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亚信峰会“去美国化”是西方误读

  亚信峰会上,习主席提出了发展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亚洲安全观的鲜明主张。这种新安全观的基础是亚洲安全不可分割。必须承认,当前国际安全形势处于转折关键时期,安全威胁呈现出多样性,新旧安全观相互交织,新旧安全体系并存,各国都在寻找自身安全屏障。

  当今世界上现有成型的区域安全架构出现在欧洲,那是一个以军事联盟北约为中心、不同国家间安全有差别化保障、拉一批国家打一批国家的分裂欧洲的安全架构。俄罗斯已经成功被北约隔离在了欧洲以外,难以在欧洲安全领域发出主导性声音。在冷战结束20余年完成对欧洲区域安全分割的筹划后,美国试图在亚洲区域移植其欧洲的“成功”经验,在区域化转折处于关键时刻,建立一个以美国的轮辐式联盟体系为中心的导致亚洲安全分裂的新安全架构,边缘化中国在区域安全中的关键地位。这也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实施中会导致的严重后果。当前亚洲缺乏一个包容性的总体安全架构,这为亚洲区域成为美国的欧洲安全实践的试验场创造了可能性。而那种实践将会是一个冷战思维的延续,将会是一个冷战格局的升级版。

  以对历史与自身的负责任态度处理亚洲安全问题,成为亚洲国家面临的紧迫严峻挑战。中国在亚信峰会上所提出的新安全观,体现了中国与亚洲国家一道构建一个亚洲区域所有国家间安全不可分割的信念,为亚洲和世界其他区域构建面向未来而不是回归历史的区域安全架构提供了鲜活生动的道路选择。

  新安全观突出国家间安全是不分等级和不能被差别化对待的。亚洲幅员广、国家多,历史纷争遗留问题严重,如缺乏一个总体安全架构的引领协调,亚洲区域安全前景将十分暗淡。建立这种安全架构具有紧迫性和实际功能,亚洲所有国家在此架构内的安全将普遍得到关照,并形成一个整体而彼此紧密相连。这种安全框架尊重国家间政治与社会制度差异,反对将某国制度和价值模式强加他国,反对打造所谓以改造他国政治制度为鲜明特色的构建“同质化国家”区域秩序模式,体现出包容差异、平等、共存的鲜明特征。

  与美国化欧洲的北约安全架构不同,亚洲新安全观突出“共建、共享、共赢”的亚洲化安全布局。以北约为核心的欧洲安全架构已导致俄罗斯与美欧尖锐对立、相互排斥,是典型的“我赢你输”的零和思维实践过程和大国政治悲剧历史重演,俄罗斯实际上丧失了对欧洲安全架构建设的发言权,欧洲已处于“新冷战”状态的观点并不为过。亚洲不能移植这种“美国的欧洲安全构建经验”,否则,世界范围内新冷战局面将不能完全排除。

  与北约主导欧洲安全不同,亚洲人主导亚洲事务的新安全观不排斥特定国家。西方媒体普遍认为的亚信目标是“去美国化”,这种解读实际上是其无意识的自我优越感的流露,展现出其不愿以平等国家身份看待亚洲新安全观与实践的痼疾。新安全观揭示的“亚信理念”具有鲜明的包容性与开放性。由26个成员国和11个观察员国或组织构成的亚信可以说是亚洲最具普遍代表性的区域安全组织,美国作为观察员国的存在表明了亚信不排斥美国的倾向。中美新型大国关系顺利展开与“亚信理念”下综合性亚洲安全架构的快速推进,传递的是亚洲重视美国并希望美国放下身段、以平等身份参与亚洲区域安全构建的信息。大国的参与、协调和推动而不是大国的霸权、主导与阻碍是“亚信理念”赋予大国在亚洲区域的安全责任,也是亚洲新安全观精神的体现。

  亚洲国家间安全的普遍不可分割是构建亚洲安全架构与保证亚洲国家安全的基本原则,其在亚信中的实践必将会带来一个崭新且面向未来的亚洲,我们对此乐见其成。

  (李海东,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年亚信第四次峰会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nneyhli]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