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向”的国安委要做什么?

[摘要]习近平月内四提“国家安全”,“维安”或取代“维稳”提法。

4月15日,习近平在主持国安委第一次会议时强调,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并首次系统提出“11种安全”。此后,更在一月内不同场合四次提及“国家安全”。

安全第一:“维安”替“维稳”

何谓“整体国家安全观”。腾讯新闻-新闻百科 制图

“内向”国安委将以“维安”为主

有港媒援引外媒文章指出,从中共确定设立国安委,到领导人如此高频率地强调国家安全,其中既有短期的刺激因素,也有长期背景使然,反映了中国改善安全状况的现实需要,也是基于长治久安的考虑。

分析文章认为,就短期而言,新疆境内的恐怖活动已蔓延到内陆,敲响了社会安全的警钟;从长期视角看,在诸多安全隐患中,暴恐活动只是其中一方面。中国的金融体制,信息环境,以及生态、资源领域,都存在保障性不足、不可持续,甚至形势吃紧、告急的情况。

港媒引述外媒观点称,习近平提到的11种“总体国家安全观”任务单暗示,中国的安全挑战主要来自国内,国安委要以内部“维安”为主。因此相较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将国安与外交结合的做法,中国国安委的“内向性”特质十分明显。

外媒分析认为,中共一贯视为重中之重的政治稳定与政权稳定,这些年来并未遇到真正的挑战,但官民关系紧张,尤其是政治集团内部的寻租行为、集团式腐败、官商利益勾结,都构成威胁政治稳定的不定时炸弹。因此,中国的精力须主要用于应对内部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依然主要在国内以及与国土有关的周边地区。其他国家眼下不用担心中国会对外扩张。

安全第一:“维安”替“维稳”

“维稳”与“维安”的差别。腾讯新闻-新闻百科 制图

“维稳”与“维安”的理念之差

“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这是邓小平几十年前的一句名言,在当时复杂的历史背景下,“维稳”对于中国发展而言也起了不小的作用。但近年来,随着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很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矛盾、新问题大量出现并累积,使得维护社会稳定的任务日益加重,以致一些地方政府的“维稳”行为变形扭曲,出现“越维稳越不稳”的复杂局面。

周永康主管政法系统期间,“下大决心、花大力气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实行高压维稳政策。2011年3月5日,财政部公布的财政预算显示,当年的公共安全开支预算首次超过了军费预算。因为忽视了对公众权利的保障,维稳甚而产生新的不稳定因素。十八大之后,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曾多次强调,要正确处理维权和维稳的关系。

分析认为,“维安”或“安全观”的提法,修正了此前一直强调的“维稳”。看似只有一字之差,但其理论内涵与社会影响却有天壤之别。

早在2011年,上海政法大学教授吴鹏森就撰文,建议中国改“维稳”为“维安”。他认为,从概念内涵来看,“维稳”难以涵盖“维安”的方方面面,而“维安”却可以包含“维稳”的主要内容。更简单一点说,“安全观”把人民、金融、信息、环境、资源等当成保护的对象,而非防范、防控的对象,是为不同。

吴鹏森认为,在国际舆论界看来,“维稳”是出于维护政权稳定的需要,是源于一党之“私”;而“维安”是出于维护公共安全的需要,是源于天下之“公”。因此,用总体“安全”而非“稳定”的概念,也有助于中国将论述展示得更理直气壮。

(腾讯新闻综合大公网、新华网、中新网等报道)

结语:当有关部门通报时,他们在通报什么?当领导讲话时,他在讲什么?他们为何有话不好好说?微信关注“新闻百科”,解读其中玄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infangy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