带,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头上戴着耳机。

  现场的急救人员说,他们已经发现了170多具遗体。一些几乎完好无损,另一些则已经面目全非,甚至无法辨别性别。还有遇难者遗体,直接砸进当地一处民居的卧室里。

  逝者中不仅仅只是乘客,还有几只宠物:鲜艳的蓝黄色金刚鹦鹉,一只美冠鹦鹉,一只圣伯纳德狗,还保持着生前的状态,平和地蜷缩在座位下面。

  由于遗骸散落范围达25平方公里,搜寻需要大量的人力。除了救援人员和警察,顿涅茨克的矿工们,也在下班后加入了搜索队伍。现场图片显示,身穿黑衣头戴安全帽的矿工们,在一片向日葵地中仔细地搜寻。

  10个国家及组织将参与调查

  约30人组成的欧安组织的调查小组,是最早抵达现场的国际人员。

  腰挎枪支的乌克兰民间武装人员,守卫着现场,对于调查人员的问询,不做回答。

  “我们提出要求见他们的负责人,但没有人露面。”波茨科夫说。

  首批国际调查小组在现场只待了75分钟,在检查大约200米范围内的残骸后,武装人员开始下逐客令。

  波茨科夫说,就在他们检查现场的时候,他听到了远处的爆炸声。这证明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战斗,并未因这场空难而停止。

  尽管有人守卫,但“事实上任何人都很容易到达那里,破坏证据”。波茨科夫非常担心,“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很多专业的工作,需要我们很快,非常快地开展。”

  目前,至少有十个国家和组织表明要加入到调查中来,或者为调查提供帮助。

  军事评论员岳刚对新京报记者介绍说,根据国际公约,空难在哪个国家发生就应由该国进行主导调查。此外,相关机构如波音公司、发动机制造公司罗尔斯·罗伊斯公司、飞机所有者马航等都有权参与调查。

  马政府派出百人调查团

  乌克兰一支小规模的调查组已经抵达现场。国际民用航空组织也已收到了乌克兰邀请,将会派遣代表前往基辅。

  荷兰安全委员会派出了一支由3名调查员组成的调查小组。在这次空难中,近200名遇难者来自荷兰。他们将和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以及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的调查人员一起,协助乌克兰政府进行调查。

  马来西亚则派出了最多的调查人员。

  18日晚8点,马来西亚的116人特别调查队,包括医护人员、政府、军方代表等,乘坐专机前往基辅。

  美国也参与到了调查之中,除了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人员外,FBI人员也已前往乌克兰。

  “事实上,美俄双方的卫星系统,都能准确记录下导弹的飞行轨迹。”中国前驻乌克兰大使姚培生对新京报记者说,美国的参与可为调查提供技术支持。

  澳大利亚官员也已在前往基辅的途中。失事客机上有27名澳大利亚乘客,澳总理阿博特表示,将派联邦警察代表参与调查。

  国际刑警组织也表示,将向空难现场派遣灾难识别与失踪人口专家。

  俄罗斯的人员并未出现在首批赴乌克兰的国际调查队伍中。俄外长拉夫罗夫18日说,俄方认为必须展开客观、公开和独立的调查。他同时表示,俄方已经做好协助调查的准备。由于客机坠毁所在的地区仍有战事,为保障调查人员安全。19日,一个由俄罗斯、乌克兰及欧安组织高级代表所组成的三方联络小组已经同乌克兰反政府武装组织方面通过视频会议进行了沟通,后者同意协助乌克兰当局进行调查。

  19日,乌克兰国家安全局长纳利瓦伊琴科表示,乌克兰政府与乌东部民兵代表就在客机失事地点设立20平方公里安全区达成共识。

  “三方谈判结果是有20平方公里,可以开展人道主义工作。” 纳利瓦伊琴科表示。 新京报记者 高美 韩旭阳 实习生 赵欢

  ■ 悬疑

  客机黑匣子去向成谜

  同坠毁在山区和大海的客机相比,坠毁在开阔地带的MH17航班容易找到黑匣子,但截至19日,客机黑匣子是在原地,还是被人取走,各方并没有明确的说法。

  乌政府

  具体在哪“不知道”

  客机坠毁顿涅茨克附近后,控制这一地区的反政府武装称,他们已经找到了黑匣子,并准备将其转交给俄罗斯。但不久后,反政府武装又称“弄错了”。

  对黑匣子的下落,乌克兰政府方面的表态也很含糊。客机坠毁后,乌政府方面称已经获得一个黑匣子,但“不清楚”谁发现了它。18日,乌克兰外交部长克利姆金说,客机的黑匣子已经找到,目前在乌克兰境内。克利姆金说,希望能将黑匣子转交给相关调查机构,但他并未透露黑匣子目前在何处,在谁的手中。

