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庆良疑在广东高官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调查

酷爱足球,偶尔喜欢下场切磋两场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无法看完这届火热的世界杯了。

6月27日,中纪委给了南粤大地一个打“老虎”的“秒杀”动作。当地媒体头版头条还在大篇幅地报道主要领导的政务活动,下午3点,广州大学城某高校接到电话称原计划市委领导的调研活动取消;同一时间,被通知前往省政府开会的万庆良在省政府门口被中纪委的人带走。当然还有传言称其是正在省政府会议中,在广东众多官员的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几十分钟后,15时55分,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万庆良是十八大后广东第一个落马的部级“老虎”。2013年中央巡视组进驻之后,广东反腐“打老虎”进入新的阶段。以揭阳腐败窝案、广州天河城中村三旧改造腐败案为代表的多起疑难大案被查处。不久前,广东清理调整了866名裸官的工作岗位,其中9名为厅级以上官员。

前一天还在“自我批评‘怕不辣’”,隔天就被拿下,在很多人看来,万庆良的落马颇为意外。

火箭般晋升

土生土长的客家人万庆良曾是一位令人瞩目的政治明星,10年基层政府宣传工作出身的他不仅文笔出色,而且口才了得。他在公开的政务活动中常常脱稿演说,文辞斐然,又颇具幽默感。

1984年7月从梅州嘉应师专中文系毕业的万庆良留校任团支书,随后不久进入梅县地委宣传部、梅州市委宣传部任职。1997年万庆良出任梅州市下属蕉岭县 委副书记,由此开始了他官场生涯的快速上升阶段。2000年36岁的万庆良出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共青团中央常委。3年后,万庆良开始了主政粤西重镇揭 阳的官场生涯,5年时间内万庆良先后任广东揭阳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主任等职。2008年,44岁的万庆良成为广东当时“最年轻的副省长”,分管外贸、港澳事务等领域。2010年4月万庆良任广州市市委副书记及市长,一年后,任广州市委书记,不久当选广东省委常委。

从粤东偏远县城的宣传干事到副省长,万庆良仅用了22年,仅47岁就晋升为广东省委常委、中央候补委员,其畅通无比的晋升路径后有着好得令人羡慕的“运气”。如果“不出事”,他或许还是下一任广东省长的热门人选。

而让万庆良迅速蹿红、进入大家视野的还是他在2011年谈到广州高房价与幸福感的问题时的一番言论。当时他称自己工作20多年未买房,住政府的130平米 的集体宿舍,每月交租600元。而他提到的政府宿舍“珠江帝景”是广州的豪宅,当时房价超过4万,月租至少在6000元以上,舆论哗然,送其绰号“600 帝”。

而熟悉广东官场的人士指出,从1997年以来的17年间,万庆良顺利的非同一般的升迁路径历经16次职位变换,几乎相当于平均一年一个岗位,前一脚还没有时间做出真实业绩、积累真实一线经验,下一步却已经转着圈当官,得到火箭发射般的提拔,这是中国官场在反腐之外需要反思的另一个深层次问题。

纵观万庆良主政过的揭阳、广州两地时的基本思路可见,其主要的手腕是政府运营城市,通过拉央企等大项目落地和运营城市房地产来达到短期内快速拉动GDP增 长。譬如万庆良主政广州以来,提出“建设世界先进城市”理念,大搞城市运营、城中村等三旧改造,18个各种概念的商业综合体造城运动遍地开花。

经济学者指出,近年来房地产热潮下,不少地方政府通过运营城市与土地来拉动GDP快速增长是一种短期效应。其带来的后遗症和长期负面效应很难化解。万离开 后的揭阳经济重新陷入困境,而即使实业基础雄厚、GDP在全国排名靠前的广州,在财政上也是捉襟见肘,2011年开始,广州市地方债负债率和偿债率连续逼近国际警戒线,债务余额不断上升。

绕不开的土地灰幕

上述熟悉广东官场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从去年中央巡视组进驻广东以来,就有两次传言称万庆良“被查”。

一次是去年揭阳腐败窝案案发,揭阳原市委书记陈弘平、常务副市长刘盛发、副市长郑松标等多名市政要员被查。万庆良在揭阳期间的“工作搭档”陈弘平被指在机 场建设等重大项目建设中收受巨额贿赂。去年7月陈弘平被双开并移交司法机关后,揭阳腐败窝案将越来越多的官员卷入其中,万庆良被查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其 中涉嫌行贿陈弘平被刑拘的地产商广东创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鸿明被传与万庆良关系密切。发迹于揭阳的创鸿集团在万庆良主政期间拿下了包括当地旧城改造重 点项目“江南新城”等诸多核心地块,而在万庆良履新广州后提出的南沙新区运营中,创鸿集团在一次拍卖会上以高价拿下了南沙一块优质地块,“当时我们地产圈 子都在传,创鸿集团就是来给万庆良运营南沙造势。”广州某知名地产商一名副总透露。

第二次是去年12月,广东省纪委宣布对原广州市副市长、增城市委书记曹鉴燎涉嫌严重违纪的问题进行立案调查。曹鉴燎主要涉及广州中心城区域天河等地城中村 改造过程中的土地出让等问题,包括中心猎德村、冼村、杨箕村等地村民多次上访城中村旧改的问题。一位广州市国土部门官员透露,天河区杨箕村、冼村、猎德村 等多个城中村村民因城中村旧改过程的土地出让、村集体财产等问题进行上访时,多次揭露旧改腐败问题与曹鉴燎及其亲属好友密切相关。在曹鉴燎落马之前,村民 一直反映的问题并未得到广州市级和广东省级相关部门正面回应和积极处理,在曹落马后,多位遭村民举报的村干部遭到调查。还有传言称在其中获得大量土地和重 头项目的两家地产商幕后老板出逃。

“曹的保护伞力量很大,大家都在传曹与万庆良的关系密切。”上述广东省政府知情官员透露。

这些案情背后的重重利益内幕与万庆良在主政广州期间的高调反腐言论形成截然对比,戏剧性的是,万庆良曾称要“从生死存亡高度来加强防腐”,请大家从监督自己这个“总开关”开始,自己保证决不插手任何项目、土地的交易。(华夏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andali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