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忠:当前推行官员财产公示过于草率

我是专门搞这一行的,我对这个问题恐怕想的更多一点。任何一个事情,你只有想明白,你才能说明白。你只有说明白,才能做明白。官员财产公示,对于解决权钱交易有一定的作用,但是有效也很有限。立即和马上的全部公示官员财产,我以为动机是良好的,而行动是草莽的,是草率的,而效果是未必好的。而最后的风险是难以预料的。

不要以为领导带头就一定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那样不行你比如俄罗斯09年刚刚当上总统的梅德韦杰夫带头公示了自己的财产,普京比较被动,第二天他作为总理,赶快公示了自己的财产。到今年为止已经是5年了。5年了,就以2012年的国际特工组织的排行榜来说,中国没有公财产排在了第80位,俄罗斯公示了财产排在了133位,比我们落后了53位。当然并不是说我们不是不能公示财产,我们公示财产,我在这些需要强调的是是不是立即,全部,那么这里边有两个问题了,第一个,要立即,我们就必须了解现在腐败的存量有多大,要全部,我们就必须了解腐败的呆帐有多大。在这两个前提没有取得的情况下,立即和马上的全部公示官员财产,我以为动机是良好的,而行动是草莽的,是草率的,而效果是未必好的。而最后的风险是难以预料的。

我们有申报,有报告,我们进入申报,由深入进入公示,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现在之所以不能马上立即公开,是因为现在没有一个合适的试点如果说我们能在经济体制改革特区的设立的同时,我们也设立一个政治体制改革特区,它就可以直接对特区的官员随时报告他的行踪,随时报告他的财产,随时报告它的言行。

必须有特区,在这个特区里面立即所有的官员全部马上公示也可以,即使乱了,2800个县乱了一个,我怕什么?乱三个,才千分之一,我也不怕。是做怎么做呢因为这是纸上的东西,但是实际上比如说划个特区就可以搞,深圳当时怎么搞的呢?深圳的经验证明我们的政策是正确的。你想,没有一个试点的成功,谁敢全国马上推开?试点的程度其实也很简单,第一个,这次两会是最好的一个机会如果三年之内我们政改特区能够成立,那么财产公示能够解决,媒体的监督可以解决,民主的选举可以解决,财产公示必然可以解决,在政改特区里面就会有中国不乏这样的改革者,他愿意去承担这个风险,只要中央给政策就行了。十年看五年,五年我们的权利结构就会发生改革,就由试点的经验推向全国。那么十年就有可能走出制度反腐的先例,这就是我对试点的需求。没有试点,一切都叫空谈

我希望我们99.9%的干部都是清正廉洁的,那也不怕,我通过试点,发现了我就全部铺开,如果发现不是那样的,是30%有问题,50%有问题,70%有问题,但我的权利结构还得运行,我得用新的不断地来解决旧的,整个政权不能让它全部完蛋了,

社会上更多地希望官员,所有的官员全部马上公示财产。这样很多人就觉得这样可以解决一个终端的腐败问题。但实际上,我要说,我觉得前面用个三个明白,在这个问题上,中央是想明白的,也说明白了,因此也能做明白,所以说当时我提的是两新干部,一个是叫新后备干部,第二叫新提拔干部,中央在这个文件里边用的新提任比新任更准确一点。为什么呢?这就和刚才王教授提的核查有关系了。我到那些试点单位,我给他们的领导人,主要领导同志,我谈了一个主要观点,在官员财产公示方面有三策可以选择,在我看来,上策是30多年来被查出的违纪违法犯罪的官员把他们查出来的违纪违法犯罪金额和他们这么多年来收入申报的金额对比一下,这叫上策。中策是什么呢?中策就是核查,第一个叫检查,以犯事的官员叫检查,核查就是新提拔新后备的干部,你想由科级、副处,由处级升厅级,由厅级升向部里面,对不起,你只要想提拔,那么你公示,公示了以后我就核查,我核查了以后,于是那就要想到有问题了,一旦被核查以后不实,对不起,不仅是你当不了官,立马给你免职,这叫中策。下策是什么呢?下策叫抽查,而你所看到那些试点他们都搞的是抽查,抽查风险太大,我就举一个简单例子,在座的,腾讯的,包括帕萨特 的,现在如果北京交管局突然出一个政策,要对北京市民在人行道上违反交规闯红灯的进行抽查,全市人民都觉得是笑话,为什么?没有闯过红灯的市民恐怕不到10%,90%的人都有意或者无意地闯过红灯,你把他抽查出来怎么办?抽查了以后,你处分他?罚款他还是怎么办?最后一看,那么大量的被抽查上来的人怎么办?这就是我为什么说一定要有试点、特区,进行公示的试点。

关于赦不能解决腐败的问题,我认为如果在我们很清廉的情况下,赦免腐败,肯定会加重腐败,如果我们是不清廉的状况下,如果我们认可或者比较认可,透明国际给我们评的40分的话,离及格分我们还差20分的情况下,在这种形成下,我们应该清楚赦免是一种积极的方法,为什么呢?你不可能让所有的腐败分子都做困兽之斗,其实政府有条件地赦免,正是为了把主要的腐败分子突出出来,你收了几十万,你交代了就行了,你交代就放你。但是如果说只要是够5千,我们都要给你开除党籍,都要给你交司法机关,对不起,所有的人都抱成一团儿,于是就做困兽之斗了,于是我们就得增加几千人甚至几万人才能把这几百人的问题查清楚,一个局部我们都打得如此困难,我们怎么打全国的?所以这就是赦免的意义。它在比较严重的情况下,你一定得采取有关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而不能够仅仅凭理想上,我反正和他们坚持法律原则,坚持我们党纪原则,绝对不能够对他们有任何的姑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ettazh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