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做客腾讯演播室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做客腾讯演播室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做客腾讯演播室

著名艺术家,本届年展参展艺术家王宁德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监段煜婷做客腾讯演播室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的网友,大家好!欢迎观看这一期的腾讯访谈。今天我们演播室请来了两位摄影界的大家,来给大家分享一下今年的连州国际摄影展的一些情况,一位是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总监段煜婷老师。另外一位是著名的艺术家也是今年年展的艺术家王宁德老师。

王宁德: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两位老师来到我们的演播室。大家知道今年的连州摄影年展是从11月23日持续到12月12日。咱们这个年展今年是第九届了,每年都会有一个主题,去年像故事离真相有多远,之前还有我的照相机等,今年的主题是告别经验,大家看到这个主题之后肯定都会很好奇,也有很多疑问。我们要告别哪些经验,我们为什么要告别经验呢?段老师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主题是咱们产生的?还有我们怎么来理解这个告别经验?

段煜婷:连州摄影节这个主题每一年会在中国摄影界引起一个话题,引起一个讨论。实际上我们这个主题并不是凭空而来的,也是在我们主创的策展人团队,实际上是在长期的研究中国当代摄影的发展还有世界当代摄影面临的现在的状况。在研究这样的一个摄影发展的基础上,来进一步的回望中国的摄影到底这个时代,比如说具体到今年,我们应该探讨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才能够对中国摄影师有帮助。我们今年的主题是告别经验,因为我们知道现在消费时代,消费时代带来的巨大的商业的冲击,商业已经侵蚀到了艺术的创作,侵蚀到了艺术本身。另一个方面,艺术家在面对商业时代到来的时候,有时候可能会被这种商业时代所裹挟,因为艺术市场那么火爆,很多人真的是为了这个市场,为了去出售自己艺术作品而去创作。这就为了艺术而去生产,变成了艺术生产了。为了艺术消费而去生产。另一个方面摄影艺术发展到今天实际上在发挥它的创造力,实际上已经是非常难的,因为摄影艺术经历了现代主义时期,因为它是现代主义时期的这样一个产物。然后到了后现代主义时期,无数的摄影史上的大师创造了无数的流派,无数独特的新颖的语言。在这个时代,艺术家再想创作实际上也面临着一个艺术史上大师的高峰,是很难逾越的。因为这些大师通过他们的作品建立了一些艺术创作的规律。这些规律到了现在有可能变成当代艺术家的一个包袱,他逃不脱这个规律,可能学习摄影是从这里来的,那么怎么样才能够既学习了摄影史又能够有自己独特的创造力。这个也是我们希望今年在这个主题下告别经验的主题下跟所有的中国的摄影艺术家和来自海外的摄影艺术家共同探讨的一个话题。

主持人:段老师,咱们在策展的过程当中,怎么样来阐述这一主题呢?有没有具体的案例跟大家分享一下呢?有没有具体的艺术家的作品呢?

段煜婷:我们有一个特别的主题展,主题展是力图更加具体的探讨这个问题,参加主题展的艺术家有14个,有三个欧洲的艺术家,其中有一个丹麦的艺术家非常有意思,他一直在探讨摄影、软雕塑和行为这之间的关系。同时他也在提出问题,就是说为什么这个作品一定要在博物馆展出吗?博物馆的这种展出形式是不是一个最好的形式。这个作品就非常有意思。他的作品的参与性非常强,他在14个国家做过这种互动式的展览,那怎么样互动呢?他的作品在现场制作,然后会邀请来的观众共同参与,然后一人给一块儿很大的软的面团,让观众用这个面团做一个面具靠到自己的头上去,然后他再进行拍照。这个作品是互动性和参与性非常强的作品。这个面团实际上象征了某种雕塑,是一个软的雕塑。它其实也在消解雕塑这个概念。它可能就是一个最简单的面团,任何一个普通人可以去做一个自己想要的样子。这个互动的行为也是一种介入性很强的行为。最后他再把套上面团的观众照一张照片,最后作品的呈现,以后的展览会是一个照片。这是非常有意思,它探索了很多摄影的可能性和各种艺术之间的交融。

当然国内的艺术家也有11个国内的艺术家,作品都是在探讨摄影的各种可能性,另外也会在语言的样式上进行创新。我觉得非常值得推荐的一个艺术家是坐在旁边的王宁德,王宁德这么多年也是一个在当代摄影这个领域已经是一个非常著名的艺术家。他的特点就是从传统摄影走过来,但是他一直在希望探索摄影更多的可能性。有时候我们说,他这个作品折腾得特别大,有的时候看上去好像离摄影都有点远了,可能有的人一下子会看不明白。但是我觉得他正是用这种难度非常大的去挑战自己,然后让我们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主持人:王老师,刚才段老师提到了您的作品,您的作品今年将在影展上展出,作为一个创作者,您的创作的过程或者是您给大家具体介绍一下您的作品。因为这个作品我们大家都还没有看到,不知道在年展上展出会是什么样的形态?

