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遭官员殴打护士被疑“假瘫” 专家:没法装

  央广网南京4月2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距离南京口腔医院护士陈星羽被打,已经过去快两个月的时间,4月20日,陈星羽康复出院。

  南京市卫生局宣传处宣传处副处长岳超:她就基本康复了,基本康复,能行走,符合出院条件就出院了。

  因为一场争执,陈星羽,一个普通的护士,突然间被无数人关注。有报道援引陈星羽身边的同事和朋友的描述说,她是个绝对的好脾气,从来没有和患者家属吵过架,爱看书、做事也很专心、又漂亮又文静,因为做护士时间比较长,所以不少小护士还都叫她老师。

  争执事件发生之前,陈星羽还报了个瑜伽班,说要健身,因为做护士总是上夜班,不少人身体熬得不健康。岳超表示,虽然已经出院,但是回到坚持了8年的工作岗位,陈星羽还需再等待一段时间。

  岳超:暂时她还要在家里静养,后期还要做些康复训练,暂时好像还没有上班。

  今年2月24日傍晚,她在值班期间,江苏省科技馆副馆长袁亚平因为不满意医院对床位的安排,和陈星羽发生冲突。袁亚平用雨伞击打陈星羽背部两次,导致陈星羽脊髓损伤、心包胸腔积液。南京市鼓楼医院诊断为脊髓震荡伴截瘫。4月20日,陈星羽康复出院了。从“双下肢瘫痪”到“双下肢恢复行走”,她花了不到两个月,她的病情和“打人事件”经历什么样的变化?

  >>2月24日傍晚一名男性患者因舌下腺囊肿手术,术中出现大出血,紧急转入南京口腔医院进行急诊手术。由于病房紧张,当班护士和一名即将出院的女患者沟通,暂时将重症者安排在其隔壁床,并表示第二天就可以换床。之后将全麻术后的病人送入病房。

  >>25日凌晨由于重症患者的陪同亲属为男性,女患者打电话把此事告诉了家长,其父母赶到医院后,用伞殴打了当值护士陈星羽。陈星羽出现身体不适,被送到南京市鼓楼医院治疗。

  >>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通报相关视频及打人者的姓名及身份:袁亚平,女,江苏省科技馆处级干部,案发当晚用折叠伞隔着护士台敲打女护士陈星羽肩背部两下,并拽出护士站。董安庆,男,省检察院宣传处处长与医护人员发生推搡。

  >>3月5日南京市公安部门对袁亚平实施刑事拘留,将依据伤情鉴定结果依法处理;对于另一涉案人员董安庆,江苏省人民检察院给予其行政记大过处分,并免去其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宣传处处长职务。南京市卫生局公布专家会诊结果:认为陈星羽存在双下肢瘫痪,双下肢肌力Ⅱ级,是由于外伤导致脊髓一过性损伤和急诊急性应激反应共同作用所致。

  >>3月10日南京市鼓楼医院发布微博称,陈星羽双下肢肌力部分已经恢复到Ⅲ级。按照肌力等级,Ⅲ级也就是可以抵抗重力,抬离床面。期间,包括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骨科主任温建民、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在内的专家为陈星羽会诊。

  >>4月20日陈星羽康复出院。

  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是我国第一位从事神经介入学的学者,今年3月,她前往南京为陈星羽进行会诊,记者今天拨通她的电话,提出网络上关于“陈星羽诈瘫”的质疑,凌锋当即表示:瘫痪没有办法假装。

  凌锋:不可能,说装是不对的,因为她受过严重刺激以后,大脑皮层抑制而导致的,这是一种病,她的诊断结果是下肢功能,我去检查的时候是二级,确实不能动,那种情况下,应该属于这种心因性瘫痪,如果这个抑制的力量不解除,她一辈子起不来,她被打了以后,是严重恐惧造成的,这属于功能性的,这种情况下,抑制的力量解除了以后,她就好了,慢慢的就会好。

  凌锋说,陈星羽的恢复情况是比较好的,但是能否回到之前的状态,现在没有办法做出肯定性的判断。

  凌锋:这个没办法估计,因为她是心因性的,所以说,她的这种抑制因素,如果不能够完全解除,可能不一定完全好,甚至可能复发。

  也许随着康复出院,大众对于陈星羽的关注将逐渐减弱,但是,“南京口腔医院护士被打”事件无疑会在我国医疗历史事业的发展历程中,留下无法消除的痕迹,“伤医事件”何时彻底根除?“医患关系”怎样才能达到互信?一系列问题,需要司法、医疗机构及公众社会的共同思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yalihan ]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