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胡万林出狱再涉命案 22岁学生裸死宾馆

[导读]上世纪90年代,鼓吹“自然运动健康疗法”的胡万林名噪一时,曾因非法行医接连致人死亡而多次被查处。2000年9月30日,胡万林因犯非法行医罪获刑15年,从此,胡万林从公众视野消失沉寂。

“神医”胡万林出狱再非法行医 22岁大学生殒命

胡万林(左)资料图片 记者 闫化庄 摄影

22岁大学生殒命新安县农家宾馆

早在上世纪90年代,鼓吹“自然运动健康疗法”的胡万林名噪一时。1998年,柯云路《发现黄帝内经》一书出版,胡万林被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

不过,这位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神医”,因非法行医接连致人死亡而多次被职能部门查处,毁誉参半。

1998年9月24日,时任漯河市市长刘法民到胡万林坐诊的商丘卫达医院就医,最终致死。刘法民等人之死,让胡万林再度陷入舆论漩涡之中。

1998年10月22日起,本报陆续推出《科学向“胡大师”宣战》等系列报道,渐渐揭下了胡万林的“神医”画皮,让胡万林行医的真相也逐渐大白于世人。

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胡万林因犯非法行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从此,胡万林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沉寂。

然而,近日大河报接到线索称,胡万林刑满出狱后,重操旧业,并且再次卷入一起“非法行医”命案。案发情况究竟如何,10月21日,大河报记者来到案发地洛阳市新安县,为您追访。

事发

“研讨中医”,22岁大学生殒命农家宾馆

正是因为这位22岁大学生殒命农家宾馆,使得从公众视野中消失沉寂的胡万林再次浮出。

入住

一行17人住宾馆,不让靠近

10月21日中午,过了旺季的新安县龙潭大峡谷,游人寥寥。

位于景区大门内路边的云成宾馆,湮没在一字排开的农家宾馆里,但发生在今年8月31日晚上的命案,却让它成了邻里之间的谈资。

见到死者云旭阳的父亲云文超,宾馆老板李建国连忙迎上去,不停安慰。

再次忆及之前的命案,李建国也为云文超的丧子之痛感到惋惜。

他说,云旭阳一行17人是8月31日上午抵达旅馆的,一共开了3楼7间客房,都是提前打电话订好的,“来登记的是一个年龄较大的女性,应该有六七十岁了,她说我有啥事,只管找她,不让我接触随行的人。”

“他们大包小包,带了很多东西。我要去登记身份证,他们都不配合,那个老太太还说‘人没来齐,等来齐再登记’。那天刚好是星期六,正值旺季,来店里吃饭、住宿的游客很多,嘈杂一片,我也就没顾着多问。”李建国说。

他说,后来他曾去3楼修水管,但被这伙人挡在楼道口,说不用修,“根本不让我们靠近,感觉很神秘”。

“练功”

“成盆喝水,冰棍都吃了几十个”

李建国及其妻子都清楚记得,17人中,有一个短花白头发的老人,看上去十分另类。

“他们这群人在路边广场上练功,别人抡胳膊打转,这个老头屁股一掉一掉,蹦得可高,双腿一扭一扭,走得可快,跟旋风一样,根本不像那个年纪的人。”李建国说,很多人好奇去问,对方说是来跟着师傅学习的。

李建国说,这群人回到房间后,大约是下午四五点钟,楼上随即开始传出类似人呕吐时的巨大“吭吭”声,响动很大。

担心有人出事,李建国想上楼查看,但在楼道口又被堵住,不让靠近,对方告知“孩子和家人闹矛盾,喝酒喝多了,没事儿”。

随后,按照李建国妻子的说法,楼上的人开始到楼下要水喝,“我给他们开水瓶,他们不要,光要喝凉水,厨房水缸的水,他们都是成盆往楼上端。有的忍不住,在厨房用瓢接水,成瓢喝”。

在楼下不远处卖冷饮的赵枝花老人说,这群人还狂买冰棍,“一回都买了20多个”。

惶恐

“有人快死了!下一个就是我!”

