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代孕产业链调查:公司七八年接待两三千客户

广州代孕产业链调查:公司七八年接待两三千客户

  多名代孕者集中住在广州一个普通居民小区一套三居室的出租屋内,几乎从不外出

广州代孕产业链调查:公司七八年接待两三千客户

晚饭时分,三名女子从代孕者居住的屋内走出来

  医疗技术的进步,让不少“有心无力”的夫妻实现生育的权利,却也让生孩子这种私事能“假手于人”

  ——其中既有经济利益驱使下的伦理越位,也有法规不健全留下的巨大漏洞

  “就算被曝光了,也无所谓!最多让‘志愿者’换个地方住罢了,我们是‘灰色地带’!”广州“X爱”代孕集团“老总”谭小姐和丈夫林先生开车带记者去看“代孕妈妈”的居住地,“警察管不了,最多就是防着居委会,没啥好怕的!”11月14日,当羊城晚报记者按“代孕广告”短信找到谭小姐时,她十分热情,卖力推销。

  广东省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主任医师唐立新介绍,对广东省2000年的结婚人群调查发现,不孕率达14.7%。其中,因女性因素导致的不孕症占50%,男性因素占30%,剩下20%与双方有关。也就是说,每10对夫妻中,就有一对是潜在的“代孕客户”。

  “市场”的需求,微妙催生了一股越来越汹涌的暗流——代孕,这种法律从未允许、但也没有明令禁止,同时备受伦理非议的行为,正越来越“半公开化”。

  推销

  “七八年接待两三千客户”

  “×爱代孕集团助圆您的孩子梦!专业试管代孕,供卵,基因筛选等高端生殖服务。六年诚信品牌!电话 1814483××××”……当记者看到这条显然是群发的代孕信息后,非常惊讶:难道“代孕”已经如此“普及”?

  事实确实如此。在微博,输入“代孕”等关键词,一下子蹦出6000多条信息,其中约一半是真实的代孕广告。

  输入“代孕”二字,也马上蹦出500多个用户名,所在地显示为广东的就有300多个。其中大半注明提供代孕服务,1/3为招聘代孕妈妈,还有少量求代孕者。

  准备好对方要求的身份证、结婚证后,记者首先约见发来短信息的谭小姐。途中,谭小姐来电要求更改见面地点。很快,谭小姐出现了。她穿着套装短裙,化妆盘头,像个美容顾问。掏出一个文件夹后,她熟稔地要了杯果汁,开始“谈业务”。

  记者出示相关证件,在昏暗的灯光下,谭小姐并没有认真检视,而是更侧重于观察记者的衣着以及随身饰品,随即开始热情推销起来:“我们公司已经做了七八年了,总共做了两三千个客户,成功率达70%,尽可以放心!”

  为展示“实力”,她打开手机相册,照片上是她抱着一个男婴:“这个孩子是上个月出生的,客户刚刚接走,你看,多健康!父母高兴得不得了!”

  接着,又打开手机短信:“这条短信息是浙江一个客户发来的,她明天从杭州飞过来,我会去接机,然后谈捐卵、代孕细节,应该很快就能签约了。”

  正在说着,一个电话打进来,谭小姐不无得意地说:“太忙了,今天下午就有两个客户,我公司里有六七个人,光助手就有好几个,但很多业务还是要亲自跟进。”

  谭小姐甚至把老客户的协议书也展示一番,身份证等个人信息一应俱全——“这个客户的协议还没拿回去,2012年1月签的,要求生3个,一共165万元,3个小孩今年才生完,大的有8个月,小的也就3个月。她46岁,需要捐卵。你如果担心隐私泄露,可以在全部完成后,把协议拿回去。”

  谭小姐以前在武汉为一家代孕公司打工,2008年自立门户,但2009年,原公司被媒体曝光,而她依赖完成手术的武汉两家医院也被“暴露”了,不得不“转战”广东。“广州计生方面监管比较严,原来是在珠海做手术,但成功率比较低,比不上广州医院的技术。所以现在在广州的医院做手术,等孕妇情况稳定后、再回到珠海去生。”

  谭小姐的丈夫林先生还告诉记者,公司曾经在2009年被广州媒体曝光,“也就是挪挪地方,那几天低调一点就可以了。哪条法律能判我们的刑?”

