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架韩国客机曾先后被苏联军队击落

1978年,一架韩国客机偏离航向飞往了苏联北方舰队核动力战略导弹核潜艇的聚集之地,被苏军战斗机拦截并击伤,最终迫降在摩尔曼斯克市郊并造成两名乘客遇难。1983年8月31日,一架韩国波音747客机在前苏联境内被苏军击落,机上269人全部罹难。

1978年韩国客机被击毁事件

大韩航空902号班机(KAL902,KE902)是一架大韩航空的波音707民航客机,于1978年4月20日在苏联境内的摩尔曼斯克附近被苏联国土防空军机击中,10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中有2名乘客死亡,13人受伤,飞机最后迫降在苏芬边境附近已经冰冻的科皮亚维湖(Korpij rvi Lake)湖面上。

事件起因

该架波音707客机(机身注册编号:HL7429)机长是金昌基(音译自Kim Chang Ky),副机长是车颂栋(音译自Cha Soon Do)领航员是李承信。原计划4月20日下午3时由巴黎途径美国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加油后,再前往汉城(今首尔)。飞机没有配备惯性导航系统,而飞行员在转换地磁方位和真实航向数据时参照了错误的磁偏角标记来设置他们的导航计算机,导致飞机实际航向以弧形航线大幅度偏转,最后该班机沿此航线未飞过英国和冰岛,而是穿越斯堪地那维亚半岛和巴伦支海进入了苏联领空。

4月20日晚,位于摩尔曼斯克市的防空第10集团军指挥部作战值班员萨莫伊洛夫收到了由格卢布金中校所属雷达站的报告:一架不明飞机距苏联海岸线300公里,高度9000米,时速900公里。指挥部立即命令所有地面防空雷达进入戒备状态,并要求对该飞机进行监视。21时19分,902号班机在摩尔曼斯克地区[1]进入苏联领空,向科拉半岛飞去。防空第10集团军指挥部在向莫斯科国土防空军指挥部报告的同时,还分别命令所属第21防空军第5防空师所属的第265航空兵团和第365航空兵团出动苏霍伊-15战机升空拦截。第431航空兵团波索夫(A. Boskov)大尉驾驶的苏-15战斗机从坎达拉克沙附近的Afrikanda机场升空拦截。

事发经过

按照苏联事后的说法,波索夫升空后不久即发现目标,其尾随目标一段航程后确定这是一架由波音707客机改装的美国RC-135电子侦察机(同美空军部分大型飞机一样,RC-135原是以波音707的机身改造而成)。摩尔曼斯克防空指挥部在收到波索夫大尉“发现一架美国RC-135电子侦察机”的报告后,命令波索夫“迫使飞机在最近的机场降落”。随后,波索夫连续向902号班机发出迫降信号,并一度在近距离打开降落灯示意对方降落,但后者没有任何回应,仍继续向科拉半岛方向飞行。而后902号班机突然调整航向,朝与苏联接壤的芬兰方向飞去。摩尔曼斯克指挥部的萨莫伊洛夫向防空集团军司令德米特利耶夫中将报告了这一情况。后者听完汇报后随即下达了攻击命令。晚21时42分,波索夫驾机接近902号班机,向其发射了红外制导空对空导弹一枚,击中了902号航班的左边机翼,机翼外侧被严重损毁,且爆炸碎片卡住了左侧的一部引擎。同时弹片穿破了机身致使机舱瞬间失压,导致97名乘客中的2人死亡。随后902号班机下降高度进入云层,与苏联战斗机脱离联系。

按照美国事后的说法,苏联战斗机在发现902号航班后无任何迫其降落的警告或信号,902号航班副机长车颂栋发现了在他们附近苏方战斗机的灯光。美方监听到苏联飞行员向其上司报告称“根据标示显示这是一架波音707民航机”并几次尝试取消先前的攻击命令。在接到苏联地面指挥部的第二次攻击命令后,苏联战斗机向902号航班发射了两枚导弹,一枚击中飞机的左翼,另一枚射失。弹片穿透了机舱,导致一名韩国商人和一名日本游客当场死亡,并造成机舱失压。

