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爆炸孕妇死亡:其夫称送医后半小时无人管

[导读]“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遇难人员名单昨日公布。事故共造成62人死亡。前日发现最后一名失踪者,确认了其身份;山东青岛籍遇难者最多,共有26人,包括一名孕妇。

《记录》第59期:孕妇之死截图

《记录》第59期:孕妇之死

7'00''

1281880

腾讯视频

11月28日,青岛胶南,丁海伟的婚房挂着与妻子的结婚照。如今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都已离世。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11月28日,青岛胶南,丁海伟的婚房挂着与妻子的结婚照。如今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都已离世。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遇难人员名单昨日公布。事故共造成62人死亡。截至前日,最后一名失踪人员遗体找到并确认身份。遇难者中,山东籍48人(青岛26人,山东省内其他地市22人);黑龙江籍7人;吉林籍3人;山西籍1人;江苏籍1人;河南籍1人;内蒙古籍1人。

■ 逝者

她和未出世的孩子一同离去

逝者:陈娜(怀孕7个月零10天) 年龄:23岁 身份:益和电气职工

丁海伟低垂着头,不停地摩挲着左手的结婚戒指和右手的定情戒指。

在他身旁,是一枚剥开了一角的桔子,和一本翻得边角卷起的《十月怀胎知识宝典》。

11月28日,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爆炸事故逝者“头七”。丁海伟出租屋内的摆设,和出事前一模一样。

但他永远失去了新婚三个月的发妻和未出世的孩子。

“没把漏油太当回事”

丁海伟说:“没有人比陈娜对我更好了。”

丁海伟和陈娜都是青岛益和电气的职工。丁在车间上班,陈做售后服务。两人每天一起上下班,有说有笑。

11月22日,23岁的陈娜怀孕7个月零10天。当天早晨,陈娜热好牛奶、面包,和丁海伟一起吃早餐。

陈娜想吃桔子,丁海伟担心桔子凉,对胎儿不好,桔子剥开一角又被放下了。

7点40左右,他们从圣海山庄出租屋内步行至益和电气工厂,从工厂北门进入。丁海伟注意到,秦皇岛路封路了。西门进入的同事告诉他,斋堂岛街和秦皇岛路的交叉口路面漏油了。

“以前也听说过发生漏油的事,我们也没太当一回事。”丁海伟说。

大约10点24分,丁海伟正在车间工作,突然听到剧烈的爆炸声,灰尘遮天,车间顶棚被石头砸碎。丁海伟跑出车间,寻找妻子。

丁海伟最终在草坪上遇到了妻子。陈娜面色惨白,半躺在地上,用手护着腹部,痛苦呻吟。“她没有外伤,事后听医生说是受了内伤。”

“半小时没医生急救”

陈娜被送到了黄岛中医院。“老公,救救我,快叫医生救救我。”丁海伟转述,妻子陈娜在黄岛中医院的半个多小时,神志仍然是清楚的,一直喊着痛。

他无数次地想过,如果急救医生来了,或许妻子的结果就会不一样。“但始终没有一个急救医生来给我妻子采取急救措施。”

爆炸后的黄岛中医院,挤满了伤员。丁海伟说,妻子被放在走廊里,他大声呼救,但没有一个人管他。

后来他挡住一个护士,大喊:我妻子怀孕7个多月了,快救救她。护士把他妻子安排到产科。产科医生给陈娜做了胎儿监护,显示胎儿还活着。

此时突然停了电,产科医生通知丁海伟转院。医院门口,两辆急救车因各自有任务,拒绝了丁的求助。

产科医生联系了一辆公交车,送陈娜转院。公交车在堵起来的“长龙”中爬行。突然间,丁海伟发现陈娜吐出血水。但是车上只有产科医生和护士,没有专业的急救医生。

丁海伟在路人帮助下,拦住一辆急救车,终于把陈娜送到青岛大学附属医院。

此时是下午1点左右。距离爆炸已过去三小时。

一个小时后,陈娜和腹中胎儿同一天离开了人世。

“孩子的预产期在明年1月22日,还差整整两个月……”丁海伟猛地吸口烟。

他和陈娜已给孩子起好了名字,“丁梓晨”。

家中再无“二人转”

逝者:杜国强 年龄:46岁

逝者:梁 菊 年龄:45岁

关系:夫 妻 身份:生意人

22岁的杜梦宇手机上至今仍留着11月22日9点39分和父母杜国强、梁菊的最后微信通话。

杜梦宇在珠海工作,父母则在黄岛。

知道女儿刚起床,杜梦宇爸爸笑着说:“你跟你爸差不多懒,老爸也刚起床。”

知道女儿在烧鸡翅后杜国强又说:“即使没有比我懒,你也比老爸馋,你早上就做鸡翅了。”

杜梦宇还听到妈妈梁菊抢过手机说:“你老爸是老馋猫,你就是小馋猫,你吃鸡翅就像猫一样。”

杜梦宇说,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在杜家三口人中,爸妈有着东北人的爽朗性格,说话大声,爱笑、爱唱、爱跳。一家人过日子就像二人转表演一样热闹。

时间指向10:08。杜梦宇和爸妈失去了联系。杜梦宇后来才知道,那时爸妈已遇上了爆炸。

杜梦宇说父母总是形影不离,若爸爸不在妈妈跟前,妈妈就会去寻人,“他们笑称是秤杆离不开秤砣,这次也是一起出门。”

杜梦宇回忆,一次一家人吃饭,妈妈为件小事数落自己。杜梦宇假装生气说:“老爸,老妈真啰嗦,我们把她放在黄岛,你跟我回珠海。”杜国强说:“那可不行,我可不想离开你妈。”然后他扭过头看着梁菊说:“媳妇,你下辈子还做我媳妇。”

“下辈子你还做我老公。”“那我还做你女儿,我们还做一家人。”

如今,这些场景已成为杜梦宇最珍贵的回忆。

本版稿件采写(除署名外)/ 新京报记者 萧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青岛市黄岛区发生爆炸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