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万林服刑13年仅妻子探视1次 称攻克癌症艾滋病

胡万林服刑13年仅妻子探视1次 称攻克癌症艾滋病

1998年,摆下“鸿门宴”的“胡大师”与本报记者“斗酒”时,没想到自己会因非法行医致死人命而入狱13年。“胡大师”也不会想到,自己通过大河报的连续报道而重回公众视野。 (资料图片) 记者 闫化庄 摄

备受关注的“胡万林再涉命案”昨天有了新进展,警方正式发布案情通报,称涉案四人各有分工,一人负责宣传和组织人员,一人负责活动的联络,一人负责活动的服务工作,胡万林则负责传授“治疗”方法及健康知识。出事当天,死者曾在胡万林的授意下服用“五味汤”。

活动组织

通过QQ信息 收费组织“治疗”、培训

昨天中午,河南省洛阳市新安县公安局向大河报披露了“关于胡万林等人涉嫌非法行医犯罪一案”的侦查情况。

通报称,新安县公安局2013年8月31日21时许接到群众报警,称新安县石井镇龙潭大峡谷一农家宾馆内有人生命垂危。民警接报后立即赶往现场,并控制了相关涉案人员。

新安县公安局初步查明,2013年8月,吕某(女,43岁,河南省郑州市人)在网上宣传胡万林(男,64岁,四川省绵阳市人)能够医治百病的信息,并通过QQ发信息组织人员;胡万林负责授课,传授“治疗”方法及健康知识;唐某某(男,29岁,湖南省永州市人)负责活动的联络;贺某某(女,49岁,新疆石河子市人)负责活动的服务工作。吕某原计划前往小兴安岭地区组织此次活动,后因得知胡万林曾在新疆给洛阳白某(女,现年81岁)“治疗”过,遂以白某为例将培训、“治疗”地点更改为洛阳。8月30日,来自广西、湖南、四川、湖北、辽宁等地11人到达洛阳后,唐某某收取其中三人各1万元的“治疗”、培训费,贺某某收取食宿费。后因新安县龙潭大峡谷风景秀美,距洛阳较近,吕某临时将培训地点确定在该景区附近。

案件发生

喝下“五味汤” 男青年抢救无效身亡

8月31日上午,胡万林、吕某等一行16人到新安县龙潭大峡谷一农家宾馆后,胡万林向云旭阳(男,22岁,漯河市人,郑州某高校学生)、农某某(男,49岁,广西南宁人)等人讲授“多喝水做到吐故纳新”等“治疗”方法,并让服用“五味汤”。唐某某依照胡万林所授之法调制“五味汤”,云旭阳等人在胡万林的授意下服用“五味汤”并反复饮用大量生水,后出现呕吐、抽搐等症状,宾馆老板发现后拨打120求救,医生到达现场即对云旭阳施救,经抢救无效死亡。农某某也出现呕吐等症状,后经救治脱离生命危险,其余人员未发现异常。

经鉴定,云旭阳符合因饮用含芒硝(类)的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通报还称,犯罪嫌疑人胡万林等人在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情况下,以敛财为目的,擅自从事医疗活动,造成一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胡万林、吕某、唐某某、贺某某4人行为已触犯我国刑法相关规定,涉嫌非法行医罪。

依据相关法律规定,9月30日,犯罪嫌疑人胡万林、吕某、唐某某、贺某某因涉嫌非法行医罪被新安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持续反响

司马南 (微博)连发四段视频分析胡万林性格特点

昨天上午,司马南在自己的视频节目《司马白话》中,对大河报报道的“胡万林重出江湖”事件通过四条视频进行了详细点评,“胡万林有一种病态的魅力,这种魅力就是极端自信,他眼睛盯着你‘三天就好’,让你不得不信。”

