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专家披露调研结果:60%城市家庭愿生二胎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刚一公布,放开“单独二胎”政策就立即引起高度关注。《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哪些因素促使政策放开?“单独二胎”是否会带来人口激增?能否缓解老龄化进程?放开“单独二胎”是计生政策弱化的信号吗?本报记者专访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翟振武教授,对政策相关问题进行解读。

“不全面放开,避免人口数量突升突降”

记者:前期调研做了哪些工作?放开“单独二胎”政策主要基于哪些考虑?

翟振武:对计生政策的调整和完善需要大规模的调查,了解现阶段的生育率水平究竟是多少,人们的生育意愿是什么情况,农村城市如何分布,各种政策的实施方案可能对人口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要对人口做大量的模拟、测算,比较哪种方案最有利于中国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理解“单独二胎”政策,首先要明白我国整个计划生育政策的演变背景。在上世纪60年代,我国总人口6亿的情况下,每年净增人口最高达到2300万左右。因此计划生育政策最初主要是为了控制人口过快增长。而现在,总人口13亿的情况下,每年净增人口只有600多万。按照这样一个趋势发展,预计到2028年,中国人口将进入零增长的状态。也就是说,人口过快增长的凶猛势头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抑制。

这当然是计划生育取得的重要成就之一,这项政策的正面作用是主要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也是完全应该的。但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口形势的变化,现行政策一些负面影响也在显现。比如,老龄化速度加快,未来潜在劳动力供给短缺、出生性别比失衡、失独家庭问题突出、家庭结构不够合理等。

为了适应人口形势的变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需要对计划生育政策进行不断的调整和完善,包括逐步放开独生子女政策,从之前允许“双独二胎”,到现在进一步放开“单独二胎”。

记者:为什么是放开“单独二胎”,而不是全面放开二胎?

翟振武:从“双独”到“单独”逐步放开二胎政策,而非全面放开,其中两个重要原因,一个是中国人口的数量仍然在增长,人口数量和结构的问题是并存的,两个方面要统筹考虑,既不能因为调控人口数量而引发过快老龄化,也不能因为减缓老龄化而放弃人口数量的调控;第二个重要的原因在于避免人口数量的突升突降。生育的突升突降,尤其是扎堆生育往往对经济、社会引起的动荡比较大,不利于长期均衡发展,因而政策的调整和完善也需要逐步地、渐进式地进行。

以金猪宝宝为例,在金猪宝宝的前一年,北京才生8万多孩子,而金猪宝宝那一年,北京生了14万多。之后又有奥运宝宝和去年的龙宝宝,北京常住人口一年大概就生了十五六万孩子,要加上流动人口,就有20多万了。这样的结果是北京的妇产医院一床难求,金猪宝宝们长大以后,上幼儿园极其紧张,接下来又该上小学极其紧张。相比之下,“单独二胎”政策就比较科学,符合我们的实际情况,考虑了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要素。

另外,“双独二胎”和“单独二胎”的政策功效不太一样:允许双独生二胎,避免了“421”家庭(即四个老人,一对夫妻,一个孩子)的出现。而放开“单独二胎”则能够有效避免第二代独生子女的出现,也就是说父母只要一方是独生子女,那么下一代就可以选择不再是独生子女。

“头几年,会有一个小的生育高峰”

记者:放开“单独二胎”,是否会出现人口激增?

翟振武:在政策实行后的前几年里,的确会有一个小的生育高峰,总和生育率将从现在的1.6提高到1.8左右,最高不超过2。伴随着出生人口的增多,必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对资源环境所造成的压力。但由于不是全面放开二胎,而是一个逐步、渐进的过程,所以不会出现出生人数的大幅暴涨,对各方面的冲击也就不是那么大。各省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可能出现事实上的有前有后,有快有慢,对人口堆积也会有所缓解。

另外,“单独”家庭是逐渐出现的,根据测算,现在“单独一胎”的家庭大约有2000万左右。“单独二胎”政策对城市育龄人群的影响相对更大,因为独生子女主要集中在城市,在农村,独生子女的比例本来就不是很高。

记者:当前人们的生育意愿是怎样的?如何看待大城市人们“想生不敢生”的现象?