王宁德:今年的连州摄影节段小姐请我过去参加这个展览,我对她的主题告别经验是非常有兴趣。这两年我在做一些新的作品,探讨的其实是摄影的本质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光、色彩等等这样的类似,什么是摄影,什么是拍摄,什么是影像这个结果。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工作呢,其实告别经验在我这儿理解其实是在中国古代《画论》里就有这样的说法,我们告诉一个年轻的学生学画有几个步骤,一个是从无法到有法,你进去了之后,学得很像八大,很想谁谁谁,当你学完了之后你要从那里走出来。这个走出来就是由法到法。这个艺术家开始成熟起来,开始有了自己的笔墨,艺术家了个性从这里才建立起来。从有法到无法的过程其实跟连州年展的主题是非常一致的,它内在有一种共同的精神。

作为艺术家,他既要从学习大师当中得到一些经验,得到一些规律,但是他在创作的时候,他又要拼命的把这些东西忘掉,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悖论的事情。你学得越深意味着这个东西占据你的经验,占据你的头脑就越多。你学得不够,那么你又缺失了这样的经验,你可能自己又会多走很多弯路。遇到这些问题之后,其实这些问题对我来说也同样存在。比如说在以前,最早的时候我在报社工作,当时很年轻,喜欢的是战地摄影这样的一些东西,青春热血,摇滚乐。是这些激情的东西。到后来,因为年轻人刚到社会上看到很多不公平的事情或者是看到弱小的被欺负,强势的恃强凌弱很自然的又转到纪实的摄影里去,拍了很多苦难的人,边缘的人在小镇上跳舞,卖艺的一些女孩等等这样的。其实是从这样的一个角度去考虑问题。

一点一点其实这种具像的摄影里,我在里边看到了荒诞性,或者是这个社会的一些本质。这些东西它在纪实摄影里能不能表达出来,我觉得是可以的。随着你对这些问题的深入的研究和探讨,你总觉得这件事情它不是这么表面的一个事情。你会促使你向深层去思考,我们这个国家为什么会这样,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这个生活当中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些不如意,而有一些事情又真的是我们短时间之内没有办法改变的。这个时候我就开始走向一个内心的叙事。可能是我做的时间比较长的,做得跨度差不多有10年的时间,这个系列叫某一天,也曾经两次在连州摄影节展出过。

主持人:是当代摄影最具表现力的或者是代表性的一个作品,大家都很熟悉。

王宁德:之一。当这些路程走完之后,其实就很自然的,因为看了一些哲学的书等等,开始对这个东西有思考。其实读书有的时候并不能彻底的解决问题,而且有的时候会让你越来越迷茫,因为你发现,原来我的这个问题别人身上也存在。有的时候其实不是帮你解决了这些问题,而是你得到了一种这些问题被认同的快感。支持你继续读下去,原来这个伟人和你有同样的问题,你会自然的沾沾自喜。

回到今年的作品其实是花了两年的时间去研究这些影像的基础的问题。怎么考虑的?我们在生活当中遇到的任何问题在我这儿,我的解决方法都是回到初衷,我是东北人,东北人的土话叫做理一理,我们理清楚这件事情。比如说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说为什么会这样,回到最初最初的原点去,两个人相遇的时候怎么产生的这个矛盾。

我觉得在摄影这里边,其实这些最初的问题就是光、影、成像、拍摄的动作,眼睛。我们的这种视觉的感知,光是一种能量还是一种物质,还是一种不存在的东西等等等等这样的东西。

这次在连州呈现的作品也是需要花费大量的劳动力去做的一个事情。每件作品可能都需要,如果我一个人做可能需要两个月的时间。

段煜婷:工艺上也比较复杂,是一个摄影的装置,不是一个平面的摄影。

王宁德:呈现出来的时候感觉是特别极简的东西,在做这个东西的过程中,反而做这个工艺的劳动过程中,其实不是一个艺术家影响,我反而是像乔布斯这样的人影响了我。他对那种工艺最终呈现的这样一个极致完美的追求,这样的一个苛求。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乔布斯他不是一个商人,他是一个艺术家。我觉得是这样的。