关于替胡万林辩解的一种说法指“芒硝本来就能治病,自古以来芒硝就是中药一味”,司马南说自己并不反对,但是规范的中医院中没有给病人大量、不分症状地服用芒硝的,所以胡万林是一种不符合中医临床规范的、野路子的做法,并且从新疆开始就一路死人,到今天再一次导致这样的一个结果。司马南说:“在这次事件中,最应该吸取的教训是删去且不再恢复‘神医’这两个字,天下没有神医,胡万林不是神医,他连医生都不是,只是有一点精神偏执的一个犯罪嫌疑人。”

对于“胡万林代表中医,你是迫害中医”的说法,司马南认为,胡万林如果是中医的话是对中医的诋毁,“胡万林是别人包装的中医,他打着中医旗号的出现是对中医捣乱”。

豫西监狱相关负责人接受大河报独家采访,讲述胡万林服刑表现——

声称“攻克了癌症和艾滋病”的胡万林,服刑期间也因病到医院就诊

阅读提示 从1998年12月12日被河南商丘警方刑拘开始,声名远扬的四川绵阳籍“神医”胡万林便被拉下“神坛”,几乎消失于公众视野。

长达13年的牢狱生活,有没有让经历跌宕起伏的“胡大师”忏悔和反思?这段不为人知的生活,

胡万林到底如何度过?在他再次东窗事发的关头,这些都是不少网友和各方人士心头的待解之谜。

10月24日,胡万林服刑了13年的河南省豫西监狱相关负责人,接受了大河报的独家采访。

释疑

1、胡万林家庭情况到底如何

狱方:服刑13年,亲友中仅有妻子前来探视1次

昨日下午4时,位于洛阳城区的河南省豫西监狱,掩映在周边成片的老旧居民楼中,低调中更显静谧。

针对胡万林服刑的相关情况,豫西监狱相关负责人李警官接受了大河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据李警官通报,胡万林是2002年1月11日到监。从被刑拘之日起,到2011年12月11日出狱,他共服刑13年。

刚收监时,胡万林不认可自己的年龄,认为登记的出生年月有误,有时胡言乱语说是六七十岁,甚至120岁、180岁。

他说,根据法院判决及他们从胡万林原籍公安机关原始户籍登记资料调查了解到的情况,胡万林生于1949年12月12日,“这个应该是真实的”。

“胡万林刚入狱时,他的妻子来探视过他,当时他的儿子只有两三岁。”李警官说,胡万林的其他亲属自始至终没有前来探视过。

据李警官讲,胡万林入狱后,自己填写了家庭成员登记表,其中仅填写了岳父、妻子和儿子,并无母亲、女儿。

“胡万林的妻子姓成,籍贯在北京,岳父是一位退休老干部,他们看起来对胡万林还是比较关心的,但对胡万林的那一套,他的妻子明确表示不认同。”李警官说。

2胡万林服刑13年,表现咋样

狱方:起初不服判决,一年后认罪服法,遵守监规狱纪

李警官说,鉴于胡万林之前在社会上的影响较大,他们在收监后,即将他定为重点管控人员。

“我们监狱是个老监狱,每间有8张上下铺,住着16人。”李警官说。

“刚开始大概有1年时间,胡万林不服判决,流露出对判决的不满情绪。”他说,那段时间,胡万林表现较为激烈,但随着希望破灭,他的情绪才逐渐稳定,沉寂下来。

虽然在10多年前,大河报记者接触时,胡万林脾气暴躁,但根据狱方掌握的情况,胡万林并未流露出太多这种情绪,遵守狱规,不凑热闹,不争论,显得十分低调,很能耐得住性子。

根据狱方说法,胡万林在服刑1年之后,已经能够认罪服法,服从管理,遵守监规狱纪。

3提前出狱,胡万林怎么减的刑

狱方:胡万林刑期15年减刑2年,符合法定条件和程序

连日来,22岁的云旭阳之死,让胡万林早已出狱的消息传遍网络。这种长时间消失后突成舆论焦点的反差,让很多人对胡万林的减刑存在疑问。

对此,李警官介绍,胡万林服刑期间,先后于2006年1月10日、2009年7月13日经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各减刑1年,共计2年。