8月31日晚上,楼上持续的“吭吭”声越来越大,这也让楼下李建国夫妇越来越诧异,“晚饭都没吃安生”。

当晚8时许,一个高个子男青年突然从楼上跑出来,神色极为恐慌,边往外跑边朝他们老夫妇两人大喊“有人快死了,下一个就是我”。

这时,李建国一家才意识到:出大事了。

李建国儿子李运城当时最先跑到楼上,见到了3楼306房间卫生间内,一名男青年赤身裸体,被另一名中年男子扶着,半靠在墙上,头上出血,口冒不明液体,已没了知觉,“卫生间地上,还有积水”。

当时,李运城连忙拨通了景区卫生所全科医生陈小东的电话,“有人快不行了,说是喝酒喝的”。

简单收拾后,陈小东从与云成宾馆相隔不足100米的卫生所跑来。此时,男青年仍在卫生间地面躺着,“地上流了很多血”。

“我听了听心跳,已经没有了,全身也都已经没了体温,呼吸也感受不到。”陈小东说,从他嘴唇发紫、瞳孔放大、口鼻向外排出的深色分泌物分析,这个男青年应该是服用某种物质“中毒死的,肯定不是喝酒喝死的,因为我对酒精很敏感,现场一点酒味都没”。

经陈小东及随后赶到的县人民医院急救人员的持续抢救,男青年仍然宣告不治。

涉案

被扣人员中,“有‘神医’胡万林”

死去的男青年,正是云旭阳,今年只有22岁,此前系郑州某高校建筑专业学生。按照云文超的说法,云旭阳此次来洛阳,曾告知他是为了“研讨中医”,求学的,“他也没病,怎么会吃东西吃死在这里?”

云旭阳死后,同行人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其中,两名女子还跑出宾馆,向河水中丢弃瓶装物品。

在附近村民和景区警务室人员拦截下,住店的13人被堵在宾馆院子里。

从云成宾馆出逃的男青年,拨打了110和120,最终也被警方带走调查。

此前,李建国说,当天下午稍早时候,有3人乘车提前离开,但身份不详。

对这群神秘的房客,李建国提到,一个个子较高、花白短发的老人十分个性,似乎是这群人的老师,“有人说这就是胡万林”。大河报记者拿出从网络下载的胡万林照片,李建国夫妇和赵枝花异口同声地指称:“就是他,就是他”。

人物链接

胡万林其人

1949年,生于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石板镇。

1974年,因反革命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

1980年,胡万林被免于刑事处分,出狱后以贩卖虫草谋生。

1982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

1994年,服刑期间的胡万林开始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某团中医门诊部行医。

1996年,因为经手治疗过的患者中先后有13人死亡,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要求胡立即停止非法行医。

1997年,胡万林被宣告无罪释放,出狱后的胡万林在陕西长安县太乙宫镇开办终南山医院。因经其治疗过的患者中有人死亡,医院被取缔。

1998年,柯云路《发现黄帝内经》一书出版,胡万林被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

1999年,胡万林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商丘警方正式宣布逮捕。

2000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因涉嫌非法行医,胡万林与其他3人已被批捕

调查

动用芒硝类“法物”,“神医”胡万林再涉命案

新安县警方证实“神医”胡万林涉案,并透露案件基本情况。

参与者说 按胡万林要求,喝的是“五味汤”

10月22日下午,大河报记者拨通了此次“中医研讨”活动参与人员之一陈永康的电话。在湖北行医的陈永康,也是云旭阳的第二个师父。

他说,当时他们一行十几人,跟随胡万林进山学习养生、健身,组织者是吕伟,但他与吕伟并不熟悉。

陈永康讲,8月30日赶到洛阳后,众人集合,当晚他和云旭阳等人在洛阳住宿。8月31日上午11时,他们一块坐车赶到了龙潭大峡谷。本打算第三天开始教养生理论,没想到刚到第一天就出事了。

按照陈的说法,事发时云旭阳一个人在卫生间里,具体怎么回事他没看到,跟其他人也没关系。

陈永康声称,众人只是按照胡万林的要求,喝了用白糖、食盐、陈醋、酱油等调配的“五味汤”,云旭阳“不可能喝芒硝,我们都没喝芒硝,芒硝并不致人死命”。

“我认为胡万林是好人。他没跟云旭阳讲过话,有什么问题呢?胡万林没害人的心。”提及1万元的费用,陈永康说,“他不会用钱,收钱的是吕伟,和胡老师一点关系都没有。胡万林在吕伟老师家里住,吃穿都要用钱的呀。”

