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报告谈三农:决不让农村贫困代代相传

总理报告谈三农:决不让农村贫困代代相传

  “三农”问题,关系着国家的粮食安全和农民持续增收。昨天,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要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放在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确保农业投入只增不减,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把13亿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专家解读

  报告

  {要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放在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促进农民增收为核心,推进农业现代化。坚守耕地红线,提高耕地质量,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把13亿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

  农业缺少投入将影响粮食安全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郑风田介绍,粮食安全是整个农业的核心,但现在农民种粮食不赚钱,再加上气候异常,农业生产的条件承担着很大的压力。与此同时,大家又都希望吃上安全健康的食品。怎么才能提高农民的积极性,加强农村水利设施建设,这个压力很大,“现在各个行业都需要钱,农业是弱势的行业,基础设施又不行,如果不加大投入,以后粮食安全就是个大问题。”

  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成贵介绍,当前经济增长的基调是稳中求进,实现这个目标,首先有赖于农业的平稳发展。我国农业发展到目前阶段,客观上需要建立并不断强化农业支持政策体系。

  他表示,一方面,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特别是农田水利建设,需要大量的财政投入;另一方面,为保证农民务农的比较收益不致过低,需要不断加大农业补贴和价格支持的力度。中央明确了“三农”工作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首先应体现在农业投入上。

  报告

  {创新扶贫开发方式。加快推进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地方要优化整合扶贫资源,实行精准扶贫,确保扶贫到村到户。今年再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000万人以上。我们要继续向贫困宣战,决不让贫困代代相传。}

  农村扶贫人口今年再减1000万

  “报告明确今年要减1000万农村贫困人口,新的政策下,扶贫标准提高了,区域更加集中”,郑风田说,扶贫不是一劳永逸,去年我国调整了扶贫标准,随着扶贫标准的提高,原来脱贫的人可能又会成为贫困人群,所以反贫困是一个常规性的工作。

  李成贵认为,总理的报告明确了一个信号,即农业投入在财政支出中居于优先位置。向贫困宣战,决不让贫困代代相传,体现了政府施政的底线思维,体现了对社会公平正义的目标追求。李成贵介绍,目前我国还有1亿年均纯收入不到2300元的贫穷人口,这是建设小康社会和实现社会善治的最大短板,“向贫穷宣战”,体现了决心、意志和信心。只要我们能不断加大扶贫力度,加强精准扶贫,一定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报告

  {积极推进农村改革。坚持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保持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抓紧土地承包经营权及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引导承包地经营权有序流转,慎重稳妥进行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

  农村土地确权可因地制宜试点

  全国人大代表高春艳介绍,35年前,家庭联产承包,把土地所有权和承包经营权分开,所有权归集体,承包经营权归农户,这是我国农村改革的重大创新,今天,把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分为承包权和经营权,实现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并行,这是我国农村改革的又一次重大创新,是发展现代农业的必然选择。

  她介绍,由于土地承包关系不稳定,面积不准、位置不明、期限不定,一些地方土地流转机制不健全,地方部门求大、求新、求快,超越了劳动力转移速度,出现了和农民争利的现象,农民对土地流转信心不足。同时,有些地方对农民的土地财产权益利益保障不力等等,形成了土地流转难的局面,因此,实施土地确权颁证,在有条件的地方先行先试非常必要。

  高春艳表示,土地确权意义重大,实施难度更大,可以因地制宜,适度推进,试点探索。她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可根据各地实际,推进土地确权试点工作进度,对土地确权颁证积极性高、基础条件好或已开展工作的县、市,纳入2014年土地确权颁证试点。

  同时,建议国务院将土地确权颁证经费,列入国家财政预算支出,为土地确权颁证试点提供经费保障,促进土地确权颁证工作进程,并由国家相关部门为农村土地确权颁证提供测绘、专业软件相关的设备和技术等支持,科学推动此项工作的顺利进行。

  □会场传真

  全国政协委员李钺锋

  饮水安全重点放在西部地区

  总理在报告中表示,今年再解决6000万农村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经过今明两年努力,要让所有农村居民都能喝上干净的水。全国政协委员李钺锋建议,下一步要把饮水安全的重点放在西部地区。

  李钺锋委员这次上会前,专门到农村做了调研。他说,尽管近年来西部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建设步伐不断加快,西部10个省区市农村安全饮水条件得到了很大改善,但由于种种原因,西部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安全隐患十分突出。

  他调研发现,西部地处欠发达地区,地方政府配套及受益农户自筹能力弱,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普遍投入不足。一些工程先天发育不全,设施安全隐患突出。供水价格普遍低于成本价,基本没有提取折旧和大修基金,持续运营隐患突出。

  李钺锋委员提供了一笔细账——调查的10个省区市中,只有3个省区市平均水价在每吨2元以上,其余都在2元以下,大大低于供水成本价。一些已建工程水质、水量不达标,建设时间较长的一部分工程已出现关停现象,一些地方都不同程度地出现农村居民饮水“返困”现象。

  李钺锋提出几点建议:将中央财政补助标准的比例增加到70%左右,切实解决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先天发育不全”问题;从国家层面把已建工程改造纳入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建设范畴,分期分批把过去因配套不全、设施老化或自然灾害损毁的饮水工程纳入改造计划,切实解决“后天营养不良”问题;高度重视水源保护规划及建设,切实解决“进水安全”问题,同时加快推进水质监测常态化,切实解决“出水安全”问题。

  京华时报记者陈荞综合新华社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4年全国两会 我国多地遭遇严重雾霾天气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seanh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