主持人:王老师,您的作品展出之后,您会给他一些阐释吗?作为普通大众,您是探索了事情的真相和本质。对我们来说可能有点抽象,不可以理解。你会给他做很多阐述吗?让我们自己来理解。

王宁德:可能你们编辑的时候我会给你们一些图片,网友看到可能会更清楚,它其实是把一张完整的照片用激光输出之后是透明的,然后把它剪碎,经过精密的计算,又立在一个压克力板上,它的投影可以重新组合成一个图象。之前我们看到一个照片至少是物质的,这次我呈现的东西其实是照片的影子。我觉得这个问题是特别重要的。其实在连州会呈现八张大幅的作品,其中有50%左右是抽象的形式。还有40%、50%是有内容的。但是这些内容是我只会交待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是我的父亲或者是一棵杨树。现场的观众会特别清楚的感受到他意识到的这些问题。至于这个人有什么样的故事,这个是这个作品里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在整个这个系列的作品里,我的计划会延续三年左右,我都不会去阐述这个图象的故事。因为我并不觉得,相对于当你看到一张照片,这个人你马上知道他其实他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了,今天他已经不是这个样子了,或者是他已经死去了。相对这样一个事实来讲,这个人姓什么,叫什么,多大年龄,发生过什么故事,这个事情特别不重要。

我们面对摄影的时候,其实摄影最大的魅力我觉得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所以说当观众看到一个东西,他只有在光的照射下他才呈现出来,光消失的时候他就消失了,他们自己会有一个自己对摄影乃至生活和生命的一个认识。

主持人:王老师创作这个已经不是拍照本身了,可能是比较超前的新媒体把各方面的元素都加进来这样的一个作品。

王宁德:但是它的起始和灵感还是从摄影出来的。

段煜婷:它的探索实际上是探索摄影上的根儿是怎么来的,影像是怎么来的,是从光来的,非常具有实验性的一个作品。很多人会看不懂。

主持人:大家肯定会很惊讶,原来摄影还可以有这么多的形态。

段老师,我们通过王老师的一些介绍,我们了解到艺术家,你在创作过程中真的是要不断的反思与探索。你要放弃之前已经被大家认可的一些符号。您觉得是不是在这个时代,摄影艺术家他是不是应该去探索一些新的拍摄方式,甚至找一些新的媒介。因为在这样一个时代或者是在大众影像泛滥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拿相机拍摄。特别是现在手机在记录某些突发事件现场的时候可能比相机还好用。作为一个专业摄影师,他怎么样才能体现他的价值呢?

段煜婷:这个实际上也是我们专业界近一两年在探讨的这个问题。这个时代确实是进入影像泛滥的时代。我在阐述前言里也说,我们几乎已经找不到一片没有被照相机光顾过的角落了。这个时代艺术家可能不一定需要再身临一线去记录现场发生的事情,或者是这个世界有意思的角落。因为这些照片实际上已经被很多人去拍了。也许在那个时候比如说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新闻事件发生的时候,有时候摄影师根本不可能在那个现场。那那个时候可能恰巧有一个普通人,他拥有一个像素非常高的手机,他就记录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时刻。这个照片将来有可能成为摄影史上非常重要的著作,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以前的摄影史也有过这样的案例,现在的摄影师我们的创作并不需要一定要去现场去拍摄这种写实性的或者是描述性的作品了。我们可能更需要在面对这样一个图片的海洋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更多的艺术家,我特别觉得当代的艺术家应该更是一个研究者,更加具有一种像研究学问一样的态度去研究艺术,去创作作品。面对摄影这样一个媒介,我觉得艺术家应该是去研究大量的已经产生的泛滥的影像,在这里边归纳整理然后提高自己新的思想。当代艺术实际上很多时候在用现成品创作。艺术家在归纳整理,在去研究当代世界里所呈现的非常纷杂的图象的时候,实际上就是一个认识世界的过程。找到自己的一个新的思想的过程。或者说在这里边会开启新的思路,会有新的创作点出来。

我这里说这样一个方式实际上可能只是其中的一种,但是它可能会开启一个新的方向。对职业的摄影艺术家来讲,就是要翻回头来想一想,是不是我们一定要举起相机,走遍世界,没有人探索过的角落。像一个苦行僧似的或者是像中国的洛丹式的行走,做行走式的观察和拍摄。这个也是现在有很多中国摄影师曾经经历过这样的阶段的摄影师也在反思的问题。因为他们很多人也感觉到这已经是一个瓶颈了。