902号航班被击中后从7000米下降高度至1500米左右又继续飞行了约40分钟,此时从第5防空师第265航空兵团起飞的四架苏-15战斗机分别由斯洛博奇科夫上尉、A·克列福夫(Anatoly Kerefov)、A·根别尔科和诺沃日罗夫驾驶编队升空拦截目标。随后902号航班在科皮亚维湖上空进行耗油盘旋。苏联的四架战斗机在空中对其跟踪和监视,但没有再进行攻击。23时05分,902号航班在苏联凯姆市以南的科皮亚维湖的冰面上用机腹迫降。降落时,飞机向前滑行了大约300米,并一度呈90°角度停靠在湖岸边。迫降地点位于摩尔曼斯克南约400公里处,距芬兰边境约32公里。两小时后苏方人员赶到现场,苏军直升机将死难者遗体、伤员以及儿童送往附近的凯姆市,其他乘客被安置在军营。两天后,在摩尔曼斯克机场苏方将机上的95名乘客转交给了美国驻列宁格勒总领事馆和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代表。

事件结果

所有乘客两天后获释,搭乘一架泛美航空的波音727客机离开莫曼斯克抵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在那里等待的另外一架波音707客机把这些乘客最终送到了汉城(今首尔)。机组人员则被留下接受调查,在调查过程中,韩国飞行员承认驾机误入苏联的领空。他们亦承认曾收到苏联战斗机发出的迫降信号,但是没有理会。此后苏联政府曾向韩国政府索取十万美元的“照顾费”用于补偿在这期间苏方为902号航班上的乘客所支付的各项开销。

1978年4月24日,苏联塔斯社公开报道了本次事件。报道称:苏联军方和地方政府对这次事件进行了10天的调查,结果没有发现此班机上装备无线电侦察设备。就在塔斯社报道这次事件的当天,苏联国土防空军总司令耶夫根尼·萨维茨基空军元帅视察了事件中波音-707客机的座舱。随后,苏联飞机制造厂航空工程技术人员将飞机零部件拆卸下来,使用米-6直升机将其运往停泊在坎达拉克沙湾的拖船上。

关于此事件的其它报道

本次航班机长金昌基,事发时46岁,曾在韩战中参加过对苏联空军的战斗。

在902号航班飞行的途中,一位来自日本的乘客Kishio Ohtani曾发觉飞机航向有误,因为他曾多次乘坐该次航班,他认为飞机从巴黎飞往阿拉斯加,太阳应该是在飞机的右边,而他发觉这次却在左边。根据这位日本乘客叙述:当飞机迫降成功后,机长金昌基曾向几名乘客们解释,导致这次事故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导航罗盘失效了,并称他们可能在错误的航线上飞行了4个小时。

大韩航空在事件之后宣布改用麦道DC-10型客机飞巴黎至首尔的航线,该型号飞机配备有惯性导航系统。

五年后,几乎完全相同的事件发生在大韩航空007号班机的身上,不幸造成机上所有人死亡。

大韩航空007号班机遭击落事件KAL 007KE 007),发生于当地时间1983年9月1日清晨(UTC时间为8月31日傍晚),大韩航空007号班机因驾驶仪设定错误误入苏联领空,遭苏联国土防空军Su-15拦截机击落于库页岛西南方的公海。拦截机击落前没有飞到客机前方闪亮航行灯给客机看,没有上报是一架有舷窗的波音而非RC-135,也没有打出曳光弹。

班机机型波音747-230B,机身注册编号HL7442,是波音公司制造的第186架747,1972年3月出厂并交付给德国神鹰航空,当时编号D-ABYH[注 1],1979年2月转予大韩航空,使用普惠JT9D-7A引擎。事发班机的机组人员为机长千炳寅、副机长孙东辉、飞航工程师金义东。8月31日,从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起飞,中停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加油,预计在9月1日当地时间06:00(即21:00(UTC))降落在韩国汉城的金浦国际机场。

