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网瘾少女死亡续:尸检报告称与特殊训练有关

  2014年6月,河南郑州,郑州市一家戒除网瘾的学校两名学生,在接受训练的时候就造成了一死一伤。两个少年之死,虽相隔五年,情节却惊人相象,《新闻1+1》今日关注,问题学校,治得了“问题少年”吗?

  《新闻1+1》2014年6月17日完成台本——“问题学校”,治得了“问题少年”吗?

  (节目导视)

  解说:

  2009年8月,广西南宁,8月2日,一名16岁网隐少年在广西起航训练营被打死。

  死者父亲:

  我当时根本不相信,怎么去世呢?

  解说:

  2014年6月,河南郑州,郑州市一家戒除网瘾的学校两名学生,在接受训练的时候就造成了一死一伤。

  两个少年之死,虽相隔五年,情节却惊人相象,《新闻1+1》今日关注,问题学校,治得了“问题少年”吗?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就在我们节目开始直播前的两个多小时,一个不幸死亡的19岁少女的尸检报告出台了,这个少女是谁,她因何而不幸死亡,我们来看报纸的标题,在5月19日,在郑州的搏强学校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情,19岁的少女死于戒网瘾学校,五人被刑拘,包括副校长等等等等,涉事学校办事资格被撤销。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照片,这个19岁少女是死亡,另外还有一个14岁的少女是受伤,这是受伤的欣欣,是如何受伤呢?当时她们因为有了晚上的强化训练,做什么动作呢?向前倒和向后倒,没有辅助,直接倒,这太奇怪了,这究竟算是逼人自杀,还是算是一种故意伤害呢?接下来我们要赶紧连线本台在前方的记者王冰,王冰你好。

  王冰:

  你好。

  白岩松:

  两个多小时前出台的这样一个尸检报告的结果是什么?

  王冰:

  今天就如警方公布死者的尸检结果,结果显示玲玲是因为头部与质地较硬的物体接触,致颅脑损伤而死亡了,这为警方调查提供了一份客观的证据。

  白岩松:

  王冰,其实你用的是警方这样一个非常专业化的词语,具体回到这个新闻事件当中,这个尸检报告意味着什么?

  王冰:

  这个尸检报告也印证了很多人的猜测,玲玲的死,和她之前所受到所谓的特殊的训练有着一定的关系。

  白岩松:

  那么也就是说之前一些天还有人去解释,甚至说辩解说,这可能跟19岁少女身体的体质有关系,这个尸检报告是否可以否定这种身体体质等等这样的说法?

  王冰:

  应该可以否定这样一种说法。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王冰给我们带来的最快的最鲜活的报道,接下来还有问题会向你继续去探讨。好了,短片之后我们再回来。在放短片之前我们再了解一下,当时就是这个19岁死亡少女的母亲去学校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很多孩子扔下来的纸条,我们来看看这些纸条都写着什么,“让妈妈来,我害怕,帮帮我”、“给我妈妈打电话,我想回家”、“救救我,别跟老师说”,这是当时这个死亡少女的母亲到学校的时候,接到孩子扔下的纸条,充满着恐惧,这是什么地方,是学校,是监狱,还是一个什么样的监禁着孩子们的地方,这个办学的资质是如何获得的,它真的应该拥有这种办学的资质吗?来,回到事件当中。

  解说:

  今天,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大门紧闭,原本挂在门口的招牌已经被摘下,学校的学生也在昨天离开,一切的结束是因为两个花季少女的一死一伤。5月19日,19岁的玲玲和14岁的欣欣在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从晚上9点开始接受了该校老师两个小时的额外训练,训练内容匪夷所思,被称作前倒和后倒。

  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治安三中队民警 张勋:

  主要是这几个老师让死者做后倒,后倒等于是老师用他的胳膊,拦死者胸前往后使劲,然后腿部是往前踢着死者的脚后跟,然后让学生强制性往后倒下去。

  解说:

  训练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在经历了一次次的前倒后倒之后,19岁的玲玲再也没有起来,医院方面提供的证明显示,玲玲在送医之前就已经死亡,和她一起接受训练的欣欣现在依然在住院治疗,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该所学校要为两个女孩安排这样的训练呢?