再这样创作下去还有意义吗?我言说的故事还有意义吗?是不是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全部都知道,你根本就不用再去,有一些层面已经说过无数遍了。而且是用雷同的方式讲过无数遍了。再讲述或者是还困扰在里边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我们就说要告别这种经验,要走出老的摄影史上大师们所创造的摄影样式。甚至是摄影的拍摄的内容,甚至是一些传统的对摄影评价的一些趣味,来去寻找一些新的方向。因为这是一个信息的时代和图象泛滥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我们应该更加自由的创作。更加摆脱一些传统的创作方式来分析。我觉得现在信息爆炸了,我们需要擦亮自己的眼睛,然后去理清一个新的道路,然后分析现有的道路上有些什么是我们应该扬弃的,有些什么我们应该坚持。

主持人:我昨天参加咱们的新闻发布会,很有幸看了一些要展出的主题展的作品。我看到很多作品可能是那种特别新锐的那种。那咱们这个告别经验是不是等同于新锐?

段煜婷:新锐当然只是一个说法,其实新锐这个说法代表了某种创新,也是艺术的精神,艺术需要不断的创新,不断的批判,不断的颠覆。这是一个趋势。应该要有更多的呈现新的面貌的作品出现。而且我们在选择每一年的参展作品的时候,实际上我们的判断标准也是,这个艺术家有没有在作品里边提供他新的观察和新的思想的维度,有没有提供独特的观看的方式或者是观看的点。甚至有没有在既有的这种摄影史的语言脉络当中找到一些新的突破的点。当然这种突破是非常难的。如果是大的突破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时代很难有原创性的作品了。哪怕能够找到有一些超越的东西,我们会觉得特别珍贵。

主持人:咱们刚才也聊到这种创作性的或者是抛弃原来的拍摄经验的一些可能会成为今后摄影这样的发展趋势。咱们连州摄影年展是不是以后展出的作品主题可能也会往这方面来靠拢呢?

段煜婷:连州摄影节实际上在国内大家一致都认为它的特点是它在学术上有可能会走得更加实验,更加有探索性。实际上我们从第一届开始我们就希望探索的摄影更多的可能性,而不是仅仅囿于摄影本体当中去探讨摄影,因为这个时代是打破界限的时代,媒介也是各种媒介相互交融,这样才能够有更多的更多的未知的东西碰撞出来。连州摄影节一直就是一个非常实验的平台,以后也会是一个希望大家来这里探索摄影的各种可能性,各种未知的领域。

主持人:希望大家能够看到比较超前或者是世界上比较先进的一些东西在这儿。

段煜婷:对,可以这么说。

主持人:王老师,现在您在这一次展出的作品可能花了两三年的时间来创作。接下来呢?因为我之前听说您是一直在不断的探索与挑战摄影的可能性。接下来您有没有什么新的拍摄的打算?能不能先透露一下?

王宁德:其实这个作品所谓两年其实是做了很多实验,他的很多工艺和技术在一开始的时候是特别困难的。做了很多失败的实验,其实这些实验也包括我自己思维上的转变。从这一点上来讲,我觉得要讲告别经验其实是一个特别困难的一件事情。现在我自己觉得好像是理得比较清楚了。仅仅是有一个框架,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我会把它丰满起来,等于今年在连州呈现的可能是它的第一部分,接下来可能会有一个个展循序渐进的往前去。

再往下走的话,我总结了一下我自己对做摄影的方法,其实我是一直用坏的标准来做作品的。坏品位,为什么这么说呢?比如说在我早期的小镇上的舞蹈拍的是在正常人眼里看的是丑陋的东西,是一些粗陋的或者是低俗的人。某一些这些作品里都是一些坏照片,所有的人都是闭着眼睛,好照片睁开眼睛应该是一个好的标准。这几年把照片干脆剪碎了再拼凑到一块儿,表面上看起来它很华丽,其实它后面包含着破坏的心态。其实是跟我们这一代人的教育和经历分不开的。摄影是我这一生当中唯一完整的学习的一门技艺,它是一门技艺,同时也是一门学问。对于我们70年代出生的人来讲,我们天生对这样的一种灌输和这种思维方法我们天生的是抱有一种怀疑和不信任。所以说当我面对一个完整的摄影体系的时候,我第一步想的首先是怀疑它和破坏它。奇怪的是破坏完了之后,似乎又建立起一点什么来。