案情通报

死亡男青年饮用了芒硝类液体

10月21日下午4时,云文超及云家代理律师张伟到新安县公安局了解情况。该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及三中队中队长李某等办案民警出面进行了接待。

对家属指称的涉案物质系芒硝,李某受访时并未认可,但表示属于芒硝类物质,确切成分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李某强调,他们的每一步认定,都是十分慎重的。饮用物质方面,他们通过洛阳市公安局协调,委托的是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下属的洛阳黎明化工研究院作物质鉴定,“因为他们院长是院士,有国家级实验室”。

“结果没出来,我们也很着急,但急不得,你也知道,光做病理毒化,最少20天,包括理化实验、病理切片等,都很耗费时间。”解释尸检报告耗时较长时间时,李某说。

此前的10月10日,新安县公安局已向云文超通报了鉴定意见通知书。

通知书显示,该局对云旭阳死因的鉴定意见是“云旭阳符合饮用含芒硝(类)的液体后引起恶心、呕吐等,合并肠炎和上呼吸道感染导致机体脱水、水电解质平衡紊乱和急性呼吸循环功能障碍而死亡的征象”。

李某透露,即便他们如此慎重、权威的尸检结果,还有犯罪嫌疑人提出质疑,要求重新鉴定,“这个程序正在履行”。

案情通报

芒硝类“法物”,参加活动的人都喝了

李某在介绍案情时说,死者和犯罪嫌疑人等人是在8月31日上午10时30分许入住农家宾馆的。

“他们团队总共14个人,参加的学员11人,其中有6名身患各种疾病,其余5人为中医等方面从业人员。”李某说,“挑头的”说,来这里治病有“法物”,“他们都是奔着这个来的”。

张伟插话说“挑头的”就是胡万林时,李某没有否认。

李某说,参加此次活动的所有人都喝了涉案的不明液体,这也是他们将案件定性为“非法行医”的主要原因之一。

张伟提出“这么多人饮用芒硝类物质,但只有云旭阳一人死亡,是不是他喝得多”疑问时,李某表示“有这方面情况”。

问及“喝的东西”是否胡万林配制、胡万林是否认罪等情况,李某以“案件还在侦查阶段,有些情况不方便告知”、“签订有保密协议”为由,婉言谢绝。

案情通报

涉嫌非法行医,胡万林等四嫌犯被批捕

对此案众多涉案人员,案发地新安县石井镇的不少村民起初并不认为有多特别,也根本没有与之前因芒硝治病而被誉为“当代华佗”且被媒体热炒的胡万林联系起来。

李某说,此次被逮捕的胡万林,正是之前被柯云路、司马南 (微博)等名人激烈论争、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神医”胡万林。

按照他陈述的情况,“胡万林是2011年刑满释放的,他是减刑了,是在洛阳市监狱服的刑。”

李某说,10月1日新安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了4名犯罪嫌疑人。其中,除了胡万林,还有组织者吕伟、唐孟君、贺桂枝。此外,联络人陈永康等人,因大多属于受害人,且没有证据证明参与实施了犯罪,暂未采取相关措施。

“他们并不是一个很具体的组织,没有明确的管理,他们只是在一块,有一个简单的分工,起的作用差不多,属于是共同犯罪,现在已经侦查得差不多了。”李某说。

释疑

焦点

案发过程中,死者为何赤身裸体?

据龙潭大峡谷卫生所医生陈小东讲,当晚他接到云成酒家老板李云成电话赶到现场救治时,云旭阳赤身裸体,被人扶着半坐在卫生间地上。

这种赤身裸体的状况,也引发了云家家属的疑惑。

李某解释说,涉案人员喝下芒硝类物质是在案发当天下午,出现不良反应是在晚上约9点到10点之间。“当时,云旭阳本人已经出现狂躁、抽搐等各种反应。”

“他当时没穿衣服,这是出现不良反应后冲凉水澡造成的,按他们的理念,喝完这个后都要冲凉水澡。”他说。

李某还说:“当时还有一个年轻人没有反应,出警民警到达现场一会儿后,才出现呕吐等不良反应,被镇卫生院送到了县人民医院抢救”。

记者获悉,目前,这名此案中唯一被救治康复的男青年,已返回广西,暂时无法联系。

焦点

饮用芒硝类物质致死,是否被胁迫过?

