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神——原始森林护林员

摄影师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2014-04-25 14:39
0

山神——原始森林护林员当他们的身影在密林丛中若隐若现时,你会感觉到,他们已经与这片森林融为一体,就是其中的一部分。他们,是这片原始雨林的守护神。

他们是海南省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所辖凤凰山4万亩雨林中的一群护林员。从1992年开始,在没有一分钱补贴的情况下,他们就像山神一样,默默守护在这里,代价是奉上了自己的青春年华,成就是为海南保住了一片最原始的低海拔热带雨林。

从兴隆镇向西不到5公里,汽车就驶入一片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之中。即使史上最强的台风“海燕”过后,这里依然是一片苍翠欲滴,在周围被成片槟榔林占据的群山中,显得格外令人心醉。这里就是“海南兴隆侨乡国家森林公园”,被称为国内保护最好的低海拔原始热带雨林。

兴隆自古乃蛮荒之地。传说清朝乾隆年间,有一位冯姓官员辞官后在此垦荒种植椰子、槟榔等,后来附近的黎族人家也相继迁移来此居住。作为全国最大的华侨农场,兴隆华侨农场创建于1951年9月,先后安置了来自21个国家和地区的归国华侨一万多人。

已是银发满头的蔡德光是这群护林员的“头儿”,从华侨农场副场长位置上退休返聘负责这片林区保护的他,几乎每天都要开车从镇上到林区转一圈。

走进遮天蔽日的热带丛林,穿着干净牛仔裤、白衬衣,颇具儒雅气质且话语不多的蔡德光精神立刻振奋起来。“这棵是山苹果,地下的果子就是它上面掉下来的。那棵是杏叶柯,这可是我一周前刚发现的!树龄至少3000年了。你们看看它的板根有多高!是不是很壮观?”说这话的时候,蔡德光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蔡德光介绍,建场初期,为了解决广大农场职工的生活,大片原始森林被开垦种植槟榔、椰子和咖啡等经济作物,许多大树被砍伐修建房屋,生态遭到破坏。当时他们也曾想到要保护生态环境,但在首要解决吃饭问题的年代,与生存相比,生态保护的提议显然不合时宜,也不具备条件。

后来,经历过“文革”浩劫,特别是改革开放之后经济高速发展,大片雨林被盗伐,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蔡德光和他的同事们沉重地发现,小时候一直陪伴他们长大的山间小溪竟然都渐渐断流消失了。这让他们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好仅存的这些原始森林!

1992年的那个夏天,肩背生活用具,腰上别着砍刀,第一代由12名护胶工自愿组成的护林队进山了。在没有政府一分钱拨款的情况下,他们在盗伐树木必经之地——红光岭建起了大山中第一座护林站。李亚弟、黄家兴、陈文忠、黄纯大……这些第一批上山的护林员,用竹片、油毡纸搭了15平方米的茅草屋。煮饭,靠屋旁的溪水。没有电,常年点着煤油灯。晚上除了巡山,就“大眼瞪小眼”,直至看不到对方。没有电话,队员们有时一个月无法跟家人联系。1990年代,山里疟蚊横行,他们几乎人人都得过疟疾。

现年53岁的李亚弟还记得第一次在山里生病时的情景——突发高烧,当晚接着退了烧,但第二天下午又开始发高烧……如此反反复复好几天。“实在忍不了才去的卫生院,医生说,你这是疟疾,幸亏下来得早!”打这以后,队员们发现自己忽冷忽热,定时高烧,病情跟李亚弟相似时,就明白自己是得了疟疾了,马上跑下山去卫生院打针,等病情好转了,再回山里护林。

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们守在山上,最多一晚扣了11辆牛车附近村民盗伐的木材。与艰苦的生活条件和疾病相比,与盗伐分子之间的冲突更加危险。1996年,红光岭山后有人偷砍黄桐木,这树50年才长成,1立方米可卖到1000多元。陈文忠和另两名队员巡逻时发现了盗伐人,他们把树没收了。气急败坏的盗木人一刀朝陈文忠砍下去,陈文忠右手腕鲜血直流,疼得直哆嗦。队员们赶紧用衣服包住阿忠的手腕把送他到医院。经检查,他的手筋被砍断,直到3年后才慢慢有了点知觉。

“阿忠那时已50多岁了,他恳求农场领导说,‘我还有左手,还可以护林……’”橡胶一分公司主任黄振芬回忆阿忠时说,“他是即便死了,也要留在山里的一条汉子。”

经过20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从过去高峰时期每年能铲除十几万株毁林栽种的槟榔,到现在每年只有几千棵,森林公园周边大规模滥砍滥伐现象已基本绝迹。然而,零星的盗伐还是时有发生,每每遇见,蔡德光总会痛心不已。

2013年11月24日,在森林公园内的三叠泉瀑布旁,蔡德光偶然发现一棵被砍成两截的沉香树。抱着半截一米多长、碗口粗细,已经开始腐烂的树干,蔡德光的脸因痛苦而有些扭曲,嘴里喃喃地像是对我们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早就知道这些沉香树是保不住的,保不住的呀……”蔡德光说,沉香是一种名贵中药材,由于自然灾害和人为的滥采滥伐,沉香野生资源已日趋枯竭,因此价格昂贵,目前好的沉香每千克要万元以上。沉香的产生是由于沉香树的树干损伤后被真菌侵入寄生,在菌体内酶的作用下,使木薄壁细胞贮存的淀粉,产生一系列变化,最后形成香脂,经多年沉积而得。因此许多盗伐者发现沉香树后,就用柴刀在树身上砍开一个伤口,过段时间等沉香生成后过来取走,然后在树身上再砍一刀,砍出新的伤口,让沉香再次产生。如此几次,伤口越来越深,树身就被砍断。

由于盗伐者都是当地村民,只身入山极难防范,因此,山上几乎没有沉香树能够幸免。“唉!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啊……”

20多年来,他们靠自己的双脚开辟山路,将护林范围不断扩大。以红光岭为核心,前到大顶山,后到光头山,他们拿着砍刀一路开出40厘米的窄道。在被称为“狼嘴”的开叉山,每一步都走在悬崖峭壁。黄纯大是爬山好手,但在开叉山,他从几近垂直的岩壁一不小心滚了下去,腿摔断了,3个多月没下床。

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在几代护林工用砍刀“刨”、用双脚“趟”出来的山间小路基础上,农场投资扩建成了35公里水泥路。如今,凤凰山热带雨林植物物种多达2500种,森林覆盖率85.1%。2013年8月,国家林业局专家在进行森林公园评审时赞叹,“这不愧是海南又一处真正的原始热带雨林!”当年11月,凤凰山获国家林业局批复授予“海南兴隆侨乡森林公园”。

每当汽车驶入林区,蔡德光就会习惯性地关闭空调,打开车窗,贪婪地大口呼吸着车窗外涌入的富含负离子的新鲜空气。而汽车驶出林区后,他总会立即关闭车窗,打开空调。虽然地处万宁市东南海岸线太阳河畔,被誉为东方夏威夷的兴隆镇空气质量之好,已经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们如候鸟般前来度假、定居,但蔡德光和他的护林队员们依然能够分辨出镇上和林场之间空气质量的差别。

这,也许是这片在他们多年精心看护下而幸存的原始森林回赠给他们的最好礼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emilysh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