翟振武:根据我们的调研情况来看,城市生二胎的意愿相对低一些,平均大概有60%,农村则要高得多,80%到90%都想生两个。尤其是许多人觉得,最好一男一女。

另外,从政策的关注度也可以大概看出人们的生育意愿。放开“单独二胎”的政策刚有一个大方向上的公布,就有很多人互相打听,如果没人想生,觉得跟自己毫无关系,怎么会如此关心政策的变动呢?

但是,生育意愿并不一定完全转化为生育行为。大城市里生育成本高,想生不敢生,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政策上不限制,是对选择权利的尊重,给予尽可能充足的选择空间,至于要不要生二胎,完全可以是大家自己来选择。在西方发达国家,随着教育程度的提高,经济的发展,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养育孩子的成本越来越高,而收益却越来越低,这些因素都导致生育率的下降。在中国城市化发展过程中,养育孩子成本提高,生育率下降,也符合这样一个规律。

“‘单独二胎’不可能扭转老龄化的趋势”

记者:近年来,老龄化进程日益加快,有观点认为,“单独二胎”是缓解老龄化问题的一个有效途径,您怎么看?

翟振武:“单独二胎”政策的实行对减缓中国老龄化的过程、降低老龄化的程度的确能起到一定的作用,据估测,相对于以往政策而言,实行“单独二胎”政策以后,老龄化的程度能够降低3到4个百分点。

但这并不能解决老龄化的根本问题,也不可能扭转老龄化的趋势。除非回到生五六个孩子的时代,才可能使中国重新进入一个年轻化的过程,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中国不可能再年轻了。放开“单独二胎”只是为我们应对老龄化挑战赢得更多的准备时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老龄化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

记者:有观点认为,当前的“人口红利”在加快消失,“单独二胎”是否可以延长人口红利期,解决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翟振武:我觉得这个影响还是有限的,人口红利不会马上消失。我们现在有9.3亿的劳动力,虽然比去年减少300万,但相对于总量而言,减得还是很少的。9.3亿左右的劳动力数量大约还可以维持十来年,预计到2020年至2025年前后,才会出现较快的下降。

单独二胎放开以后,每年也就是多出生100多万到200万的人口,对未来劳动力长期供给短缺的问题能够解决一部分,但并不是根本。经济发展要靠转变经济增长方式,而不是靠多生孩子。对于现在大量的劳动力短缺,要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把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变为技术密集型产业,而不能靠多生孩子去维持我们所谓的人口红利。

“不搞试点 直接启动‘单独二胎’”

记者:有人认为,放开“单独二胎”是计划生育政策弱化的信号,您怎么看?

翟振武:我觉得中央这次强调在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的前提下启动单独二胎政策是很有意义的。放开“单独二胎”绝不意味着计划生育的取消或削弱,“单独二胎”同样是计划生育。

中国的计划生育取得了很大成就。像现在的年轻人都没办法想象,在六十年代,平均一个妇女要生6到7个孩子。仅仅过了四十多年,人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很大改变。计划生育对经济增长、缓解资源环境压力以及对妇女健康都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如果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那中国人口要比现在多4亿人,对粮食、能源、住房、教育等各方面都会带来巨大压力。所以计划生育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都有非常重要的贡献。计划生育政策是在完善和调整,使之符合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要求,而不是取消。

记者:“单独二胎”政策的具体实施方案会是怎样的?是全面、同时放开,还是分阶段、分区域进行?是否会搞试点?

翟振武:目前具体的实施方案还没有公布。目前中国的计划生育条例是由各省自己制定的,不是全国统一的。在三中全会的《改革决定》中,说的是“启动”,这只是确定一个大的方向,但各个省还要修改自己的计划生育条例,不大可能一刀切。全国各省修改条例要有一定的时间和过程,所以会在事实上形成各个区域不一样、时间点不一样,每个省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尽相同。比如之前,江苏、四川的城市和农村都是“一孩”政策,而在山东、安徽、河南的农村,实行的是“一孩半”的政策。

单独二胎从来没有做过所谓的试点,像山西翼城的二胎试点是在八十年代搞的,并不是基于单独与否的考虑,跟现在这个政策的背景完全不同。现在放开单独二胎,不是说先试一试看看再研究决定,而是直接启动。

实习记者 宗媛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alih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