机上搭载240名乘客以及29名机组员,包括韩国旅客72人、美国旅客61人、中华民国旅客24人、日本旅客22人、香港旅客9人、其他国家旅客51人。美国众议员拉里·麦唐诺(Larry McDonald)也搭乘这架班机预定前往汉城(今首尔)参加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签订30周年纪念仪式。

事件经过

美国中央情报局公布的资料,显示班机预定航线(虚线)与实际航线(实线)

以下时间均为东京/汉城时间(UTC+9)。

8月31日

13:05 KAL007从纽约的肯尼迪机场起飞。

20:30 班机抵达安克拉治中停加油。

21:20 班机预定的出发时间,照表应可在汉城金浦机场开场(当地06:00)前到达。

21:50 班机晚了30分钟才出发准备起飞。

22:00 班机离陆。

22:02 班机爬升后往方位角245度飞行,即Bethel中途导航点的方向。(方位角90、180、270、360(=0)分别为东、南、西、北)

22:27 班机偏离预定航道J501以北11公里,航管并无发出警告。

22:49 班机偏离预定航道以北22公里,进入阿拉斯加美国空军“King Salmon”雷达站的监控范围。但因雷达站没有管制权,因此并无发出警告。

9月1日

00:51 苏联的防空雷达确认飞机在堪察加半岛东北飞行,当时判定为当晚刚好在当地执行间谍任务的美军RC-135型电子侦察机。

01:30 KAL007进入苏联领空,苏联国土防空军战机升空试图拦截。

02:28 KAL007通过堪察加半岛,从苏联雷达消失。

02:36 KAL007接近库页岛,苏联国土防空军进入警戒状态。

03:05 KAL007与后面晚2分钟起飞的KAL015班机通话。

03:08 苏联国土防空军第11防空集团军(机关驻哈巴罗夫斯克市)第40歼击机师(驻萨哈林岛与北方四岛)的Su-15战斗机找到KAL007,但因为天色昏暗,无法认出机型。

03:20 东京飞航情报区的区管中心准许了KAL007的高度变更请求,因节省燃料所以拉高飞行高度。

03:21 苏联国土防空军的战斗机实施威吓射击,因没有装备曳光弹,所以只发射了穿甲弹,客机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03:23 KAL007拉高飞行高度到达35,000呎,速度变慢,苏联战斗机被迫改变高度以免两机相撞,苏联飞行员将此解释为战争行为,认为敌机打算逃脱。

03:23 飞机即将飞出苏联领空,攻击命令下达。

03:25 发射红外线导引及雷达导引式导弹各一枚,30秒后红外线导引导弹命中KAL007的尾翼,造成液压及电力系统受损(据ICAO调查报告推测),机身上升一下后开始下降。

03:26 KAL007向东京区管中心报告急速失压,请求降低高度到10,000呎。

03:27 飞航资料记录器(黑匣子)的记录到此为止,KAL007继续往下坠。

03:38 苏联以及北海道稚内的雷达内的KAL007消失,日本的渔船“第五十八千鸟丸”在海马岛北18.5浬听到飞机爆音及目击到海上爆炸。

击落前的决定

苏联国土防空军在007号进入苏联领空又离开的一个小时中一直监视着它,当它再次进入苏联领空时认定它是军事飞机。[4]三架从Dolinsk-Sokol起飞的苏-15和一架从Smirnykh起飞的MiG-23[5]成功地目视确认了这架飞机,后来在1991年回忆:

我发射了四次,打了超过两百发炮弹,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装的全是穿甲弹,不是能燃烧的曳光弹。我怀疑有没有人能在夜里看见它们……

1991年接受采访时,击落007的苏-15飞行员Genadi Osipovich——“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讲述了当时的情形,和苏联当时官方说法不同的是他说他告知地面控制中心007号“有闪动的灯光”。他又说“我看到了两排窗户,就知道那是一架波音飞机,我知道这是民用飞机(不是RC-135)。但是这对我无所谓,要知道把民用机改装为军事用途是很容易的……”他也没有向地面描述飞机的细节“我没告诉地面人员那是一架波音,他们也没有问我。”

