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神医”胡万林手法与时俱进需警惕

司马南:“神医”胡万林手法与时俱进需警惕

胡万林当时给前来采访的大河报记者摆下了“鸿门宴” (资料图片) 记者闫化庄摄

胡万林涉案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司马南 (微博)接受本报专访——

揭穿胡万林的“画皮”,大河报记者讲述15年前的交锋故事

核心提示| 屡屡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最多被判15年,但出狱后依然“我行我素”,再次牵涉命案,已被批捕——“神医”胡万林的最新动向经大河报昨日独家重磅报道后,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尽管挺胡、倒胡的声音皆有,但正如司马南就此事件接受本报独家专访所说,尽管与当年相比,胡万林的手法已“与时俱进”,有了多方面变化,但大家仍要认清伪科学的真面目,提高警惕。正如河南日报评论员盛大林 (微博)所说,要治“神医”,“科普”是良药。通过对胡万林案件的集体讨论和反思,抵制迷信、倡导科学的主流社会诉求,再次得到了强化,也使得此案更具深远意义。

再揭胡万林,讲科学又成民意诉求

本报报道昨日发出后,不少人士致电大河报,痛斥胡万林继续“非法行医”,不思悔改。同时,他们对胡万林的一些迷信者,也进行了善意的劝解。

尽管有人表示,他们身边人曾就腰痛、腿痛向胡万林求治,感觉“胡万林治病并没大问题”,但相比于反对声音,支持胡万林的声音,太过微弱。

对此事件,本报官方微博也进行了发布。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国内众多媒体,通过官方微博,也纷纷转发。一时间,隐匿公众视野10多年的胡万林,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人物。

有网友评论说,在10月22日这个特殊的日子——世界传统医药日里,被视为“法物”的“芒硝类物质”重现,对那些迷信胡万林的人士来说,就像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在网友几乎一边倒的声讨声中,也有网友认为,胡万林鼓吹的“自然运动疗法”,实质并非祖国传统中医,应当把两者区隔开来,“我们坚决反对胡万林,并不是反对真正的中医学”。

记者浏览网友评论、留言发现,通过胡万林事件,科学精神成为报道背后最热门的民意诉求。

昨日下午,曾任《各界导报》记者的郝建国作博客评论,并提出了3条意见。一是科学也是不断发展的,中医学、生命科学以及其他未知领域的科学都是有待于进一步研究探索。二是依靠“人造的神”从而获得商业上的成功终究是经不起时间考验的。三是病急乱投医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切不可失去理智去自欺欺人地崇拜某种事物。

评论之学者发声

司马南提醒:胡万林的手法变了,仍需警惕

昨晚,大河报记者专访了曾与胡万林数次交锋的“打假英雄”司马南。他说,胡万林此次重新进入公众视线,是个悲剧,“他是这个22岁就凋谢的生命的直接责任人。”

“这个人已三进监狱,这次可能是他第四次服刑的开始。”司马南认为,胡万林重新复出出现了新特点:

一是不再办医院、做广告了,也不再到处宣传,而是悄悄进村,避开城市监管,到农家院里去,悄悄进行所谓的养生治疗。二是改芒硝为“五味汤”,但是本质上还是芒硝起作用。三是胡万林拿出了新口号“上山养生”。大家知道城市里空气污浊,这个口号对城里人是有诱惑力的,说明胡万林“与时俱进”。四是胡万林此次以非常低调的方式和以前不曾有过的谦虚行事,这可能不是他本心所愿,只是迫于形势,“没想到刚刚上手就治死了一个人”。

司马南认为,胡万林生存的土壤是“神功”、“神医”迷信文化。这些一劳永逸的神仙的立竿见影的治疗效果,让一些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尝试。

“在医学科学面前,‘神医’不存在,指望‘神医’可能会付出生命代价。”司马南说,胡万林是个生动的科普教材,我们能看到一个人的偏执和荒唐,但这绝不是一个人,而是社会配合的结果,“老百姓还应该警惕这些伪科学”。

此外,昨日下午,司马南在转发人民日报就此事件的微博时评论说,从科普角度说, 胡万林是一面镜子,“他在新疆、陕西、河南接连非法行医,刑满释放又出来害人。他的每一次戕害人命,都不是个人独立完成的。从一个监狱到一个作家, 再到一个政府部门, 直至每个信他的人, 都该负责任”。

回顾之正面交锋

胡万林的“鸿门宴”

