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考霸”第18次报名高考 称一定要上川大

成都“考霸”第18次报名高考 称一定要上川大

梁实在报名

成都“考霸”第18次报名高考 称一定要上川大

看题复习

四川在线消息(四川在线记者 吴忧 摄影 李国东)“又来了,还要考?”见到梁实再次走进成都金牛区教育局,门口的保卫人员也忍不住小心询问。“嗯,再考一次……”梁实只是轻松地回答。

从1983年以来,梁实已经参加过17次高考,最高是去年拿到的399分。尽管复习仍旧不连贯,但是梁实还是选择报名参加第18次高考,目标仍旧是四川大学数学系。4日上午,梁实办好了报名手续,只等第18张高考准考证到手,但是等待了20多年的录取通知书仍旧遥远。

目标明确 还想考川大数学系

在金牛区教育局招生考试办公室,梁实熟门熟路地填表、盖章、交表,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时间。在此之前,梁实已经到所在的社区居委会盖章,表示“该生学习勤奋刻苦……同意参加高考”;也去指定的医院参加了体检,证明其身体状况不影响录取——尽管他已是45岁“高龄”。

“之前在仁寿考,后来在内江考,最近几年户口迁到了成都,每年都在这里报名。”梁实说,自己对报名流程非常熟悉,但是对最近几年要求的网上报名却一窍不通,“这些新东西都搞不来,去年查分都是请人帮忙查的,今年网上报名也是请人帮忙填的,简直搞不懂了。”

尽管如此,梁实对自己的学习能力非常自信,“其实高中要考的就那些知识点,拿给我做,我可以说没什么做不来的,都很简单。”梁实说,自己多次高考失利的原因都是缺少练习,接下来的一个月自己会沉下心来,好好“看”题。

梁实显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在他的车上,随时都摆放着许多“历年高考真题”“高考冲刺卷”“高考密卷”“高考预测卷”等,都是模拟考试的题目,却少见教科书。“书本都已经被翻烂了,没得啥子看头,换了那么多次教科书,都是一样的,考的还是一样的知识点。”梁实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抓紧时间看一下题,把手练熟一点,不然题量大了根本做不完。”

梁实表示,今年没有给自己定下明确的目标分数,“还是希望能够考上,一般的不去,一定要上川大,一直就想上川大数学系,今年也一样。”梁实说,这是自己最大的愿望,尽管周围不少人劝解,还是放不下,“前年就说过,去年是最后一次,就是一直放不下。”

工作繁忙 复习只是断断续续

梁实还记得自己去年的高考分数,“语文83分,数学94分,外语97分,理科综合125分,总分399分。”梁实说有些遗憾,“原来估计的至少420分以上,本来就很失望了,最后结果更让人失望,400分都没有上。”这是梁实第17次参加高考,也是所有考试中得分最高的一次。

“那次根本不能代表我的真实水平,(真实水平)至少还要高100多分。”梁实特别不满意自己的语文和理综成绩,“以前语文没怎么复习过,随便怎么也有90分以上,理综我应该可以做到200分以上——就是题量太大了,把前头的做好了,最后作文没时间写,理综也没做完。”

梁实说,在曾经的一年高考中,自己只做了120多分的题,但是最后得分就有120分,“不是我不会做,确实是欠缺正规的训练,要是平时就把我关在考场里,多考几次,心态就好了,不会这么慌。”

外界的关注,也被梁实认为是自己高考中“慌张”的原因,“以前没得人晓得,我就自己考自己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做成什么样都可以;现在不一样了,那么多人看到起,每次都考砸,太丢脸了,太不好意思了……”梁实说,今年自己拒绝了许多媒体的采访,只想安安静静地复习,“前两天还有外地的电视台找我,让我去做节目,我都直接说不行,人家说只耽误两天时间,我说两天时间都耽误不得了。”

时间紧张,是梁实现在最头疼的事情,“昨天才从内江回来,前几天同学回来耍了几天,过后同事过来又耍了几天——我都一个星期没摸过书了。”梁实说,“跟学生不一样,我现在还要工作,要挣钱养家,一个电话可能就耽误几天。学生想的是别让生活影响到学习,但是对我来说正常的生活是大前提。”

只为梦想 不顾议论坚持高考

“学习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痛苦,谁都喜欢‘干’麻将、斗地主,我也不喜欢每年都这样子复习,却考得一塌糊涂。”梁实说,高考成绩差强人意,有客观的原因,但是也有自身的原因,“我都晓得是缺少练习,但是我还是不喜欢动笔,不喜欢做题,这个就是我的毛病。”

梁实说,自己知道网友对自己的评价褒贬不一,但是最近不再去关注网友的评论,只是身边的人对自己影响较大。两年前,梁实的儿子同自己一起参加高考,也被媒体关注到。梁实说,儿子也因此抱怨过自己,说不该出风头,“什么都不应该牵扯进来,就说我的事情就可以了。”曾有媒体称,儿子考得不错,正在读二本高校,梁实也不置可否,只是一个人坚持下来继续报考。

正因为此,身边不少人都劝梁实“算了吧”“别费劲了”。20多年来,他说服了家人、朋友,坚持着高考。

梁实老家在仁寿县文宫镇高家公社。父母都是教师,梁实排行老四,兄弟姐妹5人都没有上过大学。梁实说,自己第一次高考时成绩并不算好,但是也不算差,“那时候上普高的都只有10%,我就在其中,只是最后高考没考好。”在那之后,梁实参加了工作,但是仍不忘每年的高考,在梁实看来,这是他的梦想,也是他改变命运的途径。他曾考上省外某高校的成人教育学院,却没有去读,“在我看来,那都不算正规的大学,我要考就要考好,去读真正的大学。”

上个世纪90年代,梁实突然成了下岗工人,刚刚结婚生娃的他面临不小的生活压力,高考暂时中断。直到自己的“小生意”逐渐红火起来,梁实再次动起了高考的念头。在给家人保证“高考不会耽误生意”之后,梁实再次走进了考场。

梁实说,高考不再承载改变命运的诉求,但自己义无反顾,只为了梦想。

对话>>>

记者:今年准备得怎么样?

梁实:还是断断续续地看了一下,没怎么复习,就准备报完名就好好复习一下。

记:有信心吗?

梁:说实在的没什么信心,但是肯定想考好,最好能上线。

记:去年就说最后一次了,为什么今年还来?

梁:就是想上大学,放不下这个(愿望),我觉得不难,还是要来试一试。

记:享受这个过程吗?

梁:完全没有享受,学习是很痛苦的,就是煎熬。我也想每天就打打麻将就过去了。

记:如果今年还是没考上,明年还来吗?

梁:考完再看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