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首批蒙古族大学生飞行员入伍 驾驶强击机

解放军首批蒙古族大学生飞行员入伍 驾驶强击机

全军首批少数民族大学生士兵飞行员吴阿力木苏

初夏的东北,气候凉爽怡人,正是练兵好时节。沈空航空兵某团机场,一架强击机加力、起飞,呼啸着刺向蓝天。驾驶战机的,正是全军首批少数民族大学生士兵飞行员吴阿力木苏。

“我叫吴阿力木苏,大家都喊我‘阿力’……”黝黑的脸上挂着腼腆的笑容,这样的自我介绍,让塔台下的教员干部一下子就记住了他。去年7月,阿力从沈空某飞行学院毕业,与战友一同转入沈空航空兵某团改装强击机。当天,阿力就迫不及待地和几个战友来到飞行现场,看着一架架战机,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鼓起掌来。他心里明白:从现在起,全新的挑战开始了!

刚进入航理课学习没几天,阿力就接到姥姥去世的消息。妈妈哽咽着用蒙语告诉他:“姥姥在临终前最放不下的就是你,要我嘱咐你‘你是咱们草原飞出的雄鹰,要飞得高飞得远……’”大队得知消息后,考虑到刚进入航理课,想向团里为他请几天假送别亲人。阿力眼含泪花,坚定地说:“我不能掉队,我要更加努力!在蓝天卫士的战斗序列里,一定要有蒙古人的身影!”在团开飞动员誓师大会上,阿力第一个在“全力苦练精飞矢志蓝天强军”的横幅上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改装训练苛刻得近乎残酷。航理考核、体能训练、地面准备、特情演练、教员带飞,战友们互相鼓励着,但仍有几名战友因技术原因陆续被停飞,无形中给大家增添了更巨大的压力。“不管多么艰难,我都要飞出来!”阿力憋着一口劲,认真背记、反复体会、刻苦训练,粘着教员帮助自己消除一个个疑惑,他的不懈努力得到了肯定和鼓励。

阿力性格豪爽,说话直来直去,为此还经历了一场“风波”。在基本特技带飞中,他的垂直动作总是做不好,尽管教员反复演示,但实施起来仍有偏差。反复几次,阿力渐渐失去了耐心,随口说了一句,“差不多就行了呗!”被一旁的教导员赵丰慧听进了心里。随后,大队组织全体新员进行“战斗力标准大讨论”,赵教导员开门见山地提出:“‘差不多就行’到底行不行?!”新员们一下子炸开了锅,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阿力红着脸低下了头,站起来发言:“我们的目标是要打赢,但打赢不是想出来的,是靠我们实施每一个精准无误的动作得来的!”从此后,阿力更加刻苦,每次准备格外精心,飞行一结束就扎进飞参室,查看自己的每一个飞行动作参数,总结经验教训。渐渐地,他的技术动作越来越精准,改装课目一个接一个顺利完成。

训练之余,阿力最喜欢看军事类节目《军情连连看》、《防务新观察》等。不仅自己看,还拉着战友一边看一边讨论,大家经常会为某个问题争论得热血沸腾。每次争论到最后,阿力总会说:“我们就是祖国的‘拳头’,要练得硬硬的!”

地靶、轰炸课目是改装训练的“重头戏”,也是展现“硬拳头”的最好时机,阿力期待了许久。

“三转弯改出请示攻击!”

“可以攻击!”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阿力果断按下扳机,火箭弹拖着尾焰呼啸着直扑靶标。

命中!指挥员赞许地点点头,阿力微微一笑,这对于大草原上见过“雄鹰扑食”的阿力来说,如同圆了儿时飞翔的梦想。

一年很快过去了,阿力要毕业了,即将步入作战部队,成为一名真正的战斗员。在飞行员结业汇报演出上,阿力忘情地演唱了一首蒙古民歌《嘎达梅林》。他深情地说:“嘎达梅林是蒙古的草原英雄;而今,我衷心地感谢培养我的党和祖国,感谢为改装训练辛苦付出的战友们,我将用胜利向你们汇报!”

临行前,他再次走进团史馆,感受先辈们鏖战朝鲜战场的气息,他仿佛听到了英雄的嘱托:“阿力,加油!你不仅是草原的骄傲,更要成为祖国的英雄!”(张金龙、陶正林、林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kad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