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连州摄影年展香港著名摄影师秦伟专访

秦伟生于香港,现职独立自由摄影师及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摄影深造文凭讲师。早年留学法国Mulhouse高等艺术学院。以当代西方的艺术造型风格表现东方传统美学思维,获法国文化部颁发国家高等造型表现硕士文凭,并在法国建立自己的艺术工作室。中国近代的变化及九七的香港回归,让秦伟重新思索人生定位,放下塬有的创作计划,以摄影记者之职走上生活前线。95年起,秦开始以6x6中幅度开展其个人拍摄工作,背着相机蹓蹥于亚洲不同地区,以史诗般的影像语言阐述时代的境遇。

2013连州摄影年展香港著名摄影师秦伟专访

记者:您之前是学艺术的,后来转行做纪实摄影,而且都是以人道主义眼光探索变动的世界,是有什么事件让您有这样的改变吗?

秦伟:我之前在法国上学学的是雕塑,主要做当代艺术创作。但是我很小就喜欢摄影,跟摄影有不解之缘,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就送了我一台傻瓜相机。最早是专注于镜头和相机,整天研究摄影书,是摄影发烧友。

93年我在法国呆了10年后回到香港做艺术老师,虽然从小在香港长大,但是对香港有陌生感,香港的人和城市改变很大,那十年香港发过发展很蓬勃。在面对香港回归,香港的一些人对于未来的生活有点害怕,所以社会有点浮躁,当时香港很容易赚钱,大家都在忙着炒股,做生意,甚至于我的学生都在问我“老师,我们这些学艺术的,以后怎么赚钱”。我当时很失落,对自己说要多了解香港,更好的融入香港社会。当时堂哥在媒体工作,就把我介绍到媒体做摄影记者,我想通过自己的镜头记录香港回归的过程,社会的一些变化,了解社会最前沿的情况,希望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记录当时的香港。 97年之后,香港周边的一些亚洲国家也有很大的变化,亚洲金融风暴让很多人的生活大起大落,这与我之前生活了十年的欧洲很不同,欧洲当时社会是高度发展,社会稳定,变动相对少一些,所以我希望能用我的镜头记录下来亚洲国家的一些变化。当时我开始做拍摄计划,到了亚洲不同的地区,有印度、孟加拉国、柬埔寨等,在这些国家的拍摄给了我很多思考的空间,亚洲本来是富裕的地区,但是受到被殖民以及冲突的影像摧毁了亚洲的一些文化。

我开始了我的拍摄计划《另一段地平线》,在这些地区拍摄了很多不同的故事。我的另外一个作品《天堂之下》拍摄的是菲律宾住在坟墓里的社会底层人的生活,这些人生活在贫民窟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生活在坟墓里,我的拍摄不会拍他们的苦,只是记录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的尊严,不夸张他们的痛苦。

记者:那今天展出的《板间人生》是拍摄的香港底层人的生活,您能介绍一下吗?

我拍摄了亚洲几个国家的人文生活之后,注意力重新转移到香港。香港是亚洲非常发达的地区,商业发展蓬勃迅速,但是大城市的背后还是有很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这个作品记录了生活在香港老区两个大厦里的人生活的点点滴滴,这个作品拍了一年。这些人生活的“屋子”是一个60平米左右的房子用木板隔出10个小空间,里面只放得下一张单人床,月租金在1200-1800港币之间。香港有20多万人生活在这样的板间房里。居住在这些“屋子”里老人居多,大多没有工作,他们每个月可以从政府领到3000港币的社保。“板间人生”不仅指这些人的生活空间小,他们的思维,他们的潜能,可选择的空间都是被挤压,不可能舒展出来。

2013连州摄影年展香港著名摄影师秦伟专访

秦伟在摄影展上展出的作品

2013连州摄影年展香港著名摄影师秦伟专访

秦伟在摄影展上展出的作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emilysh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