根据云文超提供的视频,仍在殡仪馆存放的云旭阳遗体上,脚腕存在外伤,手掌、背部等多处青紫,头部出血较多。据此,云家人怀疑,云旭阳案发前,可能受到过外力打击,抑或是饮用芒硝类液体时,受到了胁迫而大量饮用。

对此说法,李某说,目前尚未发现有这方面的情况和证据。至于外伤,应该是因不良反应而出现狂躁情况后,当事人自身因素造成。

但他也表示,云旭阳之死肯定有被诱导的因素,“包括现在还有一些人蒙在鼓里,认为喝这个对身体确实有好处”。

李某说,案发当时,这个团队出现了“煽动的情况”,“打个比方,一煽动起来,人的情绪一调动起来,哗哗哗,你喝我也喝,是这种情况。也正是这种情况,谁也不会防,因为它是个群体”。

焦点

逮捕胡万林,定性为何是非法行医?

云文超认为,胡万林之前曾因非法行医被查处,但此次出狱后,仍不思悔改,号称对外行医或者收徒,包括在云旭阳出现不良反应后,没有寻求正规医院抢救,对该案件的后果,应该存在着较多的放任,乃至主观故意,使得此案有“故意杀人”嫌疑。

同时,张伟也提出,胡万林对人大量使用很有害、危险的物质,明知故犯,导致人的死亡,并且在上世纪90年代被商丘警方查处时,当时的“打假英雄”司马南也曾认为,胡万林的行为可能构成间接致人死亡罪。

“我们没有采纳‘故意杀人’,认定为非法行医,定性合适,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主观上,他们不是想置谁于死地。” 李某说。

虽然代理律师提出此次胡万林案发与十多年前相比,很多方面完全不同,不应再被界定为非法行医,但李某认为,胡万林的行为实质就是行医,否则只能定为“过失致人死亡”,“你也知道,这个罪名就很轻了”。

现场未透露姓名的新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表示,目前公安机关包括检察机关的认定,只是初步结论,最终究竟怎样定罪、量刑,还需要法院的进一步审判才能最终确定。

焦点

此次“中医研讨”,到底有无金钱交易?

云文超说,参与此次“中医研讨”活动前,云旭阳曾经向他提过带钱的事,因手头拮据,他最后只给了儿子1000元钱暂用。父子商定,如果还需要花销,云旭阳再和家里联系,他们打款给他。

事后,经过查看聊天记录,云文超才知道,为参加此次活动,云旭阳被要求交纳费用1万元。

按照张伟的说法,组织者明知道涉案芒硝类液体存在极大风险,且早已被有关部门认定为非法行医,举办此次活动还向参与人员收取了数额不等的费用,应该还有诈骗的嫌疑。

李某表示,这一情况,他们在侦查期间已经考虑到了。他说,目前,有证据证明,有人向胡万林支付了费用,胡万林也确实收了一部分人的钱,但还有人说,这些钱是当事人自愿交给胡万林的。

按照李某的说法,这就像一群人听一堂英语课,大家都觉得老师讲得不错,就主动提出来给老师交学费,但老师本人没有提这个要求。

十几年前本报曾刊文揭批胡万林,但时至今日其信徒依然前仆后继

反思

减刑释放后,胡万林仍鼓吹“自然运动疗法”

10月21日下午,新安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李涛说,经调查,案发前,今年64岁、祖籍四川省绵阳市游仙区石板镇的胡万林已于2011年从洛阳市监狱获得减刑,刑满出狱。

此前的1999年1月16日,胡万林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商丘警方正式宣布逮捕,而后被该市中级法院以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胡万林上诉后,河南省高院于2000年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照此计算,胡万林获得的减刑时间,大概是3年。

对刑满释放的原因,大河报记者昨日下午致电洛阳市监狱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对方表示,该监狱只收押刑期在5年以下的罪犯,“胡万林被判15年,应该不在我们这里服刑”。