  承诺

  “‘包生套餐’57万元”

  记者告诉谭小姐,夫妻都有生育能力,只是不愿意辛苦自己十月怀胎,所以寻求代孕。谭小姐马上回应:“那更没问题!你们应该很快会顺利有孩子的。”

  谭小姐自称客户来自全国各地,其中广东、浙江的最多,“这两个省的人有钱、做生意的多,普遍喜欢多生、喜欢要男孩”。代孕客户分几种:一是夫妻有生育障碍,无法顺利怀孕,其中部分还要另买卵子;二是女方年龄较大、无法生育;三是夫妻是公职人员或国有单位人员,担心超生失去工作;四是男同性恋者,寻求购卵代孕。

  多少钱才能完成代孕?谭小姐爽快地从文件夹里拿出两套协议,让记者拿回家去和老公“慢慢商量”。“既然你们两身体情况都很好,估计卵子、精子质量也不差,索性买个57万元的‘零风险’套餐,包生!”

  所谓“零风险”,是指在供卵方基础卵泡多于8个、在生殖中心做成的胚胎多于6枚,供精方精子活力综合不低于5%的前提下,保证在两年内至少有一名健康婴儿出生。按照协议,签约时客户要支付10万元,在婴儿交接前,客户需要陆续支付47万元,最后一笔10万元在交接婴儿时付清。而另外两种套餐,最便宜的也要38万元,在婴儿交接前,客户需支付32万元。

  “技术过关吗,手术在哪里操作,能在大医院做吗?”记者追问。

  “国家对试管婴儿管得比较严,所以我们都是另外找医生做的。我们公司有两家医院做,都是挂靠在其他医院的,正式医院的医生不敢做的,发现了要被吊销执照。但是你放心,操作的医生技术都很成熟,都是大医院出来的医生。”

  对于整个流程,谭小姐轻描淡写:“夫妻前期做一些检查,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开始和‘志愿者’(即“代孕妈妈”)一起调整生理周期,然后在第二个月打促排卵针,大概要每天打、连续12天左右,然后休息一天取卵,整个过程半个小时就完成。其他的事情就由我们来包办:3天之后移植到志愿者子宫,大概12至15天后就能知道是否怀孕,因为首次试管的成功率只有60%-70%,所以如果不是零风险套餐,试管不成功还要加钱重新做。成功怀上之后,你们就安心等着抱孩子!”

  “这些协议都是见不得光的,怎么保证严格遵守?”记者问。“绝对可以放心,我在全国做广告,底下还有很多人帮我做业务,全是靠诚信做事,1/3的客户都是熟人介绍过来的,何苦因为你一个人砸了招牌?”谭小姐说,而且“客户可以全程监督,比如分期付款时就能看到‘志愿者’,还能拿到孕期检查结果。”

  “是在大医院生产吗?怎么保证孩子就是我的?”记者再问。“我们都是在大型医院里产检、生产,类似妇儿保健院这样的。广州管得严一点,不过你放心,现在医疗技术很好。珠海、武汉那边我们也有据点,那里管得松,可以在市妇幼、省妇幼这种当地最大的医院里生!交接之前你可以做DNA检测啊,是你的才收!”

  “57万元套餐如果不成功,一期支付的10万元也可以退吗?”记者仍不放心,“可以全退!”谭小姐回答得很爽快。记者再次核实:“假如10万元支付后,‘志愿者’一直怀不上怎么办?”谭小姐这才尴尬地笑了两声:“我当然是希望做成功的,因为这10万元还不够我的成本,交给医院(包括试管婴儿、胚胎培养、移植入代孕者体内等)的手术费就要七八万元,还有养志愿者的报酬……如果你取卵两次都不成功,我至少要亏掉30多万元……所以我们一定是想成功的,一次不成,不是还有胚胎吗?再做啊。”

  见记者有顾虑,谭小姐还主动出示了她的身份证和驾驶证:“签约时会把我的证件号码都提供给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