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本文专供腾讯军事频道( http://mil.qq.com/ ),禁止转载

10月1日是韩国的建军节,韩军在首尔市中心举行了自2003年以来的最大规模的阅兵式。共计有1.1万名韩军官兵和190余台武器装备、120余架飞机参加阅兵式。高潮部分是各军兵种的武器展示,K1A1坦克、AVLB桥梁车、K-277指挥装甲车、K-200战斗装甲车、K-288抢救装甲车、K-21步兵战车等依次接受检阅。韩国海军还公开展示了“白鲨”潜对舰鱼雷、“青鲨”舰对潜导弹、“海星”舰对地导弹等武器装备。韩国空军的F-15K、KF-16、TA-50、F-5、F-4战机也参加了阅兵。

美国防部长哈格尔已于29日下午乘专机抵达韩国,开始为期4天的正式访问。哈格尔30日将同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一起访问板门店共同警备区和前线部队。10月1日,哈格尔与朴槿惠总统观看韩军阅兵式,并于10月2日出席在首尔举行的第45次韩美安保会议。

本次阅兵式最引人瞩目的就是韩军首次公开展示了玄武II战术地地导弹,玄武IIIC巡航导弹和“长钉”反坦克导弹等最新武器。

韩国首次公开两种导弹的存在还是在2012年。当年4月12日朝鲜首次发射“银河”-3号运载火箭,虽然这次发射以失败告终,但依旧深深震动了韩国高层。4月19日韩国国防部官员申元植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了一段40秒长的视频,演示了新型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发射、飞行和击中目标的过程。据申元植介绍,新型弹道导弹射程达到了300千米,比美国的陆军战术导弹系统射程更远威力更强,而新型巡航导弹射程超过1000千米覆盖朝鲜全境,精度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视频一出,外界普遍认为300千米射程的新型导弹就是玄武II导弹,新型巡航导弹是玄武III C导弹。本次的实物参阅则彻底肯定了之前的猜测。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韩军阅兵式上行进中的玄武I、玄武II和玄武III

玄武II战术弹道导弹

由于《韩美导弹协定》的限制,韩国从未独立研制过任何弹道导弹武器系统。此前唯一装备部队的玄武I弹道导弹是由韩国防空部队装备的“奈基—大力神”防空导弹改进而来的。1974年,韩国国防发展局(ADD)开始研制玄武I导弹,于1977年6月定型,随后开始装备部队。1979年美韩双方签订《韩美导弹协定》,根据该协定限制,玄武I的最大射程只有180千米。如果将玄武I部署在朝鲜军事分界线也仅仅能打击平壤一线的目标,而对朝鲜北部纵深的目标则无能为力。这种将空防导弹改为地地导弹的做法仅仅是让韩国国防科技人员了解到地地导弹研制的基本原理,由于导弹本身是美制产品,韩国方面也并未具备相应的制造能力。他们仅仅是这一武器改进计划的参与者和使用者。

截止80年代初,朝鲜已经拥有了射程达300千米的“火星”系列地地导弹(基于飞毛腿B技术),对韩军构成了射程上的优势,玄武I导弹也成为了一个可笑的存在。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韩军装备的玄武I弹道导弹,改进自奈基-大力神防空导弹

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军首次将陆军战术导弹系统(ATACMS)投入战场,极高的打击精度和丰富的战斗部类型使ATACMS迅速成为先进战术地地导弹的代名词。韩国军方自然也注意到了这种武器。几经谈判,韩美双方于1997年6月签署了一项多管火箭炮系统(MLRS)的购销合同,合同要求美国向韩国提供29辆M270履带发射车、111枚陆军战术导弹以及708枚火箭弹。但碍于《韩美导弹协定》的限制,这项合同暂时搁置起来。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韩国陆军装备的陆军战术导弹

美韩双方经过数月谈判,终于在2001年1月将韩国可拥有的弹道导弹射程限制放宽到300千米。此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便按照合同要求陆续向韩国供货。作为第二阶段多管火箭炮系统采购计划的一部分,韩华公司于2003年6月获准生产多管火箭炮系统以加快供货速度。这也是美国等发达国家惯用的伎俩——一旦某个盟国开始寻求某种美国不希望其掌握的技术装备,美国就会主动向该国提供这种技术装备甚至允许在该国建立生产线,这样既可以打消盟友自行研制的念头,也能将他们永远束缚在美制装备体系中,使其国防力量无法摆脱美国的援助。

但韩国人并非没有希望,300千米既是协定修改后的新限制也是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MTCR)所规定的弹道导弹系统出口上限,超过这一射程的弹道导弹及其附属技术的跨国转让都被严格禁止。反之,低于这个射程限制的武器技术转让是无人能管的。鉴于朝鲜咄咄逼人的“导弹优势”,美国放宽对韩限制有暗示韩国人自己寻找技术合作伙伴的意思。对韩国人而言,由于此前仅有改造奈基防空导弹的经验,他们既不想被超级大国裹挟又无力自行研制弹道导弹。这次协定的修改也给了韩国人从其他渠道提升弹道导弹研发能力的机会。几经寻觅,俄国人的新玩具引起了韩国人的关注。