洛阳市监狱的这一说法,与新安警方的说法相左,但新安警方也未能明示胡万林减刑的原因。

李涛介绍,出狱后,胡万林“刚开始向家里人借宿”,曾经有过游医活动,“也过了很长一段隐居生活,现在出来时间还不长”。对以前鼓吹的“自然运动健康疗法”,依然痴迷。

据该大队另一名办案警官讲,在出狱之前,胡万林的妻子已经离他而去,不知所终。截至10月21日,“没有任何一个家人”主动了解胡万林一案, “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40多岁了,从来都没有向我们咨询过,也没有打过一个电话”。

李涛说,他们曾经当面告知过胡万林可行使的权利,但胡表示“家里谁啊,谁也不用通知”。同时,胡万林也没有依照办案民警告知的权利聘请律师。

十多年前已声名狼藉,为何仍有人追随?

尽管在公众视野中静默了10余年,但对于胡万林,不少人并不陌生。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狱中的胡万林为人治病,成为街谈巷议焦点,特别是作家柯云路为其出版《发现黄帝内经》一书后,胡万林更是被描述成几乎可以包治百病的“当代华佗”,成为不少人心目中的“神医”。

不过,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看病只需要几秒钟的“神医”,多次因为非法行医致人死亡而被卫生部门查处。在上世纪末,时任漯河市长刘法民在胡万林坐诊处就医死亡,更是让胡万林再度声名狼藉,锒铛入狱。

在此期间,胡万林的治病核心理论——“人生百病皆因水,病了的人就该用芒硝强行‘脱水’”再次招致更大范围的批评和声讨。因为最基本的常识是,芒硝在中医上用作强泻剂,常人用量不超过10克,而胡却是大把加用,一天数次。

然而,大河报记者浏览一些中医、针灸论坛发现,即便在胡万林服刑期间,其鼓吹的“自然运动健康疗法”仍有生存的土壤,不少信徒仍在卖力学习、鼓吹。

对此现象,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主任医师何英感到难以理解。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他并不同意胡万林使用芒硝导致病人上吐下泻的“运动疗法”,“大剂量使用芒硝后果很严重,别说病人了,健康人都泻垮了”。

至于依然有人相信胡的学说,何英认为,现在人生活条件好了,体内的热普遍较重,对排毒的需求比较多,“可是排毒的方法有很多,不要盲目迷信胡万林,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多吃蔬菜就行”。

回顾

大河报记者与“胡大师”交手史

1998年10月,西安警方取缔终南山医院,胡万林逃匿后现身商丘卫达医院,靠搭售柯云路的《发现黄帝内经》,用芒硝“包治百病”,随后,漯河市市长刘法民、商丘市小学教师何素云服用胡熬制的芒硝后身亡。大河报由此介入报道。

宣战

在全国媒体聚焦“商丘事件”的时候,胡万林突然失踪。一些媒体在“弄不清情况,说不准,不敢说,前景不明”的情况下陷入沉寂。时任大河报机动部记者的李卫华冒着生命危险采访“商丘事件”,在全国媒体中第一个提出“科学向‘胡大师’宣战”。

1998年10月22日,特别报道《科学向“胡大师”宣战》在大河报发表。这是“商丘事件”发生近一个月后,河南媒体首篇万字长文,也是“商丘事件”以来最受关注的报道。

这篇“破冰”之作,通过采访受害者家属,法律界、气功界、化学界等权威人士,渐渐揭下了胡万林的“神医”画皮,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何祚庥也参与到这场反对伪科学的论战中。

交锋

此后,本报记者李卫华多次往返商丘、北京、郑州等地,对于光远、何祚庥、柯云路等人进行采访,并到民权看守所与在押的胡万林进行了正面交锋。李卫华采写的《商丘事件三谜——探查胡万林“大师”商丘非法行医踪迹》引起巨大震动。

胡万林被批捕后,由于采访遇到阻力,胡万林案件仍被一张巨大的黑幕覆盖。李卫华设法深入民权县看守所,与胡万林进行了面对面的访谈,在“商丘事件”发生6个月后,本报报道《面临审判的“胡大师”——胡万林狱中采访纪实》横空出世。这篇报道采取记者与胡万林直面对话的方式,让人们借此走进“胡大师”的内心世界。

