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政府信用评级样本出炉 专家提醒需防商业化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财政部相关权威人士处获悉,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的研究工作由财政部国库司主持,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的多个省份完成调研。与此同时,国库司已经组织在一些省份开始试点,试编权责发生制的政府综合财务报告。 事实上,多家学术机构、评级公司也自发组织了不少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的研究和实践工作,希望自下而上形成合力促进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尽快建立。目前已有多个地级市和县级市的信用评级结果出炉,可为日后正式建立完善的地方政府信用评级体系提供借鉴作用。

记者了解到,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城市经济财政及金融研究组从去年7月起启动了对广东省揭阳市在经济、财政和信用情况的全面评估,并透过分析财政和融资状况来研究该市经济发展战略的合理性和可持续性,在此基础上,给揭阳市提供了A +的政府信用评级。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城市经济财政及金融研究组主要负责人之一刘俏还对记者透露,目前,其所在研究组也已经完成了包括四川某市在内的7个地级市和县级市的评估,信用评级结果已经出炉。“我们也在陆续和一些省、市联系,希望未来能够为这些省的地级市进行信用评级。”他说。

2014年财政预算报告明确提出,要“切实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有效防控财政风险”,为此,一项重要举措是“推进建立考核问责机制和地方政府信用评级制度”。刘俏表示,对地方政府进行信用评级可以解决两方面的问题,首先可以将信用评级结果纳入对地方政府的考核体系,以此有效地规范地方政府投融资,避免短期行为,并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

“对地方政府的考核不能唯G D P论,有的地方可能G D P增长很快,但是以政府大量投资和举债作为代价的,也就是说,在债务这个维度上,这个政府是不负责任的。若将信用评级作为一个考核指标,则能够抑制这种过度举债融资的冲动。”他说。

其次,刘俏也指出,对地方政府进行信用评级也是为未来将开闸的市政债铺路,从而更有效地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2013年12月指出,为加强政府债务管理、防范和化解财政风险,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精神,应建立在地方政府信用评级基础上的地方发债管理体制。“未来地方政府发行市政债,信用评级不同,利率也不同,评级的公开透明能够给投资者以信心,市政债并非无风险,但是评级的存在能够让投资者对风险有一个准确的评估。”他还指出,有了评级作为基础,存量债务也可通过证券化的方式来解决。

不过,目前,在对地方政府进行信用评级实践也面临一些困局“其实在对揭阳市进行评级试点之前,我们也联系了不少地方政府,但是很多地方政府并不愿意把自己的家底暴露出来,我们一度都找不到可以试点的地方。”刘俏坦言,评级的模型和方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评级所基于的数据的质量,所以,评级准确的基础就是地方政府要把真实的数据拿出来给你看。

中债资信副总经理霍志辉也对记者表示,地方政府经济、财政、债务信息透明度较低,导致评级机构开展评级业务获取关键信息不足,影响评级工作的科学性。另外,地方政府对信用评级认识相对缺乏,且处于强势地位,对评级机构进场调研配合程度不高,未来可能存在对评级机构的独立和客观开展业务进行一些干预。据悉,中债资信已于2013年9月与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签署地方政府评级合作协议,并发布了中国地方政府评级方法和模型,正在开展一些地区试评级工作。

多家机构纷纷开展地方政府信用评级的实践,为未来国家出台相关的管理办法和制度打下了基础。不过业内人士提醒,在未来对地方政府进行评级的过程中,要避免因过度商业化而导致“不准确”。“我们需要特别关注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评级体系或者评级的体制机制,才能够承担起揭示地方债务风险的职责?”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董事长关建中表示“地方政府扮演的是债务发行人角色,对某些地方政府而言,谁给我的评级高,我就选谁评级。这样就导致评级公司为了争取到给地方政府评级的项目,争相哄抬评级级别。这样出来的评级结果只是一个标签,会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以及整个国家的信用体系,这是非常危险的。”

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王朝才对记者表示,一些评级公司热衷于评级,因为地方政府很多,对其评级是很大一笔生意,这是一个商机,所以很热心。也不排除一些评级存在商业化倾向,掺杂利益的因素以致于评级不公,这要尽量避免。评级机构要对评级结果负责任,在此之前,国家应该出台政府信用评级的规则、守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