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万林培训收费1万起 信徒称不交钱说不过去

胡万林培训收费1万起 信徒称不交钱说不过去

云旭阳通过网上聊天,向他人询问胡万林的“自然疗法”

原标题:揭秘胡万林式地下中医培训

法制晚报讯(记者张雷 王晓飞) 警方披露,再次因治死人被抓的“神医”胡万林,是通过网上聊天传播“功法”的。胡万林的培训方式不是个例,而是一种流行办班模式。

记者在河南当地采访到胡万林的多位信徒包括死者的师傅等,揭开地下“中医培训圈”的不为人知的内幕。

培训始末

死者师傅:很多病短期消除了

记者从新安县公安局了解到,胡万林主要通过网上聊天召集学员培训。2013年8月,吕某在网上宣传胡万林能够医治百病的信息,并通过网上聊天发信息组织人员参加培训,胡万林负责授课,传授“治疗”方法及健康知识。费用定价为1万元,食宿费由学员单出。

吕某原计划前往小兴安岭地区组织活动,后得知胡万林曾经在新疆给洛阳人白某“治疗”过,白某目前身体较好,遂决定以白某为事例,将培训、“治疗”地点改为洛阳。

云旭阳、秦昌武,陈永康的这两个徒弟都前往新安县龙潭峡参加了胡万林的培训。

陈永康说,秦昌武是胡万林重出江湖后培训“自然疗法”的第一批学员。他问秦昌武学习得如何,“秦昌武说很好,我认为他不会骗我,就信了”。

陈永康说,秦昌武回来一个多月后,效果仍然很好,他才决定也去。“他们的很多病短时间内消除了。有个叫唐梦君的人是个最好的例子,他读了很多年书,戴了眼镜,结果培训回来就没戴眼镜了,以前我见过他,面色不好,病怏怏的,这次一问,他说身体转变太大了,这样我才去。”

死者同学:现在不学以后涨价

秦昌武也向云旭阳推荐了胡万林的“自然疗法”。

今年8月10日晚,秦昌武上网与云旭阳聊天,问其“黄帝九针”用得怎么样,云旭阳回答“说实话一般”。

随后,秦昌武邀请云旭阳:“过来学那个自然大法吧。”

云旭阳说,他打算去郑州继续学“黄帝九针”,秦昌武劝他:“那些都是表皮的”。

秦昌武继续劝他去学胡万林的“自然疗法”,并称学费1万元。云旭阳称没那么多钱,秦昌武告诉他“以后会是3万元”。

他还向云旭阳讲了自己的学习效果,“自己做,自己把自己的病治好。”

云旭阳相信了秦昌武的话。他们都是陈永康的学员,算是同学。按陈永康的说法,在他们这个中医爱好者圈子里,同学之间是互相信任的,是资源共享的,是互相推荐着共同学习、进步的。

胡万林培训信徒称不交钱“过不去”

陈永康说,胡万林收取的1万元费用,大家都是自愿交的。这次培训一行11人,包括陈永康在内的3人交了费,云旭阳没交费。

对于定价,陈永康称在中医的学习圈里,学费的定价没有统一标准,但和培训者名气有关,名气越大收费越高。

对于胡万林的培训,陈永康说,“肯定交1万,不然说不过去。不交钱去学东西过不去,现在社会是功利社会。”

他说,胡万林有一个徒弟叫“佑好”,他在网上公开招生,学费是1万元。

“我是对比这个,他徒弟收的费用是1万元,我们跟他学,交1万元不算贵。”他说。

在陈永康眼里,这是一个自由买卖的市场化行为,“整个民间的中医学习圈都是这样,只是学习单项技术,不像高校、学院里的那么复杂,学习的费用都是互相商量。”

业内揭秘

死者师傅搞培训模式同胡万林

这种培训模式云旭阳并不陌生。今年春节刚过,他曾在武汉参加师傅陈永康的培训,陈的培训模式与胡万林如出一辙。

按照陈永康的说法,因为对中医的共同爱好,他与云旭阳、秦昌武等人在网上聊天群里相识。经过交流后,云旭阳、秦昌武开始向陈永康学“黄帝九针”(一种针灸术)。

陈永康与想来学习的爱好者约定培训时间,地点定在他所在的城市武汉。除云旭阳、秦昌武外,还有一名来自唐山的针灸爱好者前来。教学地点约定在武汉的一家旅社。

陈永康如今向记者承认,自己其实根本不会“黄帝九针”。他说,他曾花费26900元去重庆找一位师傅学习“黄帝九针”,但受骗了,没学到真本事。这位师傅的名字,他不愿透露。

他说,由于自己有中医基础,从重庆回来后开始自行研究,通过给家里人扎针逐渐体会。后来,他在网上与中医爱好者们聊天时,称自己学过“黄帝九针”,于是便有人主动提出向他学习。