  郭你们 玲玲母亲:

  去厕所跟一个老师说,不跟老师说你就得挨打,玲玲当时在厕所里,没有跟老师说,回来以后(老师)就整她,马老师先说整她,想要再找两个老师,整到后来,有个老师说她谈了个对象,这里面有个老师说你整不好她我来整她,后来又来了俩教练接着打,王校长没事,打吧,随便打。

  解说:

  玲玲的母亲郭女士说,她家庭离异,自己生意繁忙,玲玲最大的问题就是厌学,并且在高中阶段就已经休学,玲玲在家无所事事,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才想到要把玲玲送到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

  郭女士 玲玲母亲:

  当时去到那个学校去过,看着都是军事化管理,学生都是穿着迷彩服在那院里跑,我就说看这个学校不错。

  解说:

  按照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的规定,进校之后的前两个月,孩子不能与家人见面,也不能通电话,这样40多天前的见面,竟然成为母女俩的最后一面。进问题学校治疗矫正,训练过程中发生意外导致死亡,这样的悲剧似曾相识。

  死者父亲 邓飞 (微博)

  我们离开还不到8个小时,就听到吴圩镇派出所打电话给我,你叫邓飞吗?我说是,你的孩子去世了,我当时根本不相信,因为只有8个小时,那么活泼怎么去世呢?

  解说:

  5年之前在广西南宁一个名叫邓森山的15岁少年被殴打致死,因为整日沉迷于网吧,学习成绩下降,邓森山的父母急切希望儿子能戒除网瘾,2009年8月2日,父母将他送到了南宁起航训练营,然而送进去还不到8个小时,他们就得到了儿子的死讯。

  死者父亲 邓飞:

  他一再向我们承诺,跟合同上写的,我们是24小时监视孩子,保护孩子,绝对不会有体罚的现象。

  解说:

  邓森山最后的死亡原因被确定为殴打致死,短暂的训练,一生的改变,这样相似的承诺在五年后的郑州搏强新观念生活培训学校仍在继续倡导。

  白岩松:

  其实在5年前发生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媒体广泛地关注,而且对这种所谓的戒网瘾的学校,或者培训的机构是一片喊打之声,但是5年之后这种换了一个,穿上了新马甲,所谓行为的矫正或者说新观念等等类似的培训机构依然存在,而且这样的暴力行为依然从中传出来,而且又导致了死亡的后果,我们甚至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没有死亡事件,是不是这个学校依然可以堂而皇之,继续合法地去办着这样加着双引号的“学”呢?有可能。

  在我们节目直播前的时候,尸检报告出来了,但是还有很多问号需要我们去面对,接下来我们要继续连线在前方的记者王冰,王冰你好。

  王冰:

  你好。

  白岩松:

  这样的一个尸检报告一出台了之后,你今天也采访了警方,警方接下来工作的重点是什么?

  王冰:

  郑州警方表示,他们明天将把案件移交给检察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相关嫌疑人,我们也了解到玲玲的母亲也表示一定要追究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

  白岩松:

  另外在你采访的过程中,据你了解郑州的搏强学校在当地的口碑怎么样?毕竟已经七年的办学的历程了。

  王冰:

  据我了解搏强学校在郑州的口碑褒贬不一,为什么这么说呢,一方面一些家长把孩子送进了学校,学校成功帮着孩子戒除了网瘾,进行了心理矫正,貌似解决了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所以这些家长对搏强学校持褒扬的态度。另一方面在之前就有一些媒体,当地媒体报出搏强学校出现过体罚学生的情况,所以有些媒体包括一些群众对搏强学校是持否定的态度。

  白岩松:

  这个细节很重要,也就是说之前有过媒体报道过它有体罚等等这样过度矫正行为的内容是吧?

