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疾控中心:H7N9病毒未明显变异

专家:之前有无“人传人”尚无定论,但不排除出现“有限度的人传人”

昨天,记者从浙江省疾控中心获悉,在对14日绍兴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病毒基因测序后发现,病毒并未发生明显变异。专家提醒,预计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不排除H7N9禽流感病例可能会以散发状态出现,市民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要尽快就医提高身体抵抗力。

H7N9病毒未发生明显变异

昨天,浙江省疾控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前两天新增的一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的情况作了报告。报告称,10月14日,浙江省卫生厅诊断绍兴一病例为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后,浙江省疾控中心连夜对患者咽拭子标本进行基因扩增,在1天半完成了测序,得到了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结果显示,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未发生明显变异。

浙江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局首席专家卢亦愚表示,分析结果显示,病毒与上半年的基因组顺序相似度高,未发生明显变异,并将该基因组序列递交国际数据库。

“由于秋冬季本身就是流感病毒的活跃季节,预计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不排除H7N9禽流感病例可能会以散发状态出现,而季节性普通流感发病水平将呈现上升趋势。”卢亦愚建议民众不要恐慌,一旦出现发热、咳嗽等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要尽快就医提高身体抵抗力。

不排除“有限度的人传人”

截至目前,中国内地共报告135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确诊病例,其中死亡45人,分布于我国12个省份。而对于时隔两个多月又在浙江出现的H7N9禽流感感染病例,公众最为关心的是,H7N9禽流感病毒是否可能人传人?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H7N9禽流感已经出现了“有限的人传人”。报道称,所谓“有限的人传人”,是指“在病人病情比较危重的时候、痰比较多的时候,在非常密切地、不采取保护措施跟病人接触以后,可能会人传人”。

那么,情况到底怎么样,这样的解释是否够准确?昨天,卢亦愚介绍了现阶段的研究结果,“135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这些人的密切接触者共有2000多人,到目前为止,发现了一例疑似‘人传人’。”卢亦愚说,这一例到底是“人传人”还是两人同时接触传染源随后先后发病,目前还没有定论。

“说是‘有限的人传人’,在现阶段,这种说法其实已经是夸大了。”同时,卢亦愚也表示,并不排除出现“有限度的人传人”。不过,他同时表示,即使会传染,传染率也是相当低。

相关新闻

康复者感慨如获重生 捐赠血清回馈社会

“我正好抗体最强,没有理由不这样做,这也是我对社会的回馈。”18日,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下称:浙大一院)举行的H7N9禽流感病友会上,感染H7N9禽流感康复患者舒先生告诉记者,此前他捐赠了血清以供研究、治疗,而“中招”H7N9的经历对他来说,如同一次重生。

今年4月,浙大一院被确定为H7N9禽流感定点医院,陆续接收了浙江省40名H7N9禽流感病人。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兰娟带领下,50多位骨干专家和150余名精干护士进入禽流感隔离病区,24小时轮班,全力以赴救治患者。

李兰娟介绍,截至目前,医院已对病患进行了四次跟踪随访。其中,第一次随访时间是出院后第一周,当时有的病人还是坐着轮椅来复查的,当时肺功能都有轻微的呼吸道通气功能障碍。“三个月复查的时候,危重禽流感病人均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从事轻体力劳动,肺部CT和肺功能已经正常。”

杨大伯是最早入院治疗H7N9禽流感的患者。他告诉记者,入院时他已意识不清、呼吸衰竭,经过37个日夜的抢救,于5月初康复出院。“在隔离病房时,医生护士都要全副武装进来,两三个小时后身上都是水,很辛苦。”他回忆起当时住院的情景,对医护人员很是感激。杨大伯告诉记者,目前康复了七成,已基本痊愈。

与杨大伯相比,舒先生的康复情况则更为理想,此前他已经捐赠了血清供李兰娟团队进行研究和治疗。

舒先生告诉记者,比起其他的患者,他的身体素质最佳。“我感觉非常自豪,因为我现在有这个能力回馈社会,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不会推迟。”

另外,李兰娟透露,原本计划将血清投入此次绍兴新增病例的治疗,由于血型不合,该计划不得不取消。

记者 马佳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jaycche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