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衡阳版雷政富案或添新人 官员陷色情敲诈案

湖南衡阳曝翻版“雷政富案”截图

湖南衡阳曝翻版“雷政富案”

0'46''

1025

浙江电视台

今年初曝出的湖南衡阳六“雷政富”案最近又出新情况。有消息称,随着案件侦查的深入,因被设陷阱而遭遇色情视频敲诈的当地党政领导干部或许人数不只六人。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传闻向衡阳市纪委方面求证,对方未予否认,称“等到了一定阶段,还会对外公布”。关于此次官员遭遇色情敲诈一事,本报2月27日曾以《衡阳六“雷政富”集体失踪》为题进行过报道。

耒阳市或又有干部涉案

在今年初曝出的衡阳六“雷政富”案中,衡阳下属的耒阳市占了三人,分别是耒阳市林业局原局长段定华、耒阳市旅游局原局长石东升、耒阳市发展和改革局原党委书记刘洪汉。而这次曝出的疑似涉案官员也出自耒阳。

按耒阳当地坊间和网站的说法,第二批被曝光者为该市的招商局局长黄国平等人。其中,当地“耒阳在线”网站上说有网友发帖称“这两天黄国平手机一直是关机的,局里也说没有去上班。” 而北青报记者两天来同样也没能打通黄的电话。

耒阳市招商局内的人也说,“黄局长这星期以来就没来上班”,对外称是“治病”,“也听说了传言”。

昨天上午,黄国平电话终于接通。他称是在外地,但并没说在哪里。对于现在有“关于他的说法”,黄没正面回答,而是叹了口气,“让他们说去吧”。

不过当地有知情人士称,黄失踪的这几天是被相关部门叫去审查。昨天,衡阳市纪委新闻发言人龙亚春对北青报记者表示,2月24日衡阳市纪委监察局对外通报该案处罚情况后,案件刑事部分的侦办工作就交由公安部门处理了,截至目前还没审结,确实是“又有了新情况,还在查,没多问”,“等到了一定阶段,还会对外公布”。

衡阳原六“雷政富”都被降级留用

对于此前公布的衡阳六涉案领导身份的处理情况,北青报记者昨天询问了衡阳市纪委新闻发言人龙亚春。

他表示,这六个人“也可以说是都降了半级,也可以说是降了一级”。就是原来是副处级的降为正科,原来正科的降为副科。

龙亚春表示,这在年初衡阳市纪委通报给予六人党内和行政处分时就已确定,“党内撤职、行政撤职”并不是“一撸到底”,而是撤去原职务,只是按照党章和相关规定实行的“一个级别”的“处罚”。

据了解,自去年底后,衡阳市原六涉案“雷政富”曾数月未在各自单位露面。自3月份以后,六人中有人已开始偶尔出现在原单位,有的则已被调离原单位。

昨天,北青报记者分别到耒阳市林业局、旅游局和发展和改革局实地探访,耒阳市林业局和旅游局的人都说,原局长段定华、石东升“见不到了”,“早不在了(调走了)!”在耒阳市林业局走廊墙壁橱窗里,所有局里现职正副职领导照片都被贴出,只有橱窗上部的原局长段定华的照片已被摘去,只空留一个塑料框。

在耒阳市发展和改革局,这里的人说,原党委书记刘洪汉只是“偶尔来”,但“不管什么事”。经局内人指点,可以看到,局里现在给刘洪汉在两个副局长共用的一个办公室里安排了一张办公桌,办公桌在两个副局长的下首,紧对着门,桌上空空如也,看不出有办过公的痕迹。文/本报记者 奚宇鸣

事实+

官员艳事敲诈为何能屡屡得逞

“艳照”、“不雅视频”……在网络上,“官员艳事”层出不穷,除上述手段外,还有人靠合成“艳照”敲诈勒索官员。不管是货真价实的照片,还是经过合成处理的“山寨”版,一些收到敲诈信的官员都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大笔“封口费”。一时间,官员俨然成为不法之徒“艳照”敲诈的摇钱树。

面对这种敲诈手段,为何有这么多官员深陷其中,甚至上钩?曾有作案人员说,他们觉得有一些官员经常出入声色场所:“中午围着桌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也听闻某些干部存在作风问题,就想到了撒网捕鱼到处敲诈,总有一些官员会为他们曾经的风流韵事“埋单”。

也有专家指出,一种可能是,官员拈花惹草的事不但有,而且太多,自己也说不清楚;第二种情况是,虽然“艳照”是假的,但有些官员生活作风确实有问题,担心一旦假“艳照”被公开,把真的给牵扯出来;还有一种最大的可能就是,“艳照”真假已经无关紧要,关键在于一旦牵扯进去,会把自己的腐败问题抖落出来,于是只能选择“低调”处理。(腾讯新闻综合浙江日报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