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盘点暴力拆迁现象:株连亲属 半夜突击

  暴力拆迁征地是近年来社会经济发展中一个老问题,国务院新拆迁条例已于两年前废止行政强拆。然而,强拆行为在一些地方仍没有得到根除,反而随着用地趋紧的形势,手段更加隐蔽,由此也引起了一些群体性事件。株连式拆迁,突击式拆迁,变“拆迁”为“拆违”玩法律……多种“柔性变身”改变不了强拆的事实。

  株连式:亲情人伦当武器

  因婆婆为拆迁对象,湖南长沙市天心区的小学教师谭双喜近日收到区教育局通知,将其调往拆迁指挥部工作,直至婆婆签订拆迁协议。无奈之下,这份通知25日被谭双喜曝光在微博上,引起强烈质疑。目前,当地教育部门表示已撤销调岗的通知。

  今年8月,福建省闽侯县委组织部向该县教育局发出通知,抽调一对夫妻教师去协助拆迁,而拆迁对象则是女方父母的房子。据当事人反映,因“被协助拆迁”已被学校停课达50天。数年前,《中国青年报》曾报道闽侯第三中学教师詹爱芬因没能做通公婆征地拆迁的思想工作,突然被“借用”到偏远山区初级中学。

  根据媒体报道,最早于2004年湖南省嘉禾县大规模使用的“株连式拆迁”被曝光后,这个“无良路径”就不断被拷贝,株连拆迁的荒诞剧一直不断上演。

  突击式:强拆党上起夜班

  如今,白天强拆已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强拆党”也上起“夜班”,誓将拆房进行到底。

  网民爆料称,12日凌晨4点,云南省文山市开化街道大兴社区第四经管小组在未与开发商达成最终赔偿协议前,房产遭到强拆。帖子称,拆迁人员把住户赶出来后就拦着不让进,还让有关人员赶紧动手,确保天亮之前拆好并撤离现场。此后,当地政府承认“凌晨拆民居”确实存在,但称拆迁前已与村民达成补偿协议,而村民显然不满补偿标准。

  这样的半夜玩突击,文山并不是始作俑者。2012年3月,在北方天寒地冻的凌晨,哈尔滨一棚户区居民遭遇“惊魂一刻”:头戴面罩、手持斧头菜刀的一伙人“从天而降”,蜗居在棚户区的居民在睡梦中被拉出被窝,不到15分钟,没等他们醒过来,40多年的老屋已被拆得面目全非。

  拆违式:村民房屋成违建

  今年9月,广西南宁市青秀区因拆迁引起群体性事件。据记者调查,按照南宁市的规划,村民所在的青山园艺场集体土地被作为青秀山风景区扩建的一部分予以征收,村民因此面临拆迁安置。因不满当地的征地补偿和安置政策,未签协议的村民和当地政府的矛盾已达数年之久。此次拆迁的村民房屋被当地政府部门定性为“违建”。事后,青秀区政府称警方是遭遇暴力抗法。

  ■专家分析

  管住权力之手也就管住强拆

  为何暴力强拆还是层出不穷呢?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副院长肖滨认为,之所以发生诸多“变种”的强拆行为,是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在面临中央要求和民众诉求双重压力下的“自作聪明”,国家有关明文规定悉数让路给巨额的利益。

  记者在前两年因土地问题上访居高不下的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采访时了解到,多数民众不愿意接受拆迁安置多是因为补偿和安置标准过低。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在接受采访时说,不得不承认,过去,在城市建设和开发过程中,政府和开发商确实获得了土地利益的“大头”。在新城镇化背景下,城市管理者一定要改变观念,即便发展速度慢一点也不能牺牲市民和村民的利益。此外,要强调按法律办事,事前做好沟通,统一标准,严格执行,不能形成“谁不讲理、谁漫天要价,谁就得便宜”的风气。

  “要实施严格的监督问责,给各地党政部门和干部戴上‘紧箍咒’,绝不允许以任何理由纵容暴力征地拆迁,更不能成为事端制造者和保护伞。管住了权力之手,也就管住了暴力强拆。”肖滨说。据新华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