“这都是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进行的,没有任何问题。”李警官说。

据他讲,他们对罪犯的管理,分别在积极参加“三课”教育、劳动改造、遵守监规狱纪等方面实行积分考核制度,只有达到法定的条件,才能呈报减刑。

“每年的减刑,我们都会对所有罪犯的情况进行公开和公示,按照法定程序报请审核和裁定,确保减刑合法公正。”李警官说。

4服刑期间,胡万林有无对外联络

狱方:关注外界动态,收监大约半年后一直无人探视

在狱方管教眼里,胡万林虽然表现低调,但很关注外界动态。

因为在豫西监狱,犯人可以订报纸,可以看电视,可以听广播,很多人都表现出了对外界发生的新动向、新情况及新变化的关注,胡万林也不例外,比较关注电视上的新闻节目,不管是国家大事还是社会新闻。

相对于主动了解,外界对胡万林的关注,在他服刑半年以后,已经几乎没有了。

李警官说,胡万林刚刚服刑时,他的妻子曾来探视过一次,但更多的是社会人群,其中包括大量来自北京、陕西等地的退休老干部,但狱方按照规定,一概没有安排会见。

大约半年以后,探视的人就完全没有了。

李警官记得很清楚,在胡万林服刑长达13年时间内,也就是妻子探视一次,再无其他亲人探视,胡万林也没有主动提出要求家人探视、送生活费等要求。

按照当时狱友间流传的戏语,胡万林“自己就是个神,哪里还顾得上家里头的那些凡人?”

5“神医”入狱是否依然“神乎”

狱方:胡万林服刑期间曾称,已经攻克了癌症和艾滋病

胡万林服刑期间,一直很低调,很抵触外界的打扰,包括媒体采访。

对监狱里号召参加的演唱会、运动会等集体活动,胡万林从来不关心,也不报名,但对监区组织的文化学习、政治学习表现主动积极。

按照李警官的说法,胡万林这个人有点怪,不合群,在“神医”身份被更多狱友获知之后,他与狱友的交流变得很少。

“13年间,也有不少媒体联系采访胡万林,但都被胡万林拒绝了。”在李警官的印象里,13年间,胡万林唯一一次接受采访,是在2005年夏天。当时,一家媒体记者来到了豫西监狱。

“对这次采访,胡万林简短地向媒体说了一些东西。”李警官说,当时的胡万林,虽然早已褪去了“神医”的光环,但依然坚持自己的“自然运动疗法”,并对传统的医生嗤之以鼻,甚至表示自己已经攻克了癌症和艾滋病。

李警官说,在他印象中,记忆较深的一个“段子”,是胡万林对自己看病的解释。

“他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曾经比较难受,我们就带他去医院看病,可能当时有人打趣他说‘你不是有神功嘛,咋不自己看好’,胡万林当即回应说‘不是来看病的,只是来拍拍片子’。”李警官说。

民警感慨:

“真没想到,他64岁了,又牵涉命案了”

李警官说,2011年12月11日刑满后,尽管天天都在掐算着刑期,但并没有亲人前来迎接的窘况,让胡万林显得十分可怜和落寞。

他说:“联系不到家人,监狱派出工作人员将胡万林移交到四川原籍。”

李警官说,当时到派出所迎接的主要是胡万林的二女儿、二女婿,胡万林的妻子也在场,“他们的儿子当时个子很高,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

“胡万林当时身体还算硬朗,以后拿着释放证在镇上派出所恢复户口后,就可以洗心革面,开始一家人崭新的生活了。”在李警官眼里,当时胡万林的家人对胡万林并不冷漠,特别是二女儿、二女婿,忙前忙后,“还是有家庭温暖的”。

“真没想到,今年已经是64岁的年纪,他又牵涉命案了。”他说。

记者 李岩 见习记者 刘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