“我只是想把本钱捞回来,赚些小钱贴补家用。我是修理工,每月工资1600元,不够用。我把所有积蓄2万多元都扔到重庆去了,我得想办法拿回来。”陈永康说。

每名学员,陈永康收费2000元。他一共培训过30多人,学费共收取6万余元,他说,本钱已赚回。

培训者承认没行医资格只讲理论

陈永康说,他现在收了一个专门帮他招生的徒弟。他说,徒弟是有行医资格证的,开有诊所。“我现在有个好处,他有行医证,可以治疗。我没有,我只讲理论,所以我没有一点责任。”

陈永康和他的徒弟已经开始筹备明年的招生计划。他的徒弟负责公开招生,届时将会“全国到处跑”,去“上门服务”,到每个地方去给当地的学员培训。

“他招生,我去讲课,他付我钱。”陈永康说,至于他的讲课费会不会还是2000元,现在还没定,因为要“全国巡回”,涉及到差旅费、食宿费、学费等。

“干这个,最起码比我打工的钱多。”他说,自己收费2000元很低,因为自己没有诊所,也不治病,不是专业的,2000元学费只是让大家达到“了解一下”的程度。“我当初学‘黄帝九针’时老师收费2万多元,现在他已经涨到5万了。”他说。

地下“中医培训班” 全国或上百

陈永康说,全国中医圈规模很大,各种各样的培训、学习班,大约有上百个,“办班对我们来讲很正常,政府没有培训计划,我们只能民间搞。”

“就是同学、熟人之间互相介绍,在群里,大家交流发现,你想学这个,而我曾经学过认为效果很好,就会很自然地推荐你,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很多原本不认识的人,在群里经常交流了,也就熟络起来了。”

陈永康称,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都很单纯、简单,“但是大家彼此都比较信任,因为是有着共同的目标,学习中医”。而学习的目的也很简单,“有病治病无病养生”。

云旭阳也曾经将在陈永康处学习黄帝九针的心得与其网聊好友分享、推荐。

最终,共有30多人主动找陈永康学习黄帝九针。

“他们互相联系,你来了,回去说好,介绍别人,约定好时间后一起到我这来,他们来的人多了,旅社到处都有,每个人自己掏钱支付食宿费用,这个钱在学费以外。”陈永康说,他的“教学”与胡万林不同的是,他只是嘴巴上讲,没有治疗,也不会像胡万林那样调制东西给学员喝,“因为我没有诊所,没有行医资格,我只讲理论。”他说。

延伸采访 死亡事件后很多人退出聊天群

据云旭阳的父亲介绍,云旭阳一共有31个群,除了同学群以外,全部是与中医学习相关的群,群中好友来自全国各地,有的成员达400人以上。

在这些群里,成员除了聊业务以外,还不时有人贴出培训班的招生广告。

9月28日,群里还有人发布培训招生时间,“这次若再没有时间,不能到者,我们将退还所有以前费用,不再招收学员。望学员们珍惜这次最后的机会。”发布消息者称。

在群中,成员聊到的办班模式,与陈永康所说的相互印证。云旭阳出事后,他的父亲和哥哥分别使用云旭阳的账号在群里发布了消息。有些群立即把这个ID“踢出”了群。

陈永康告诉记者,云旭阳出事后,与之联系较紧密的群陆续将其ID“踢出”,甚至直接关闭了群,很多公开招生的博客也都关闭了。

文/特派漯河记者杨诗凡

专家观点 搞地下培训说明自身“见不得人”

按照胡万林的说法,不管是哪科哪个阶段的病人,都是一大锅水里面放了酱油,放盐,放糖,熬制成所谓的汤药,一共五种味道,给病人服用,名曰“五味汤”。

北京中医医院北京市中医研究所副所长李萍对此表示,“这绝对是伪科学。”

她说,中医的基本方法是“望、闻、问、切”,胡万林等人这些方法都没有,就直接给病人看病服药,本质上说是不严谨的,把日常做饭时常用的作料当成看病用药更是有些荒唐。

“民间中医传承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该‘地下招生’,靠徒弟朋友拉人。”李萍告诉记者,中医传承包括院校教育和世传两种,但都是公开招生。他认为,利用群搞地下中医培训,说明自身的行为“见不得人”。

北京市双利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琳表示,通过网上聊天招生培训,方式隐蔽、私密,熟人间传播更能让人信任。

但他表示,工商部门不能管理非企业的个人的“黑经营”,因此工商部门无法介入,但卫生监管部门有权介入调查。

文/记者张雷王晓飞

胡万林其人

1997年,胡万林出狱,开始“神医”生涯。

次年胡万林来到商丘创办卫达医院,河南省漯河市长刘法民及另一名患者何素云喝了胡万林的药后死亡,胡万林被抓。

2000年,法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

2011年,胡万林获减刑出狱。今年8月31日,胡万林等人到新安县龙潭大峡谷一宾馆后,胡万林向云旭阳等人讲授“多喝水做到吐故纳新”等“治疗”方法,并让服用“五味汤”。

云旭阳等人服用“五味汤”并反复饮用大量生水后出现呕吐、抽搐等症状,云旭阳死亡。

9月30日,胡万林因涉嫌非法行医罪,被新安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