我今天总结也许这也是一个方法。

段煜婷:其实也是当代艺术颠覆的精神。

王宁德:接下来我还会做更多的破坏摄影的事情。

主持人:刚才王老师聊的这些特别符合咱们今年这个主题,就是告别经验,不断在创新,不断在打破原有的定势的东西。

段煜婷:这个其实也是我们希望摄影艺术家能够不断的像王宁德做一些更多的尝试。当然不是效仿他的样子,这是一个提示。

王宁德:当代艺术在中国的翻译其实是里过几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包含着,最开始的时候它叫做前卫艺术,后来叫新锐艺术。后来叫实验艺术,最近十年才叫当代艺术。那意味着当代艺术里边很重要的一个核心都包含了这种新锐实验,前卫这样的一种精神。所以说今年连州摄影节是特别值得期待的,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好的总体的主题。

段煜婷:我想补充的是今年我们在国际部分也介绍了一些以前从未介绍的区域。比如说我们之前曾经介绍过欧洲的一些摄影发达的地方,还有北美的摄影。我们今年介绍的是北欧摄影。北欧摄影实际上在欧洲是一个非常有创造力,有活力的区域。还介绍南美摄影,南美洲的摄影,像巴西、阿根廷都是摄影非常繁荣的地方。那里有很多摄影节,然后还有我们亚洲地区也介绍韩国摄影,新加坡的摄影,还有香港的当代摄影。所以今年会有一些不同层面的中国的观众没有看到过的区域的摄影呈现。

主持人:那挺好的,像很多专业的和普通的摄影爱好者都会到连州来参观我们的展。

咱们刚才提到一些专业和主题展的那部分,那对普通的这种,像我这种不是搞摄影研究的普通大众去看的话,有没有一些值得推荐的活动大家可以去参加或者是哪些展览大家可以去看呢?

段煜婷:最有意思的是普通观众可以参与我们的面团肖像的那个活动,艺术家会来到现场,每一次做展览的时候,他会邀请最普通的人参与,给大家发面团,做面罩套在自己的头上,他跟一起互动式的进行创作。现场我们有一些展览设置,希望观众能够互动的,比如说戈培葛培的“别看我”那个展览,特别要求不要把我放到展厅里面,就把我放到展厅和展厅的过道里,他就做了这样一个摄影装置。他拍了很多公共场所的人走过来的照片,或者是一些人,反正人比较多的照片。他会把那些看的人全抠掉,没有了。然后他会把抠掉的部分做成镜子的样子。我们放置在空间里,观众走过去的时候会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这个也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互动性非常强的展览,会非常有意思。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那个面团非常有意思。艺术家来了,给你一个面团,把这个面团放到脸上,他会给你拍照是吗?

段煜婷:会拍照。他还会送给你一幅。

主持人:网友可以看一下,说不定你今年看了照片,明年在法国一个什么展上可能展出你的这一幅作品。

段煜婷:我们还有一个展览,有一个摄影师叫刘远,他做了一个跟这个普通人特别互动的展览。我们会放到广场上,因为他拍连州拍了八年,里边有很多普通的连州市民会出现在画面里边,广场那个地方就是一个特别大众互动的地方,很多的当地的市民就会过来参观。参观的时候他们会在照片里找到自己。摄影师也会送他们一幅作品。

主持人:感谢两位老师今天聊了这么多,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因为明年就是咱们连州摄影年展的十年了。一般对咱们来说十年就是比较重要的一个节日。咱们明年的年展十周年有没有一些特别的策划?或者是特别的活动?

段煜婷:这个实际上我们也在构思明年的。因为明年是十年,实际上是一个结点,是一个大庆。我初步的想法就是希望能邀请前十届的这些特别优秀的艺术家或者是参与前十届策划的重要的策展人,总策展人,还有在前十届在这个舞台上曾经发光发彩的这些人全部把他们请来,做一个回顾性的这么一个东西。

主持人:那明年展出的作品是不是也会多?因为昨天发布会听您说,在改造另外一个新的展厅。

段煜婷:对。这个是我们连州市因为它非常重视摄影,也希望摄影节是将来城市发展的重要的文化产业,一个亮点。因为我们实际上在很多年前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一个中国摄影之城这样一个称号。我们连州市的领导也希望进一步发展,我们会从今年开始摄影节结束之后会开发一个新的展区出来。也是一个旧工厂改造的展区,因为连州的展厂大家知道是非常有特色的,都是由一个50年代的粮仓还有两个老的工厂改造的。我们明年推出的也是一个老工厂改造的一个新的展区。而且我们会邀请在当代艺术空间改造方面非常有经验的建筑设计师共同参与。

主持人:时间有限,今天就聊这么多。非常感谢两位老师来到我们演播室,给大家分享了这么多有关摄影还有连州摄影节的一些情况。也希望广大网友前去连州来参加咱们这个盛会,谢谢两位老师!

王宁德:谢谢!

段煜婷: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emilyshw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