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汉初审时否认涉黑 曾称湖北办不了我这个案子

新华网北京5月24日电 5月23日上午,四川彭州,受害人周政坟前,姐姐周厚蓉又来看弟弟了。这一次,周厚蓉想跟弟弟诉说的,是一起举国关注的案件一审宣判结果—

刘汉、刘维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均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为了等这一天,我和几个姐妹从黑发熬成白发,终于迎来了正义的一刻!”周厚蓉抑制不住泪水,“16年了,这块石头压在心里太苦了!每年给弟弟烧纸刀、纸枪,对他说我们不能为你报仇,你自己在阴间找刘家报仇。现在刘家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大家都安心了。”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审判的性质最为严重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它的宣判标志着以刘汉、刘维等人为首的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覆灭,彰显了社会主义法律的尊严,表明了政法机关捍卫公平正义的鲜明立场,更体现了党和政府依法治国、打黑除恶、保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坚定信念和坚强决心。

黑恶“冰山”隐现

时针拨回到一年多以前—

2013年3月13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行色匆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出现了一名身材壮硕、神情倨傲的中年男子,边走边与身边的人笑谈。早已布控于此的北京市公安局民警迅速上前,将这名中年男子控制。

被控制的男子,正是经北京中转、正准备回成都的刘汉。此时的他,是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上市公司金路集团董事长,是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首善”,是汶川地震中“最牛希望小学”的捐建者;此时的他,也是一起代号为“1·10”的重大专案的首要犯罪嫌疑人。

抓捕刘汉只是第一步。专案组马不停蹄,秘密进入四川。3月17日,已在广汉当地躲藏4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刘汉之弟刘维被抓获。

3月22日,公安机关发布消息称,潜逃多年的公安部A级通缉令通缉的重大杀人犯罪嫌疑人刘维于近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其兄刘汉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

刘汉、刘维是何许人也,因什么案件成为犯罪嫌疑人?这还要从一起闹市枪杀案说起。

2009年1月10日,午后的冬日暖阳下,四川广汉市鸭子河堤的露天茶铺坐满了喝茶的人们,谈笑声此起彼伏。

突然,一辆捷达 车停在一家茶铺前,三名年轻男子下车后疾步而入,径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轻人掏出枪,朝桌边一名毫无防备的中年男子开了三枪。突如其来的枪声让其余茶客四散奔逃。被枪击者的同伴徒手反抗,但紧跟而来的两人持枪向他们射击,枪声“像炸鞭似的响了好多下”。不到一分钟,开枪的三个年轻人迅速乘车离开,留下了三具布满弹孔的尸体和一地的弹壳,现场还有两名无辜群众被流弹击伤。

公然在闹市开枪杀人,重大的案情震惊全国。公安部挂牌督办之下,犯罪嫌疑人张东华、文香灼、旷小坪、袁绍林、孙长兵等人被抓获。他们交代,命案的幕后主使是被害人之一陈富伟的死对头、当地“名人”刘维。

在当地百姓看来,刘维的名气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他是广汉有名的企业家、慈善人士,还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手;另一方面,他是当地“操社会”的老大,身边有一群敢打敢杀的小弟,控制着当地赌博游戏机、高利贷、建筑砂石等多个行业。刘维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光环”—刘汉的亲弟弟。

随后4年,尽管公安部将刘维列为通缉犯,四川警方多次实施抓捕,刘维都无法归案,其间的一些细节耐人寻味。

案发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传唤刘维到公安局接受讯问。刘汉以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打电话给四川省公安厅某领导说,“家里人等着他吃年饭”,要刘维回家。一个多小时后,刘维便被放回。

虽然警方不时接到群众举报刘维藏身线索,但每次抓捕行动都“差之毫厘”、人去楼空,刘维总能“绝处逢生”。事实上,直到最后被抓获,刘维一直躲在广汉。

专案组还查明,刘汉明知刘维涉案,却在其藏匿期间两次去看望并提供生活用品。2011年,刘维写信说自己需要钱用,刘汉拿出50万元转交刘维。

蹊跷的案情引起高层的高度重视,公安部指令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并跟踪督办侦查。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发现,刘汉涉嫌包庇窝藏、刘维涉嫌故意杀人仅是冰山一角,可能还存在一个以刘汉、刘维等人为首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因此,专案组对刘汉、刘维及其涉黑犯罪集团骨干人员实施抓捕,近30名组织成员在一夜之间归案,并连夜押解到北京接受讯问。随后,又有数十名涉案人员相继落网。