  王冰:

  对。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王冰在前方给我们带来的报道。我们记住这个细节,一会儿再继续去探讨这件事情。其实说到这所学校,我们感到有些诧异的就是,这个学校是拥有合法的办学资质,而且还得过一些奖,来,我们来关注这个学校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

  解说:

  这到底是一所怎样的学校,竟以一加训之名,就这样轻易夺走一个19岁女孩的生命,又是怎样的一群人,在以教师之名,在践踏着孩子们的自由、尊严和身心健康。根据警方的信息,事件发生后,涉事教师之一的马燕飞报案时甚至一度欺瞒真相,妄图推卸责任。

  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治安三中队民警 张勋:

  她说的是学生训练完以后回到寝室,休息以后有些异常情况,一直打呼噜,后来他们老师,这几个老师把她送到省二院,后来经过抢救没抢救过来,人死亡了。

  记者:

  后来咱们又怎么发现不一样的地方?

  张勋:

  后来咱们发现不一样情况是第二天咱们对几名同寝室的学生了解情况,几名同寝室学生她们等于是死者在加训的时候,几名学生在宿舍窗户那儿看见是几名老师对这个死者,还有另外一名学生进行加罚训练,然后做前倒后倒动作,导致这种情况。

  解说:

  加训致死,更欺瞒真相,这样的行径甚至已经难用师德败坏来形容,但当记者进一步调查却发现,五名涉事人员当中,有多人根本不具备教师资格。

  解说:

  我听说您是负责咱们民办学校年审的,咱们年审里边有没有包含这一项内容,就是检查学校老师的教师资格证问题?

  耿运增 河南省郑州市管城区教体局教育科副科长:

  有这个。

  记者:

  从事教学、训练,还有心理辅导这些老师,他们应该不应该有教师资格证呢?

  耿运增:

  他们应该有。

  记者:

  这五名涉案老师都有教师资格证是吗?

  耿运增:

  体能训练的(教官)应该是没有。

  解说:

  五名涉案人员其中三名为教官,这就意味着这场学校死亡案的制造者,仅有两人具备教师资格,而三名教官根本不能称之为教师。不仅仅是教官,甚至很多在搏强学校教授文化课的老师都不具备教师资格。

  记者:

  有30%的文化课没有相关的资质是吗?

  王淇 郑州市搏强学校校长:

  对。

  记者:

  像这种没有资质的老师,能进行上岗,特别是教授文化课吗?

  王淇:

  跟以前老师都这样,我来的时候他们都在。

  记者:

  按照规定应该不应该把这些没有资质的教师进行清退呢?

  王淇:

  应该清退。

  记者:

  那为什么你们没有清退呢?

  王淇:

  学校没老师了。

  解说:

  而今天教育部门和校方对搏强学校教师资质的回答,似乎再次把我们带回到五年前的广西南宁网瘾少年致死案,那个同样导致少年死亡的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大部分所谓教师,同样也都没有相关资格证。

  白岩松:

  我们来看看这个有证的,这个证上是怎么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也就是这个搏强学校,学校的类型是培训机构,你看放之四海而皆准,你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办学的内容是文化知识培训,我不知道前倒后倒这算哪种文化知识,当然这只是一个漂亮的马甲,换了一个马甲。我们再注意时间,它是2010年1月1日,它其实2007年就开始办了,但是2009年发生了网瘾那个事件之后,全国有一片喊打之声,我不知道这个重新办证是否这个有关,我们再看办证的部门,主管部门是郑州管城回族区教育体育局,我们再来看学校写给家长的须知,这就写得很明确了,招生对象,我们要面向全国招收10到17周岁上网无度,也就是网瘾,但是他不用网瘾这个词了,厌学、早恋、叛逆、离家出走、心理抑郁等有不良习惯及心理问题的青少年。然后这里,绝不打骂学生,尊重每一个学生,还有我们看这收费,不便宜,6个月三万三千元收费,6个月,的确不便宜,难怪五年前的时候就有人说过,但凡是这样的培训机构学校,基本上是以盈利为最主要的目的。

  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郑理事您好。

  郑雪倩 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

  你好岩松。

  白岩松:

  据你感受,从全国的局面来看,类似这样的机构能够帮助青少年去比如说戒除网瘾,或者解决厌学、早恋等等这样的行为,你怎么看待这样的培训机构?

