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发明广场舞“降噪神器”:声音只定向传播

复旦发明广场舞“降噪神器”:声音只定向传播

  有这样一种没有归类的舞蹈,它活跃在夜色渐浓的城市广场、农村空地,在当下中国空前流行,以中老年妇女群体为主,配乐没有固定节奏,可能是动感的“神曲”《最炫民族风》,也可能是旋律优美的民乐《我从草原来》,但从低质音响里飘出来的,多半是铿锵、霸道的高分贝。

  广场舞——这种舞蹈拥趸众多,却从未像当下这般引起争议,上升到社会问题的高度。

  鸣枪、放藏獒、泼粪、高音炮……激烈对抗诞生了以上的极端驱赶事件,却多半两败俱伤,甚至违法。

  这种境况或能迎来改变。昨天,第二届上交会现场传来好消息:复旦大学科学家已成功发明出广场舞噪音“逼停神器”——有源定向扬声器。

  广场舞新武器或可解决 困扰已久的扰民问题

  近年来,因为广场舞扰民问题,各地矛盾频发。据北京青年报记者观察,但凡涉及“广场舞”三个字的此类争端新闻,总是很容易被顶到门户网站的首页加以推送。

  将这种对抗推上风口浪尖的,当属温州“高音炮”事件。2014年3月29日,温州市中心新国光大厦业主委员会因对广场舞噪音不堪其扰,自发垫资26万元买来高音炮“还击”广场噪音,此事引起社会各界关注。新国光大厦共6幢楼,有600多户常住居民。居民们反映,近两年来,这些歌声和广场舞的“低音炮”,每天“马拉松”似的从早6时到晚10时轮番“轰炸”。后经协调,住户们将“远程定向强声扩音系统”拆除。

  昨天,这种神器一出现在上交会现场,立刻引起关注。复旦大学力学与工程科学系教授马建敏说,普通扬声器发出的声音是向四面八方传播的,要实现定向,扬声器的直径必须做得非常大。与传统扬声器的原理不同,有源定向扬声器首先将低频声音信号载于指向性很强的高频信号之上,再经过放大、发射到空气中,而后,空气会把高频信号迅速过滤,其上的可听声音信号便会自然滤出,实现像激光一样定向传播。

  “有源定向扬声器能够把声波控制在特定区域内,在这个区域内的声波很强,而出了这个区域,声波就会很弱,甚至没有。如果广场舞者使用这种扬声器播放音乐,其扰民‘尴尬’就能迎刃而解。”马建敏说。除作为广场舞噪音的“逼停神器”外,有源定向扬声器还可用在广告会展、候机厅、公交车站等多种场景,实现声音针对特定人群的定向播报。

  马建敏表示,与国外动辄上万元的同类产品相比,国产“神器”的售价仅为几百到几千元,在技术指标方面,它不仅音质更好、能耗更低,而且还不受雾霾、暴风雨、沙尘暴等极端恶劣天气的影响。

  据悉,目前国内市场还没有成型的产品,该“神器”有望于今年年末正式亮相。乐观人士认为,倘能大量上市,这或许能解决困扰各地的广场舞噪音扰民问题。

  政府倾力寻找解决办法 难以找到两全其美之策

  一边是市民们抱怨噪音扰民,一边却是跳舞大妈们振振有词。针对广场舞的“对抗”行为频频出现,也引发了广泛讨论。

  网友“逍遥游”认为,不少大妈在跳广场舞时,播放音乐的音量震耳欲聋,对旁边的住户的正常休息产生了极大的影响。“经常是早上五六点钟就开始放音乐,不堪其扰。”

  温州市环境保护部门一位干部认为,广场舞是一种社会活动,但任何活动必须以不影响别人为原则。如果噪声超标或别人有投诉,城管执法局应该出面引导和制止,正因制止不力才引起这场民间对抗风波。

  也有不少广场舞爱好者对极端的“对抗”行为感到委屈。家住湖北武汉硚口区的53岁的韩女士是一位广场舞爱好者,她告诉记者,选择广场舞是作为一种健身的方式,自己和舞伴们一般在跳舞时,都会注意控制一下音量和时间。

  究竟是谁将广场舞推向了如此尴尬的地步?

  武汉大学社会学者尚重生认为,广场舞者与附近居民的对抗,源于城市化浪潮快速兴起,而城市公共用地日益萎缩,居民文体生活需求与公共空间不相匹配。地少人多,噪音的问题就显得更为突出。也有专家指出,我国现有相关法律、法规在广场舞噪音的监管上存在一些“盲区”。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为解决广场舞噪音问题,4月8日,温州市鹿城区政府相关部门在松台广场开建“中央音控系统”,将广场分成跳舞、唱K的19个区块,禁止自带音响设备, 音量大小一律由“音控室”调控。

  而在2013年12月1日,《湖北省全民健身条例》正式施行,明确规定“公民或者组织在健身活动中影响他人工作、生活和休息的,全民健身活动组织者或者健身设施管理者应当及时制止”。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牵头起草了《广州市公园条例》,拟采用限音量、限时段、限区域、限制扬声设备和乐器等设备的使用的方式,实现噪音控制。

  正如新华社记者所言,或许广场舞引发的种种闹剧早该消停,社会应更关注如何为群众健身创造更好的环境。

  各地广场舞引发的事件

  2013年3月 南京雨花南路邓府山村小区,广场舞活动场地被泼粪。

  2013年4月 成都一小区住户向跳舞人群扔水弹。

  2013年8月 北京昌平区56岁的施某放出三只藏獒冲进跳舞人群,将跳舞大妈吓跑。

  2013年10月 武汉一小区内正在跳广场舞的人群也遭楼上业主泼粪。

  2013年11月 郑州郑汴路与未来路交叉口的一个小区,跳广场舞大妈遭到居民泼水警告。

  2014年3月 温州市中心新国光大厦业主委员会自发垫资26万元买来高音炮“还击”广场噪音。

  2014年4月 吉安市吉州区香榭丽都小区前面的街心花园,广场舞引发争议,街心花园被泼废机油、碎玻璃。

  石家庄市 石门公园舞池内被反广场舞者恶意泼洒大量油渍、油漆甚至臭豆腐。

  唐山市 一所中学的学生因无法忍受长期的噪音而来到附近的凤凰山公园,统一穿上印上提示语的白色文化衫,表达对安静的学习环境的渴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