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校园劫持案凶犯被击毙前不停诉说冤情

新华网湖北潜江6月11日新媒体专电 题: 责任接力:女教师换下52名学生 镇干部换下女教师——湖北潜江浩口镇第三小学劫持人质事件现场还原

“中国网事”记者 黄艳

今年40岁的女教师秦开美清晰地记得,是第一节课下课,她正准备组织学生到操场做课间操的时候,张泽清闯了进来。

身着红色罩衫、腰间别着一把自制手枪的张泽清进门就把6个瓶子和一把两寸宽、一尺长的刀放在讲台上,并把瓶盖打开。顿时,坐在第一排的学生闻到了汽油味儿。

这个6个瓶子,有的是矿泉水瓶子,有的是罐头瓶子。看起来并不整齐。已经60岁的张泽清头发花白,面目憔悴。他不让学生和老师出去,用罩衫遮着的自制炸药,引起了秦开美的注意。

“一个引信露在外面,他声音很大,叫我们不要动,不准出去。更多的时候在大声地说自己的冤情。”秦开美说。

1988年就参加工作的秦开美,当了20多年老师,在浩口第三小学也教了十多年的书。她一生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惊险的场面,但是她却异常的冷静。她试着劝说张泽清,安抚他说自己不会离开,会等到政府解决了他的问题再离开。她一边安抚他,一边劝他放了学生,她自己留下。张泽清没有同意。

这时,班里一些学生小声哭泣,一些学生也开始劝张泽清不要激动。12岁的郑雨桐说:“老爷爷,你的心情我们理解。你不要激动。我的理想是长大了当一名法官,会帮你声张正义……”这小女孩还写了一张纸条给张泽清,但是担心出什么意外,秦开美没有让她给张泽清。

她说:“全班52个学生被困在教室里,嫌犯有刀、有汽油、有手枪、有炸药。我不敢害怕,不敢紧张。我紧张了,学生就稳不住。如果场面稳不住,很可能失控……不敢想。”

此时,正在操场里组织课间操的校长龚四明发现,六年级三班的学生和老师迟迟没有下来,教学楼二楼最左头的那间教室苗头不对。他带着另外的学校领导赶到教室外。

果然出了大事!

“教室门被关上了,我们只能隔着窗户跟他说话。”龚四明说。

龚四明和赶来的几个老师跟张泽清说,把学生和秦老师放走,我们来顶替他们。张泽清不同意男老师顶替。

大约僵持了一刻钟,张泽清同意让秦开美留下,放52名学生走。

学校老师迅速将学生们疏散到学校大食堂西边的操场里,远离教学楼,以保学生安全无虞。

张泽清右手抱着炸药,左手使劲地抓住秦开美的右手。身高1.5米出头、个子娇小的秦开美,在1.7米个头的张泽清面前显得非常的弱小。

张泽清的情绪一直很激动,他的耳朵几乎聋了。秦开美一直试图跟他交流,但是非常困难。“我声音小了,他听不见。我声音大了,他就很凶。他耳朵明显有问题,很难交流。”

大约九点半,张泽清让秦开美打一个电话。电话号码在他的左手手背上。他说:“打这个电话!”

秦开美打了这个电话,那个时候警察已经赶到,以及浩口镇的书记、镇长、分管教育的副镇长,以及分管纪检和政法的副书记王华林。

比秦开美年长1岁的王华林分管政法刚两年,但是与张泽清算是老熟人了。他一到教室外面,张泽清看到了他,有一瞬的眼神交会。

浩口派出所所长向嫌犯提出,放女教师走,他来当人质。嫌犯没同意。旁边的民警小刘也提出来,放女教师走,他来替换人质。嫌犯也没同意。现场的书记和镇长也提出换女教师,但是嫌犯张泽清都没有同意。

王华林了解他的情况,王华林对张泽清说:“我来换,行不行?”

张泽清说:“行。”

秦开美脱离了“魔掌”,被安排到了学校后面的大操场。

王华林告诉记者,张泽清是浩口镇许桥村四组村民,家里经济条件较差,有个儿子在北京打工,据说已经不跟家里联系。他跟老伴儿在家相依为命。刑满释放回来后,他一直上访,到潜江市法院和检察院都去过,都是我把他带回来的。

据介绍,张泽清1985年因为偷窃罪被判刑5年,后又因私制枪支被判5年,去年2月才刑满释放。他上访的目的就是想对第二次判刑翻案。

张泽清用一排课桌把他和王华林隔离起来,困在教室的一个角。两个人僵持了约1个小时。看着张泽清怀中抱着爆炸装置,左边腰间一把刀,右边腰间一把土制手枪,还有桌子上的一排汽油瓶,王华林意识到了危险。他来不及去想家中的妻儿,只想尽快稳住张泽清。

他与张泽清沟通,劝说他,做他的思想工作。张泽清根本听不进去。

这个时候,潜江特警的狙击手已经在教学楼对面的初中部楼里部署妥当,一旦嫌犯有危险举动,将实施阻击。与此同时,持枪警察也在教室外的窗下部署到位。

快到11点,张泽清的情绪突然愈加激动。他把王华林逼到教室的墙角,说了一句“那不行,你得陪我!”

说完,就将汽油往王华林身上泼,总共泼了两次,王华林的衣服上都是汽油。情绪激动的张泽清抱着炸药,露在外面的引信让王华林终身难忘。

此时,几声枪响,张泽清没有拉开引信,应声倒地。对面楼的狙击手和教室外的民警都开枪射击了。

在学校后面操场的秦开美听到了枪声,她心里泛起一丝难过:“一条生命”。

事实+

专家:换人质方法适合中国

2004年发生在珠海的“警察换人质”案,曾经造成一时轰动。歹徒将一个7岁的男童劫持进一辆私人轿车里,珠海市公安局刑警一大队副大队长邓万龙出面和歹徒谈判。两个多小时交涉后,歹徒同意以警察换人质,放走了7岁男童;4小时攻心战后,歹徒放下匕首,束手就擒。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指出,在许多国家,是不允许警察交换人质的。国际观点普遍认为,警察也是人,不能采取简单的一命换一命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但在中国,大部分警察在谈判过程中都会提出以自己交换人质的办法,来换取人质的安全,而且已经有了很多成功的案例。“很多情况下要适合中国国情。尤其是当人质为妇女和儿童时,他们受到惊吓,可能出现情绪不稳造成场面失控,刺激犯罪分子采取极端手段。另外,在人质身受重伤需及时治疗等特殊情况下,也有这个必要。”(腾讯新闻综合新华网、北京日报等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