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乡县畜牧局被曝克扣挪用畜牧补贴

河北平乡县畜牧补贴何以变成“唐僧肉”?

平乡县北柴村肉羊养殖场负责人郑凤银向记者介绍情况 王哿/摄

河北平乡县畜牧补贴何以变成“唐僧肉”?

平乡县畜牧局局长刘洪恩妻子肉牛养殖场内空无一牛 王哿/摄

河北平乡县畜牧补贴何以变成“唐僧肉”?

平乡县畜牧局工作人员试图“私了”阻扰采访 王哿/摄

政府补贴的发放和使用是腐败的高发区。克扣挪用补贴不仅是涉嫌以权谋私的腐败行为,而且严重扭曲政府的产业政策的落实效果,影响地区产业发展布局。

2013年河北省“菜篮子”畜产品生产扶持项目通过各部门联合组织的专家验收组验收。在公示无异议后,按照规定,省政府专项补贴资金要在限定时间内发放到了各养殖场。但在河北省平乡县,由畜牧局申报并验收后的平乡县北柴村肉羊养殖场至今没有领到该项补贴。

据河北畜牧兽医网显示的河北省2013年菜篮子畜产品生产扶持项目验收考评汇总表中,平乡县通过验收的养殖场共有三家:分别是平乡县北柴村肉羊养殖场,平乡县绿源肉牛养殖场和平乡县绿洲养殖专业合作社。

平乡县畜牧局局长刘洪恩表示,2013年三家养殖场获得的国家补贴资金,共计75万元,平均每个养殖场25万元,2014年1月份资金已经发放到位。

然而平乡县北柴村肉羊养殖场负责人郑凤银全然不知自己养殖场获得2013年河北省“菜篮子”畜产品生产扶持项目。他也表示,养殖场没有得到国家补贴款。

郑凤银的养殖场是去年由三个人合伙开办的,是按照河北省畜牧养殖标准化养殖场建设,占地16亩,总投资120多万,养殖肉羊200多只,还有一部分自己繁育的小羊。

去年,平乡县畜牧局长刘洪恩及北柴村支部书记狄文杰曾多次带领省、市、县的专家前来考察,还拍了照片,最后也验收了。自成立以来,养殖场得到过政府补贴的30只羊,并没有资金补贴。

平乡县停西口村外的平乡县绿源肉牛养殖场,也是河北省2013年菜篮子畜产品生产扶持项目验收的三家养殖场之一。据知情人介绍,该养殖场占地约50亩,大门总是紧锁,戒备森严。

周围村民说,养殖场不准外人进。登高望去,院子里种满树木,只有一些废弃的牛棚,没有一头牛。上述知情人表示,养殖场老板就是平乡县畜牧局局长的妻子。

对于上述说法,平乡县畜牧局局长刘洪恩没有表示异议。当要求平乡县畜牧局对“补贴款”去向不明作出解释时,刘洪恩拒绝回应。该局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还拿出一叠现金,试图“私了”。

其实,只要上级政府和第三方审计和监察部门加强监管,调查和发现克扣挪用补贴的行为并不难。但长期以来,由于监管不力,领取补贴的一方又多为基层群众,有些负责发放补贴的办事人员和部门便有恃无恐地既扮演“运动员”,又要当“裁判员”。本应发放给农户的政府扶持资金,成为吃拿卡要的“唐僧肉”。

如果上下级政府工作人员围绕发放补贴形成普遍的利益输送链条和权力寻租,那么利益受到侵害的基层群众则很难通过简单地上访解决问题,维权时遭遇“弹簧门”和“旋转门”便不足为奇。

如何让政府划拨的每一分钱物尽其用,让补贴安全地走完“最后一公里”关系到政策落地和民心相悖,也应是整肃基层贪腐,治理庸政的切入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