当讲到波音飞机从飞行层330爬升到350并下降速度,以及他自己发射导弹前的动作时Osipovich说:“他们很快降低了速度,正在以400 km/h(249 mph)飞行。我的速度则高于它,我没法飞得更慢了,在我看来入侵机的意图很明显,如果我不想失速我就会超过他们,这件事正在发生。我们正在飞过萨哈林岛,现在时间很紧迫,目标正要逃走了……这时地面上下了命令“摧毁目标”,说说当然很容易,但是怎么办?用机炮吗?我发射了243发穿甲弹了。撞击它吗?我可不愿去体会那个滋味,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撞击。正好这时我完成了一个转圈来到了它的上方,这时我有了个主意。我拉到它后面两千米处……打开导弹猛地拉起机头,成功了!我的导弹锁定了。”

“我们击落它是合法的……之后我们开始就各种各样的细节撒谎:说这架飞机没有开灯光也没开航行灯地飞行,说我们发射了曳光弹(21世纪时Osipovich在《空中浩劫》中又说他打开了飞到客机前面打开自己的航行灯向客机示意闯入了苏联领空,又说他发射的是曳光弹,和先前的证词相矛盾),又说我们试图过在121.5M赫兹的紧急频道上向它讲话。”

调查

Su-15拦截机

KAL-007号班机失事后,由于苏联方面的不配合,调查人员无法找到飞机的飞行纪录仪。1983年底,联合国的一个独立调查小组根据已有的证据进行调查,提出飞机严重偏离航向的原因可能是在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起飞时副机长错误输入坐标导致飞机偏航;另外一个可能原因是飞机起飞后机长忘记将HDG(磁航向)模式更改为INS模式(惯性导航系统),但这是标准的飞行程序,经验丰富的机长理应不会出现如此低级的失误,所以调查人员认为出现第二种原因的可能性比较小。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公开承认拥有KAL007号航班的飞行记录器,并于1992年将其归还给韩国。国际民航组织经过新一轮的独立调查后在1993年提出最终报告。调查小组发现,KAL007号航班在安克拉治起飞后一直到被击落,一直使用HDG(磁航向)模式做为自动驾驶的导航,也就是说客机在起飞后机长并没有执行标准飞行模式,将HDG(磁航向)模式更改为INS模式(惯性导航系统),这是导致KAL007号航班偏航进入苏联领空的原因。

KAL007号航班机长的大意,加上苏联战斗机驾驶员对形势的错误判断,直接导致空难的发生。

苏联纪录

1992年俄国总统叶利钦公布了事件后几周内的五项苏联最高机密备忘录[注 4]。其中包括了克格勃首脑切布里克夫和国防部长乌斯季诺夫的通讯,表明他们已经知道007号的残骸位置,目前进行的搜救是做做样子,让美国海军分心。他们在事件50天后的10月20日得到了黑匣子,并决定将此事件保密,[10] 因为黑匣子纪录的座舱通话与苏联坚称的这是一次精心策划的间谍飞行行动说法相矛盾。

“我们的舰只正在日本海进行模拟搜救以误导美国和日本。等到我们具体的计划一完成就会停止这些活动……

而如果飞行纪录仪被转交给西方,将其中的数据进行分析,就会得出与(我们说的)飞行性质相反的结论其结果必然又是一场反苏风潮的歇斯底里。

考虑到这些事,不将纪录仪转交给国际民用航空组织(ICAO)或任何有能力解读的第三方团体是很有必要的,苏联拥有这一仪器的事实必须保密……

只要美国和日本一天对纪录仪的事一无所知,我们就必须采取措施不泄漏消息。等待你的批准。”

——D. 乌斯季诺夫, V. 切布里克夫 (photo[注 5]), December 1983

第三份备忘录表明了苏-15截击机飞行员没有尝试与KAL007进行无线电联系,截击机也没有发射警告的曳光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