追踪

随后,本报又推出长篇特别报道《“胡大师”的终结——商丘警方侦破胡万林非法行医案始末》,再次在全国引起轰动。为挖掘“胡大师”滋生的土壤和“理论渊源”,李卫华又多次赴京,请何祚庥、司马南评价“商丘事件”,并采访了柯云路,发出了大量独家报道。

经过大河报的不懈追踪报道,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胡万林因犯非法行医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同年12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胡万林的上诉,维持原判。

追访

当事大学生痴迷胡万林学说,最终酿成苦果

迷信“神医”他舍弃了毕业证

夺命聚会,源自网上联络

尽管案发已近2个月,但儿子云旭阳离家的场景,在云文超夫妇心中,依然历历在目。

8月29日中午,漯河市临颍县瓦店镇云庄村,22岁的云旭阳告诉母亲李小会“要去洛阳参加中医研讨会,学习中医,30日就要开课,已经没时间了”。云文超当时正在翻修屋顶,着急的云旭阳只带了一千元钱就出发了。

至9月1日晚上,不到4天时间,云文超就收到来自新安警方的噩耗。难以置信的云文超,马上拨打儿子的电话,却已无法接通。

如此夺命聚会,成了云家永远的痛。

案发后,云旭阳的堂兄通过技术手段,拿到了云旭阳离家前几天的QQ聊天记录。

聊天记录显示,云旭阳出发求学一事,最早是一名网名为“生命空间”的网友牵线,通过“师兄”唐孟君成行。唐孟君还告诉他,此次“胡大师”开课是在洛阳深山,要自备录音笔、照相机等,“关键是得听话”。

同时,唐孟君还通知了陈永康——云旭阳的一位湖北籍中医师父。

不要毕业证,一心学“大师”

自己决定的事,很难更改——云旭阳的这种脾性,也让云文超无可奈何。

最早,云旭阳在郑州实习期间,追随一名孟姓中医师学艺,而后又认识了湖北的陈永康,继续学习。

在掌握一定技法后,云旭阳在老家开设了一家理疗店。几名乡邻腰疼等症被“治好”之后,几面锦旗更是让他信心满满。

云文超说,为了提高技艺,专业为建筑的云旭阳自己买了《黄帝内经》等典籍,“其中有些字不认识,又买了好几部字典,不停地查”。

在父亲的印象里,云旭阳是一个“网虫”,经常在电脑前一待就是几个小时。

在云旭阳热衷中医“九针”学习后,更是不听家人劝阻,甚至在2010年下半年,放弃了大三的学业,放弃了毕业证,通过网络专门拜师,学习“九针”。

李小会也抱怨说,儿子痴迷针灸学习,家里的事不管不问,连说媒也不感兴趣。

“担心他走火入魔,不止一次跟他谈心,都没用。”她说,在儿子眼里,“针灸是毕生的追求”,“钱都不是事,以后自然会有”。

就在这次去洛阳前,云文超还提醒儿子,网络上的事不要轻易相信。“他说‘我知道,我又不干违法的事’,我想想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去学习还能有啥事?”

几近“走火入魔”的深渊

在云旭阳的聊天记录里,胡万林第一次出现,是8月9日在和标注为“武汉陈永康”的QQ好友的聊天中。

“武汉陈永康”告诉云旭阳:“秦昌武去学自然运动大法了。”云旭阳追问得知是跟随“胡万林大师”后,马上回了句“这个人厉害”。

随后的聊天中,云旭阳还表示胡万林的“自然运动健康学”一定要学,并称胡万林为“胡大师”。

对胡万林的热衷,通过云旭阳QQ空间转发、原创的数百条与这些“理论”有关的文章,可见一斑。

在QQ空间内,云旭阳今年8月份接连发布3篇“预知未来”文章,其中说到“未来几年,我的医术会进步得很快,可谓飞速上升。但还不是我这一生中最快的阶段,后面还有两大阶段,而且都要比这一时期大得多。”

“人确实有预测未来的能力,这里面没有什么秘诀,也没想象的那么神秘。”他在文章中说。

在今年2月份,云旭阳更是发文说,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条龙,变化无穷。“我喜欢内经,没有什么事能与读内经这样的事相比。我读内经很快乐。我有时想这辈子都不想结婚了,我有时很担心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变得走火入魔,与这个世道格格不入?”

记者 李岩 见习记者 刘瑶 文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