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因去谁家过年离婚 女方患癌后男方赶回照顾

小夫妻因去谁家过年离婚 女方患癌男方赶回照顾

吉大一院乳腺外科病房里,张飞(右)和前妻曹岩准备开饭。炸酱面,白米饭,豆腐,青菜———十几块钱,两个人的这顿饭就解决了

小夫妻因去谁家过年离婚 女方患癌男方赶回照顾

张飞细心地照顾着曹岩,他说,“我再也不会抛弃她”

原标题:但当她查出乳腺癌时他毅然辞职赶来照顾

“肉末豆腐是14元一盘,但买一块豆腐还不到两块钱,再买一碗炸酱面8块钱,把酱给她蘸豆腐吃,我俩的饭就都出来了。”28岁的张飞打着小算盘,从小饭店定了炸酱面和二两白米饭后,又钻到菜市场买了青菜和豆腐———这些都是化疗后的曹岩必须多吃的食物。怎么能把钱节省到最少,他是费尽了心。

取面的时候,店家忘了把酱和面分开,张飞又趁机要了一份酱,厨房现给他做了一份。吉大一院乳腺外科1607病房里,曹岩指着小白菜说:“这个洗一遍,给我卷张干豆腐就行。”说完自己又笑了:“要是不说,他都会洗三遍。”张飞拿着蔬菜去洗,还是一根一根洗了三遍。

“你的米饭、豆腐、蔬菜、鸡蛋酱。”张飞很满意,这顿饭营养不差,才花了十几块钱。

张飞用汤匙舀起蘸了酱的豆腐喂曹岩,曹岩一开始抹不开,扭头说不让喂,但张飞笑着坚持,她转过去吃了一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病房里的人说,如果不问,谁都不知道他们已经离婚了。张飞笑着说:“这叫‘我和前妻谈恋爱’。”

爱情的甜蜜

两人没确立关系时就是公认的一对儿

张飞今年28岁,老家在河南安阳,皮肤黝黑;曹岩今年32岁,老家在公主岭。2006年,曹岩在北华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在招聘会上应聘到了河南安阳的一家县城高中当老师。2008年,张飞在安阳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也应聘到了那家高中。单身宿舍,两人是对门,温柔白净的曹岩吸引了张飞的目光。

都是单身,他经常邀请她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在校园小树林里晨读,两人还没确立恋爱关系,已经是被公认的一对了。越接触他越喜欢她,有一次两人逛街,他暗示说:“你看咱俩多像一对情侣啊,要不就当情侣吧。”曹岩却以为他在开玩笑,没往心里去。

看她没明白自己的暗示,第二天他买了一束玫瑰花,去了她宿舍,却扭捏着不知道怎么送,干脆把花插在自行车筐里,转身要走。她在后面喊:“你送花干吗?今天又不是我生日。”然后他转过身,冲着她说了一大堆话,有些话现在记不清了,她迷迷糊糊地只记住了最后一句:“我想把你娶回家!”

2009年4月2日,两人在安阳领了结婚证,属于“先斩后奏”———她的父母当时还不知道,只听说她有男友,都没见过。婚后,她领他回东北,他还特意在网上查了不少东北方言才敢进门,好在岳父、岳母都很相中他。

生活的插曲

就为了去谁家过年两人冲动地离了婚

第二年,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儿子呱呱坠地。那时两人生活并不宽裕,她的月工资有1600元,他还不足1000元,但感情一直很好。

但甜蜜的生活因为“去谁家过年”的问题而产生了分歧。她是独生女,希望每年都能带他回家过年,但是他说自己的父母也希望儿女团聚啊。在连续去她家过了三个年之后,他俩发生了争吵,2013年的春节之前,两人说僵了,“不行就离婚!”“离就离!”双方都很激动,拿起证件就去办了离婚手续。

那是2013年1月,儿子跟了她。她本来就不喜欢在河南生活,就如他不喜欢在东北生活一样。既然离了婚,曹岩决定回老家找工作,她参加了研究生考试,成功地考入了广西师范大学数学系后,她辞了职,带着儿子回到了公主岭。

病魔的困扰

左侧腋下经常疼痛没想到竟然是癌症

8月份,她感到左侧腋下经常疼痛难忍,“就像一根很粗的针不停地扎进来似的。”起初自己还没有在意,依然给即将读研究生的大学邮寄了档案。

9月10日,疼了一段时间,家人带她到医院做了检查,没想到第一次检查完,医生就提出让她做化疗。“我明白化疗是怎么回事,我家楼下有个大姐也做过,头发都没了。”曹岩说,那段时间自己烦躁得厉害,经常忍不住发火。她不相信自己会得癌症,但又到吉大一院做了各项检查,结果确诊:转移性乳腺癌,当时的参考值是HER-2(2+)。