  19日,乌克兰经济和贸易部帕夫罗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也确认黑匣子还在乌克兰,但对具体在哪,这位高官的回答同样含糊,“我不知道是我们拿着,还是国际调查团队拿着。”

  俄外长

  不会私拿黑匣子

  在俄罗斯方面,该国外长拉夫罗夫18日表示,俄方不会私自拿走黑匣子。

  拉夫罗夫说:“我们赞同国际专家立即到达事故现场,以便能够获得‘黑匣子’。与基辅声明相反的是,我们并不打算拿走‘黑匣子’,不打算违反国际社会就此类事件的规定。”

  “(调查黑匣子)是国际民航组织的事,是与这起悲剧有最直接关系的荷兰和马来西亚的事情,当然也是乌克兰的事情。”拉夫罗夫说。(高美)

  民间武装

  希望国际专家能找到

  又讯 19日,乌克兰“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总理博罗代说,民间武装没有发现失事马航客机的黑匣子,也没有动飞机残骸现场,他呼吁国际专家尽快到现场进行调查。“没有‘黑匣子’被找到……我们希望专家们能找到它们,弄清(客机)发生了什么。”

  但早些时候,据美联社报道,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一名军事领导人的助手说,当局已找到飞机12个记录装置中的8个。报道评述,因飞机通常只有两个“黑匣子”,不清楚这名助手所说的12个装置是指什么。

  同日,乌克兰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信息中心发言人李森科说,“黑匣子”没有被交给乌克兰政府,他不掌握有关它们的信息。

  李森科当天说:“我们没有关于‘黑匣子’的信息。(两个‘黑匣子’中)没有一个被移交给乌克兰(政府)。”据新华社电

  乌克兰政府

  俄正插手“毁坏证据”

  乌克兰政府19日发布声明:“乌克兰政府正式宣布:恐怖分子在俄罗斯的支持下,正在毁坏这一国际罪行的证据。”

  MH17航班17日在乌克兰东部坠毁,所载298人悉数遇难。坠毁原因暂不确定。按美国政府的说法,客机遭从乌克兰民间武装控制地区发射的精密地对空导弹击中。乌克兰政府则更进一步,指认民间武装发射“山毛榉”地对空导弹,错把客机当成乌克兰军方的运输机击落。

  乌政府在声明中提及,民间武装把现场的38具遇难者遗体运至顿涅茨克市一处太平间。在那里,“操着明显俄罗斯口音的专家”说,他们将进行尸检。

  声明还说,民间武装正“试图把大量客机碎片转移至俄罗斯境内”。

  针对乌克兰政府的说法,俄方尚未作出回应。

  乌克兰副总理弗拉基米尔·格罗伊斯曼指认,控制坠机现场的民间武装限制来自乌克兰中央政府的专家进入现场,只允许这些专家在民间武装人员监督下调查30分钟。

  然而,民间武装领导人安德烈·普尔金说,在这一区域的“民兵部队”确保了“客观调查”。新华社专稿

  大马政府

  任何碎片都不能损坏

  19日,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廖中莱在记者会上表示,马方对没有妥善保护事故现场表示深切的担忧。

  他说,有证据表明,重要的证据没有被保存在事故地点,事故现场的完整性遭到了破坏。“无法阻止这类事情发生将是对死难者的背叛。”

  廖中莱还说,他本人也将赴乌克兰,参与调查工作,“最重要的是确保任何碎片都不要被损坏”。

  军事问题专家岳刚新京报记者表示,调查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技术调查和人员调查。技术调查主要以残骸现场和黑匣子为对象,但即便全面分析了黑匣子仍可能无法得知真相,因为黑匣子录音可能只能判断客机遭到何种武器击中,却不能明确谁是真凶。岳刚指出,找出事件真相关键是找出操作导弹发射的相关人员,但涉事方可能会阻止调查人员接近导弹操作手,作弊的可能性也比较大。廖中莱19日也表达了类似担忧,他说,必须确保事故调查不受政治过程的阻碍。

  此外,周晨鸣认为,影响调查结果的另一重要因素就是国际调查委员会的组成,组成人员是否公正合理也将影响调查结果。 新京报记者 王晓枫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马航客机在乌俄边境坠毁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EANH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