北京市公安局将前期侦办情况向上级作了汇报。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研究决定,自4月17日起,将案件移交湖北省公安机关侦办。

重启尘封血案

2013年4月26日14时许,随着一声汽笛划破长空,一列高速列车从北京西站驶出。其中一节车厢内,24名特警严密看押着首批8名犯罪嫌疑人。20时22分,经过1000多公里的行驶,列车安全到达湖北赤壁北站。随后,8名嫌犯被关押进赤壁市看守所。

接过“接力棒”的是高规格的强大侦查专班,以咸宁市公安局为主,并从湖北全省公安机关抽调精兵强将组成。根据北京专案组移交的证据线索,经过湖北专案组缜密的侦查取证工作,除“1·10”枪案之外,多起尘封多年、悬而未决的案件重新进入警方视线—

1998年,刘汉的公司在绵阳市游仙区小岛村开发房地产,因拆迁补偿问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按照刘汉在组织中提出的“为公司利益要敢打敢冲、打架要打赢”等规约,公司保安唐先兵等人于8月13日将村民熊伟捅死。

同年,因争夺势力范围与被害人周政发生冲突,刘维指使“小弟”曾建军邀约曾建、张伟、闵杰、李君国共谋杀掉周政。8月18日,曾建、张伟在广汉市一夜宵摊门前将周政当场枪杀。

1999年初,时任汉龙集团总经理孙某某(另案犯罪嫌疑人)听说被害人王永成(绰号“大叫花”)扬言要炸汉龙集团保龄球馆,便告知刘汉。刘汉指使孙某某找人将王永成“做掉”。孙某某将刘汉指示告诉孙华君和缪军,二人通知唐先兵、刘岗、李波、车大勇具体实施。唐先兵等人于当年2月13日将王永成枪杀。

2002年5月29日晚,刘汉的保镖仇德峰、桓立柱等人在成都市“卡卡都”俱乐部喝酒时与被害人黄伟等人发生争执,召集王雷、唐先兵等人砍伤黄伟,并将无辜群众尚东泉伤害致死。

……

经侦查发现,自1993年以来,该组织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5起,致7人死亡、2人受伤;实施非法拘禁一起,致1人死亡。其中,刘汉、孙某某指挥、组织、策划了故意杀害王永成和史俊泉(犯罪中止)等犯罪行为;刘维直接组织、指挥了杀害周政、陈富伟等人。

“我弟弟死得太惨了!”今年4月3日,周厚蓉在出庭作证时悲痛难抑、痛哭失声。“(弟弟)脸上、头上有很小的眼,血都已经发黑了。这些人太黑了。他的衣服是我亲手洗的,(子弹)全是在上半身和脸部……”

同时,周厚蓉还道出了多年的质疑:“社会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把我弟弟杀了,还破不了案?”

她说,当时有知情者提供了作案车牌号等线索,办案民警也告诉她已经圈定嫌疑人范围。她多次向公安机关询问破案进展,得到的答复却一直是叫她等,“这个事情就石沉大海”。

周政被杀案并不是孤例。上述多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在刘汉、孙某某、刘维等人的包庇下,或逃脱惩处,或重罪轻判,或长期无法到案,以致多年来案件悬而未决。

人们想知道,制造了这累累血案,而且“杀人不用偿命”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犯罪集团?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逐步摸清了刘汉、刘维涉黑犯罪集团的轮廓及发展轨迹:

—1993年以来,刘汉与刘维、孙某某等人通过在四川广汉、成都和上海、重庆等地开设赌博游戏机厅、经营建材、从事期货交易等活动,逐步积累经济实力。

—自1997年起,刘汉、孙某某在四川绵阳注册成立汉龙集团,并以汉龙集团及其他经济实体为依托,伙同刘维先后网罗一批骨干成员,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2000年,刘汉将汉龙集团总部迁至成都,进入矿产、电力、证券、股票等行业非法牟取暴利,短短十几年间积累资产近400亿元,并继续以黑恶作支撑扩张地盘,成为四川成都、德阳、绵阳等地的“大哥”。同时,刘汉等人用金钱铺路,向当地政权组织渗透,获取四川省政协常委等各类头衔,织成了一张复杂的社会关系网,建立了一个严密的组织体系,膨胀成为一个巨大的黑金帝国。

黑恶毒瘤一经形成,便不断侵蚀社会肌体。专案组指出,刘汉、刘维等人无视国家法律,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并用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同时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非法买卖枪支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严重破坏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社会危害极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