医生说,先做化疗,如果效果好就不用手术。曹岩联系了广西师范大学的导师,办了休学。

第一次化疗,是母亲陪她来的医院,父亲视力不好,母亲也有病行动不便,对她说:“要不告诉张飞吧。”她不同意,都离婚了,有病了又去求助人家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化疗过后,她头发大把地掉,整个人虚弱到不行。母亲背着她给他打了电话。

张飞还记得,前岳母来电话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就哭了,后来语无伦次,也没说清楚,他只听明白她有病了。他急忙订了票,坐了一天的火车来到她家。

“我一看她枕头上掉的头发,就大概明白了。”张飞说,他又打电话给她的主治医师沟通病情,第三天,提出了复婚。“我得来照顾你,你得给我个身份,总不能说我是你前夫。”张飞对此很在意。

曹岩嘴里说“不用”,心里却感动得想流泪。她几天来一直憋着没敢问,很想知道他有没有女友,有没有再婚。但她拒绝复婚,一是没有体力跟他回到河南办手续;再就是,她害怕拖累他。

张飞则表示,当初离婚是冲动,两人还有百分之百的感情。离婚后最初几天还觉得挺潇洒,后来时间一长,回家听不到儿子喊“爸爸”,听不到娇妻的声音,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其实早就后悔了。

几天后,张飞回河南老家毅然办理了辞职手续,彻底放弃了5年多的教师事业。

周围的朋友都觉得他疯了,“都离婚了你还这样干啥?”不过父母很支持他,因为原本父母就很喜欢曹岩,都觉得他就该来照顾她。家里困难,还是东拼西凑给他凑了9000元,临走,母亲对他说:“媳妇治不好你别回来!”

幸福的障碍

现在用药基本能痊愈可半个月咋凑20万元

一次次化疗,张飞带着曹岩从公主岭到长春,悉心呵护。

曹岩的病情没有得到抑制,医生说应该是之前化疗的药物不适合她。2月8日,医院为曹岩做了手术,切除了已经出现的肿瘤,做病理时,HER-2已经由(2+)变成了(3+),这个数值大于2.2就是阳性,癌细胞就会容易转移扩散。

医院方面说,现在必须采用靶向治疗了,需要一种叫做赫赛汀的药,能够专门杀死癌细胞,又不伤害好的细胞。这种药的售价是2.58万元一瓶,一个疗程需要14瓶。进口药物不能走医保,虽然有买6瓶赠8瓶的政策,但一个疗程也要15万余元,加上配合其他药物以及放疗,需要20万元。

之前5个月的化疗以及手术,已经花掉了十多万,这些钱还是曹岩父母借的。20万!从哪儿出啊?曹岩家在公主岭有一套53平方米的老楼,顶多能卖10万元,现在已经贴了出售广告。

曹岩的主治医生、吉大一院乳腺外科的吴迪说,最好是在手术后一个月内用上赫赛汀,否则容易扩散。现在如果用上,曹岩基本上就能痊愈;如果不用,一旦复发,将失去治愈的机会。而现在,手术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了,钱还是没有着落。

“我希望能有好心人救救她,她是我们县里的优秀教师,还考上了研究生,将来能为社会做更大的贡献。而且我们的儿子才3岁。”张飞这两天一直四处求助,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他比谁都急!

张飞说,如果能有企业愿意帮助他们,他也可以与对方签订合同,今后为对方打工。张飞也很优秀,中文系本科毕业,普通话一级乙等,党员,在校期间年年获得专业奖学金,还曾获国家励志奖学金、河南省政府奖学金。

如果痊愈了,你们会复婚吗?当别人问的时候,曹岩有点儿害羞,她说要有体力去河南才行。“她是我孩子的妈,我再也不会抛弃她!”张飞说,反正自己再也不和曹岩分开。

这两天,病房里的很多人被他俩感动,有的病友给他们带饭,还有一位阿姨给了他们100元,“实在很想帮他们,但是自己能力也有限。”为曹岩手术的杨教授此前还给她的医院账户里捐了2000元。但对于20万元来说,这些都是杯水车薪。

(新文化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alannanw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