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成网友称过年花钱超万元 过节成“过劫”

“过年堪称‘过劫’”,网友调侃,过年回家孝敬长辈、走亲访友、给小朋友包红包、参加婚礼等花去不少钱,少则半月工资,多则半年心血……这个年,过不起啊。

晒账单

红包花脱2万余元

过完年,不少人晒起账单。在成都工作的江女士的账单就惊呆了小伙伴——回家一趟花去3万多元,其中多数做了人情。

江女士的账单是这样的:

给父母红包10000元

给9个侄儿侄女红包每人600元总共5400元

给刚出生的侄儿5000元

带特产回家2000元

来回交通费2800元

请客吃饭等花费数千元

江女士今年24岁,参加工作一年多,第一次回南京老家过年,为此出手大方,“给父母封1万元大红包,是尽个孝心。”

江女士参加工作时间不长,收入并不高,“一年就几万元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回家出手如此阔绰,江女士表示压力很大,但是花得很值,“毕竟是第一次挣到钱回家,就该好好照顾下家人。”

来回交通费成大头

过年回家,路费也会花去年轻人不少钱。小周前年从川大毕业,在西藏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今年回到广安邻水老家过年,花费万余元,其中交通花费占一半。

小周的回家之路是这样的:从西藏阿里地区赶到拉萨,搭上了驴友包下的“顺风车”。车行一天,赶到拉萨贡嘎机场,给一行人塞了1000元钱。随后,搭上飞往成都双流机场的航班,花去1500元。抵达成都后,搭上开往邻水的班车,天黑才赶到邻水县城。为了赶到山里老家,他不得不咬牙包了一辆车……

从远方赶回老家的小周,成了当地的新闻人物,“我从读大学就没回老家了,好多年没见到的亲戚朋友全来了,因此花去不少礼钱。”

天府早报记者吴忧冷宏伟

调查 三成网友花费过万

针对过年花钱的问题,7日下午,四川在线展开了网络调查,截至下午6时,有三成的网友表示过年花钱在万元以上;花费在3000元以下的网友只有10%左右。其中,七成网友表示最大头的春节支出是“给长辈小辈的红包”(详见下图)。

过年赚了

搭上庙会这趟车 卖玩具3天挣回本钱

一连锁超市老板称,其每个店每天流水账超十万元

过年时,不少商家未停业,趁此机会大赚一笔。记者昨日走访了3个商家,他们在过去的几天时间里挣了不少。

一天得煮上几锅糖

采访对象:糖画艺人陈启林

“转一下5元,转到啥子画啥子!”老陈跟摊前的小朋友介绍。这几天,他的摊子总是被围观,一天得煮上几锅糖。

老陈说,自己初一一早出来摆摊,一直忙活到晚上关灯闭园,“初一到初三生意最好。”这些天,老陈一家人齐上阵,爱人、侄儿都出摊挣钱,“侄儿平时都在上班,就是这几天生意好摆一下。”

老陈在糖画圈内声名颇高。他还是个正经的“一级糖画艺术家”,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每逢过年,老陈都在忙着做糖画,亲戚也走不成,这让他无可奈何,“做这个活路,就只有这样子过嘛……”

3天就挣回本钱

采访对象:玩具商人李女士

小李今年刚大学毕业,“前几个月在老家那边开了玩具店,生意一般。朋友说过年这里好做,就找来了。”小李说,为进入(武侯祠)庙会场地,不得不再次投入,“小帐篷1万多,大帐篷就更贵了,我又找老爸借了1万多,租了个帐篷。”

帐篷内被玩具堆满了,“这是新货了,其他的初三之前都卖完了。”小李笑说,“比我几个月都卖得多。”小李算了算,3天时间挣到的钱刚好够回本,“摆到庙会完,可能还是挣得到一点。”

买主多得挤不进门

采访对象:超市老板徐宇

徐宇是德阳某连锁超市的小老板,过年期间,他跟父亲一直没有休息。正月初一,一家人早早地起来,这一天,是一年里生意最好的时候,“我们店不算小,但是这一天好多人挤不进来……”

徐宇说,从腊月到正月都是旺季,特别是过年的几天,“别人大鱼大肉的时候,我们反而都在吃方便面。”徐宇透露,过年的几天,每个店的流水账每天都有数十万元,是平时销售成绩的10倍,“吃着方便面的时候看到账本上的数字,还是非常开心。” 天府早报记者吴忧

过年秋了

“老火炮儿”诉苦 利润只有往年两成

苦等一下午,烟花爆竹只卖几十元

烟花爆竹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了。记者昨日走访了多个烟花爆竹临时售卖点,就猛追湾到东风大桥一片共有5个点位。

新经营户

现在还没回本

伍杰是今年才加入烟花爆竹行业的新经营户,他的摊位在东风路与望平路路口,这个位置靠近东风大桥,地势开阔,无疑是烟花爆竹售卖的好点位。

中午12时30分,还没吃饭的伍杰坐在帐篷里的木板凳上,等待着顾客到来。伍杰是一位年轻老板,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利用过年时段做起这门生意,“本来想过年回家也是耍,还不如创业挣点钱。”

他算了一笔账,“我今年进了3.6万元的货,加上帐篷租金、押金和其他一些杂费共投入4万元,到现在才卖了近3万元,成本都没收回来。”伍杰说,今年春节连家都没回,如今就指望着大年十五前能尽量多卖点存货。

老经营户

这两年生意最差

做这行生意有很多年的老经营户,业内人称他们为“老火炮儿”,在望平街另一头的周大哥就是其中一位。

周大哥介绍,他做这行生意已经15年了,“做这么多年生意,这两年生意最差,今年的利润估计最多能达到生意好的那几年的1/5。”

记者在周大哥的店铺里待了20多分钟,除了一位给小孩买几块钱烟花的顾客外,直到最后才来了一位想要购买大型圆饼鞭炮的顾客,“现在一下午只能卖几十元,以前一下午随便能卖五六百元。”

天府早报记者钟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马年春节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