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万宁—家在桃源深处

摄影师ISEE摄影大师工作坊欧阳世忠2014-04-25 14:12
0

一湾碧水、一路绿林、一袭涓流、一村鸟语花香——这就是世外桃源般的下深湾村。

下深湾村是万宁市礼纪镇竹林村委会的一个自然村,辖区面积8万平方米,全村共有34户,总人口283人,是省级生态文明村。

64岁老村长陈琼显给我们介绍:近几年来,下深湾村依托自然优势,在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围绕农村小康环保行动计划,打造绿色新村,大力发展反季节瓜菜、胡椒、槟榔、椰子、橡胶等热带经济作物。以保护自然生态为基础,实现了远看像林园,近看像公园,细看是“幸福乐园”的蓝图。

在老村长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万宁市文联主席陈山柏家。陈主席今年56岁,大学学历,家中有4兄弟,现都已成家。每到过年,兄弟们都会从万宁回到这里来住,全家18口人聚集在一起,虽然很挤,但大家都很开心。因为平时在外工作,都在争时间抢速度,激烈的竞争往往导致浮躁胜过清心,嘈杂胜过宁静。所以,每次回到这里,就感觉是在度假——彻底放松,和家人团聚,享受宁静。其实,这也是下深湾村民多长寿的秘决。

陈主席很好客,一边给我们沏茶一边介绍该村的历史。下深湾村建于乾隆八年,是从福建湄洲迁过来,迄今还保存着客家习俗。当时来的共有六兄弟,大房、三房、四房在下深村湾居住,二房、五房、六房住隔壁村。全村大部分都姓陈,只有两户姓钟(大概是六兄弟的姐姐那一支传下来的)。大家很和睦,后来也有婚嫁来往。多年前三房有一家搬到兴隆农场,现在也有四十多男丁。他们每年大年三十都会到莲花宗祠祭祖,回来都在自家摆宴席。

最热闹的要数每年正月初四,市里的年轻人会相约来下象棋、打羽毛球、打乒乓球、打篮球。以前只是朋友聚会,久而久之就成了一项民间活动,已经成了一种规律。每逢此时,村民们就用野菜做成的糯米糕来招待他们,有位姓张的部长把这种糕叫长寿果。于是,大家打球完了就煮咖啡配长寿果当点心。到了晚上就更热闹了,在外创业的老板、朋友或亲戚都会到各家串门喝酒,互相拜年祝福。

陈炽显老人一家是下深湾典型的村民。老人78岁,没上过学,家中有6个儿子2个女儿。大儿子在贵阳政府工作,二儿子做生意,三儿子在竹林水库工作,四儿子在工商局工作,大女儿是个教师。家庭和睦,家教严谨, 6间并排的房子是1978年建造,从大门口望去直接可以看到最后面的房子。大门两边贴着喜庆的对联,里面摆设着黄腊石,代表着飞黄腾达。陈老伯是一位基督徒,生活平淡,爱干农活。他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1977年买来的凤凰牌自行车。现在这么大的房子,就他们老两口住。平时种种菜,权当锻炼身体,空闲时找朋友喝喝茶,打打牌,看看电视。生活就是这么简单,知足常乐,不管外界如何变化,自己都能有一片清静的天地。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都在外打工,留在这里的基本都是老人与小孩。大家都有吃生槟榔的习惯,而且很讲究,先把槟榔切成片,然后粉上佐料(用贝壳粉调制成膏状物),

卷上蒌叶,再放进口里慢嚼。初时味涩,并有绿水,待吐完了绿水,又生丹津,吃后面红耳赤目眩。许多人第一次吃会如醉酒一样,严重的还会呕吐。

村里有不少参天古树,村民们说,至今能保存下来,是亏了种植胡椒。1968年,下深湾村学兴隆农场种植胡椒,收入不错,有钱供养年轻人读书,当时村里出了很多大学生,毕业都在城市里工作。如果这些年轻人在家里生活,恐怕这些古树就保不住了。因为过去不像现在,结婚成家哪有买家具的,都是把自家的树砍掉做家具。就这样,古树很幸运地保存下来了。

三更鸡叫,唤醒了满天星斗,也点燃了胶灯的亮光,人们带着露水携着凉风为胶树“整容”。槟榔婀娜多姿、椰子婆娑、那黄橙橙的稻田翻着金浪,这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描绘着下深湾人的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emilysh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