  郑雪倩

  我觉得从河南这个机构来看,他的行为已经是违法行为了,侵犯了学生的合法权益。作为如果是真的有疾病治疗网瘾的话,那应该选择正规的医院去诊治,而如果在学校里,也应该有符合有资质的心理健康教育的老师,来对他们进行辅导帮助,而不是采取这些打、摔,约束人身的这种行为,来对这些学生进行救治。那么如果说,他是一些比如像你刚刚说它是一个生活培训的基地,那么他应该采用一些合理合法的一些健康的正常的活动,来引导学生,改变他的一些不好的习惯,而不是采用这些不正当的违法行为来侵犯孩子们的健康。

  白岩松:

  但是郑理事您发现,其实学校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然后你道高了一丈之后魔高两丈,人家也学会有很多变通的方法去应对你,2009年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不能用网瘾这样的词汇去界定,不能封闭式办学或者培训等等,人家换称号了,用了很多模糊的说法,你看他说学校类型是培训机构,办学的内容是文化知识培训,因此可能有关部门也就给了他办学资质,您怎么看待这样的机构现在它更新了,它开始用一些模糊的语言去办继续原来在办的事?

  郑雪倩: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的监管部门还是做得不够的,因为我们不能只管批照,而且应该是批了照以后,应该严格去考察,它的运营中是不是严格按照批准的项目去做的,还是说他超出了这些批准的范围去做一些违法的行为,所以我觉得主管的审批部门一定要加强监管。另外社会各部门还有一个联动的监管,不能大家说它是学校不归我工商管,它不是医疗机构,也不归我卫生执法管,如果大家在执法中间发现了这种行为的时候,应该互相通报,有了监督,这样才能够保证我们的批准的机构,它不能打着合法的身份去做违法的事情。

  白岩松:

  好,一会儿有问题继续向您请教。其实说到合法身份的时候,我们也产生了一个新的怀疑,给了他一个合法的身份究竟合不合理,合不合情,也合不合规,在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当地教育部门立即取消了他的办学资质,但是说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呢,那么我看到其中一个媒体报道的是当地教育部门是这么回答的,我们没接到任何家长的投诉,没有任何家长反映他们有问题,但是请注意刚才我们在前方的记者王冰特别谈到了,之前在当地的媒体上就已经公开报道过这个学校有体罚学生等等这样的行为,我特别地想知道,批给了这个学校办学资质的当地的教育机构,难道不知道媒体所报道的内容吗?你如果自己不知道也没有得到家长们的投诉,媒体报道出来的内容您还是睁只眼闭只眼,或根本就不知道吗?那可就是一种失职的行为了,因此对类似这样的学校究竟该采取什么样的监管,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在搏强学校招生办公室里,写满了感激之情的锦旗,还有郑州市教育局颁发的民办教育合法办学单位牌匾,似乎在向人们证实这是一所不错的合格的学校。同样挂在墙上的还有两张证书,一张是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教育体育局颁发的办学许可证复印件,办学内容一栏写着文化知识培训,而另一份由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民政局发放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上,业务范围一栏标注于矫正8至17岁青少年厌学等不良行为习惯。那么这所学校的经营范围到底是什么,今天记者也就此采访了教育部门相关负责人。

  记者:

  咱们教育部门给予搏强学校的经营范围只有一项是文化知识教育,并不包括心理教育这一块,而搏强学校主要从事心理矫正这块的内容,是不是已经超出咱们的规定了?

  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教体局教育科科长 张进亭:

  也不属于超出规定。

  记者:

  为什么?

  张进亭:

  因为教育本身包含的面非常大,心理教育这块也属于教育。

  解说:

  根据这位负责人介绍,搏强学校是在2007年9月被管城回族区教体局批准办学的,在2010年曾经换发过证件,教育部门每年都对学校进行年审。

  张进亭:

  包括办学行为、教学管理,师德师风都要进行年审。

  解说:

  事实上,在2009年河南电视台就曾经报道过搏强学校一名教员,割伤一名10岁学员的右手掌,该学员逃脱后当街乞讨一事,然而对于这样的事件相关负责人表示并不知情。

  记者:

  在以前的年审中它每次都能达到咱们预期或者咱们的要求吗?