讲述人:大河报记者闫化庄

风光的“胡大师”行医商丘

1998年7月24日,胡万林到了河南,在商丘卫达医院行医,当地专家小组对其“考察”,称其“必将引起人类医学的巨大革命”。

胡万林当时被称胡大师,“玄极大师”“当代华佗”,1997年5月刑满释放在西安终南山开了“天下最后一座医院”,非法行医震惊全国,其遭警方围剿后神秘失踪。当时到了河南,绝对是新闻“猛料”。

受报社委派,我去开封会合文字记者周斌,前往商丘采访。

当时,胡万林名气很大,而且坐诊还得到了商丘市卫生局同意,且发了一些手续。最关键的是,胡万林治病,还没有官方的定论,当地很少有人认为属于非法行医。

我们来到商丘卫达医院,这里聚集了上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各类疑难病症人,很多人是跟着胡万林从终南山医院来的,而且基本上是正常医学难以根治的重病,如癌症、脑瘫等。

对于胡万林,很多患者认为是“救星”,并不认为服用的芒硝和药水,对自己的身体有多大危害。有些患者,还拿出医院拍出的片子说,“以前的瘤子这么大,现在变小了,”胡万林治病多么多么高明,等等。

在卫达医院暗访了两天,我们遇到的,全是胡的“粉丝”,人们把他奉为“神明”,顶礼膜拜。

傲慢的“胡大师”摆下“鸿门宴”

刚开始在商丘卫达医院转了两天,我们见不到胡万林。主要原因是,胡万林周围有强大的智囊团为其出谋划策,有经纪人、医托、打手等,加上有当地卫生部门和医院撑腰,对媒体很是抵触。

有了之前“反伪斗士”司马南在终南山采访遭殴打并被夺了相机的教训,我俩小心翼翼,但也作了最坏的打算。

初问胡大师,也许我俩不像病人,没人告知。后来,我们得知胡住在医院外的一座小楼上,有时到医院来。于是,我俩决定半路潜伏。

当一个大胡子出现时,我俩上前挡住他问:“胡大师吗?我们要采访你!”这时,一群医托和患者呼啦围了上来,把我们围在中间。

胡厉声说:“记者都是胡说八道,司马南再来,打死!你们乱写,打死!” 这时,人群也开始狂叫:“打死!打死!”

我俩对胡万林说,“我们是河南的大河报,你没看过我们的报纸,凭什么说我们乱写?你既然是大师神医,就不该怕采访呀!”胡傲慢地说:“你们请我喝酒,我就接受你们的采访!”

我不客气地将了他一军:“到了你的地盘,我们是客人,自然该你做东。”胡万林愣了一下,与几个人耳语,随后就在他住的小楼,为我们摆下了“鸿门宴”。

酒桌上

“套”出胡万林诸多秘密

当时,陪胡万林喝酒的,还有“清华大学博士”、“北京301医院的专家”等6位。胡万林拿起一瓶酒,先是在窗台上磕,又用牙咬,半天也没弄开,只好递给服务员找起子。

有媒体报道,曾经有一次,胡大师发功,60米外的一位解放军少校应招倒地,可眼前的胡大师,连个酒瓶盖儿都搞不掂。

服务员把酒打开递个胡大师,胡万林豪爽地用大玻璃杯一倒两开,抓起一杯,一气灌下,对我亮了亮杯底:“请!”

这是下马威!我知道自己那二两酒量,但不来不行,我低头对周斌说:“老弟呀,下面的采访靠你自己了。”

周斌暗示我放心,我也抓起玻璃杯一饮而尽,也对胡万林亮杯底回敬。

胡万林没再倒第二杯,说实在,他再喝我也得喝!然后换小杯客套。

我晕晕乎乎,只记得胡万林把我们当同类了,笑容满面,拿出他与政要名流的合影集向周斌炫耀,周斌趁机套了他许多秘密。醒来时,我在宾馆床上,平安无事。第二天,凯旋!

1998年10月,胡万林治死数条人命,我和当时的大河报记者李卫华进京,参加中科院“两科联盟”的“揭露胡万林非法行医新闻通气会”。

回来后,大河报特别报道《科学向胡大师宣战》见报,最后胡万林非法行医被取缔,胡万林本人被捕入狱。

1999年8月,大河报摄影周刊推出一组摄影报道,再现了当时大河报记者与胡万林“过招儿”的全景。当年年底,商丘依法开庭审理胡万林,他最终被判了15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henfei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