  张进亭:

  因为我是刚调到这个教育科,对前期的工作还不是太了解。

  记者:

  在以前咱们检查中,有没有发现搏强学校这种体罚学生,或者打骂学生的行为?

  张进亭:

  没有。

  解说:

  当记者问到对学校的日常监管是如何进行的等问题时,相关负责人则没有给出明确答案。办学资质与教育监管的疏漏,郑州搏强学校不是个例,2009年死亡的广西15岁少年,为了戒除网瘾,被家长送到了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这个训练营也是一家名为广州励志青少年成长辅导中心的机构开办的。

  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校长 夏正:

  我们是想在南宁这里办一下(手续),事实上是准备马上就去办理行政的这些管理的手续,但是因为我们这个场地是与广西电子技工学校合办的。

  解说:

  这家训练营位于广西电子技工学校内,训练营本来是想利用技工学校的招生资质。

  夏正:

  他们是帮我们提供场地,但是提供这个招生资质,在书面上没有达成协议。

  记者:

  从你这个起航拯救训练营来说是没有资质的?

  夏正:

  是。

  解说:

  没有招生资格,也没有办学手续,训练营却在2009年5月份开始面向社会招生。在全国,像这样的训练营培训学校还有多少,我们不得而知,而面对这样的现状,谁来监管,谁来规范,这个在五年前就被质疑的问题,到了今天仍然没有找到答案。

  白岩松:

  相关负责人的回答不出乎意料,认为教育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他做的很多行为也属于大教育的概念当中,前倒后倒是不是也属于教育的概念当中,其实现代生活当中你会发现很多的骗子容易得手,一方面是由于人们单纯,或者说拥有巨大的需求,然后病急乱投医。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有一些人存在配合的因素,明知道他有问题,但是睁只眼闭只眼,形成了某种实质上的支持,这个支持是加引号的。不希望这件事情是这样,但是容易会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我们很多部门在审查这样的办学机构的时候,允许他穿上一个漂亮的马甲就被骗了,那么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的职能部门也太容易被骗了,每年都会进行年审,为什么还会有30%左右的没有资质的教师呢?这样的年审又是如何过关的?当然接下来的问号我可以说30分钟,但是还是请专家回答我们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郑雪倩,郑理事您好。

  郑雪倩:

  您好。

  白岩松:

  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您怎么看待当地主管教育部门对这所学校所实施的监管?

  郑雪倩:

  我觉得他这个还是有点监管的漏洞,而且我觉得应该这个事情,从2009年就开始已经有发生,那么实际上相关部门应该根据这些事件,不断地加大自己职责的范围,而且也认识到这是对一个青少年生长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些学校的培养和环节,所以他必须要加大一个执法力度,所以我觉得针对河南的事件,相关部门全国应该一些部门来以这个为教训,来进行一下整顿,梳理一下现在的不正规的学校、公司,甚至什么网络中心等等的,而且应该建立一个全国联网的信息,让他不能够在这个地方被制裁了又跑到其它一个地方开展。

  白岩松:

  没错,郑理事我正好要问您这个问题,一方面要堵,这种比如说不合理的或者穿上一个漂亮的马甲,他不直接说戒除网瘾了,他用这种行为矫正,甚至新观念这样一种新词,包装原有内容。一方面要堵住这样的东西,另一方面要疏,从社会和专业的人士来说,你觉得对家长们存在的确有一些巨大的需求应该怎么办?

  郑雪倩:

  我觉得首先学生家长们要把学生领到一个正规的医院去看一下心理咨询门诊,而且不要相信那些非正规的这些不正当的这些途径,而且不要采取这种不正当的途径。另外当他送他去培训的时候,他应该关注这个学校采用什么样的训练方式来训练,你自己要有了解,而不是光听他打出了一些旗号,来相信他。

  白岩松:

  好,郑理事时间的原因,今天就要说到这里,非常感谢您给我们的建议。其实现实生活中有的时候总是悲剧来催促我们应该改进了。

  (原标题:“问题学校”,治得了“问题少年”吗?)

(CCTV《新闻1+1》)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effzh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