2005年,“伊斯坎德尔-M”战役战术导弹研制定型,该型导弹最大射程达到480千米,圆概率偏差30-70米(加装光学导引头可达7.5米)。与此同时俄国人也推出了出口型“伊斯坎德尔-E”。出口型的最大射程为280千米以规避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的限制。以后,包括韩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均与俄罗斯接触并考虑引进“伊斯坎德尔-E”。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伊斯坎德尔-M战役战术导弹

实际上,从韩国公布的视频以及今年阅兵式上公开展示的实物来看,韩国并未单纯的购买数套“伊斯坎德尔-E”导弹系统。这样做跟购买美制陆军战术导弹系统毫无区别,也不符合韩国人的“追求”。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玄武II战术弹道导弹基本型射程300千米,改进型射程达500千米。其打击精度达到30米左右。从外型上看,该弹由一具直径1米左右的固体火箭发动机和一个几乎与火箭发动机一样长的双锥体整流罩构成,弹体尾部有四片固定切尖三角翼。玄武II无论从各项性能参数还是外形尺寸上均与“伊斯坎德尔”十分接近。由于缺乏更多公开信息,我们无从得知玄武II具体的研发过程,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该型导弹的研发过程中俄韩双方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交流和合作,否则韩国也不可能“独立”研制出一个与“伊斯坎德尔”如此相似的型号。长期以来,由于美国的限制和日本的敌视,韩国在很多方面都与俄罗斯过往频繁。2011年底公开亮相的铁鹰II中程防空导弹也是源自于俄罗斯勇士防空系统,所使用的防空弹更是仿制于9M96。而在民用航天方面,韩国则直接引入俄罗斯在研的安加拉火箭芯级充当“自研火箭”的一子级。

有趣的是,韩国的北方亲戚朝鲜也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从叙利亚引进了数套俄式战术地地导弹——SS-21A“圆点”导弹,该导弹最大射程70千米,改进型“圆点-U”可达180千米。“圆点”导弹是“伊斯坎德尔”服役前俄罗斯唯一能用的战术地地弹,朝鲜对其进行了仿制,被西方命名为“KN-02”。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苏军的SS-21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朝鲜军队装备的KN-2导弹就是前苏联SS-21“圆点”的仿制品

2009年,增程型玄武II B服役。这种射程500千米的导弹通过将弹头质量缩减到300千克来增加射程。同年10月, 韩国国防采办计划管理局局长证实韩国正在研发远程弹道导弹,其射程将超过500千米。为了给新型号的研制提供政策支持,韩美双方于2011年初开始了新一轮的协议修订谈判。

2012年10月5日,韩美两国为修改《韩美导弹框架协议》而举行的谈判最终达成一致,韩国总统府于7日公布了本次会谈的结果。这次谈判的主要成果就是双方同意韩国将弹道导弹的射程从300千米增加至800千米。在射程达到800千米时,弹头重量将和目前一样保持500千克;在射程不足800千米的情况下,导弹弹头的重量可以相应增加,在射程减至300千米时弹头重量最高可达到1.5吨。这实际上保留了射程延长弹头重量减轻的“权衡(trade-off)”原则,为以后韩国进一步增加射程提供了参考依据。与此同时,航程超过300千米的无人驾驶飞机的搭载重量也从目前的500千克增至2.5吨。但对于允许民间开发固体火箭的问题,美方坚持反对,韩方未能如愿。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2012年10月7日,韩国总统府外交安保首席秘书千英宇在临时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新修订的《韩美导弹协定》

2012年12月朝鲜成功发射“银河”-3号再度给予韩国加强弹道导弹力量的理由。转年的1月7日,总统职务交接委员会外交国防统一分科委干事金章洙表示,目前最紧急的是要对安保应对情况进行检查,并尽快使800千米射程的弹道导弹转化为战斗力。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1月31日视察位于京畿道涟川郡的第25师团后也表示,为了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威胁,需尽快研发出800千米射程的弹道导弹并进行实战部署。

韩国人所谓的“800千米射程弹道导弹”也是玄武II的改进型。作为玄武II的仿制原型,“伊斯坎德尔-M”在搭载800千克弹头的情况下射程仍可达480千米,这也就为韩国减小弹头质量提高射程提供了技术前提。按照韩国的计划,射程达800千米的玄武III C将在2018年研制定型并投入部队。

从射程上讲,800千米已经足以从韩国腹地打击朝鲜全境了;如果从韩国西海岸发射导弹,足以打击中国京津唐地区。美国允许再次修改协议,显然不仅仅是出于朝鲜威胁的考虑。由于美苏曾签订了《中导条约》,规定双方销毁射程在500-5500千米范围内的中短程弹道导弹及其配套设施,而且以后也不得试验、生产和拥有这些武器。进入20世纪90年代以后,中国不仅陆续装备了多种常规战役战术弹道导弹,还研发了DF-21C中远程反舰弹道导弹。这些发射准备时间短、高速飞行且精度很高的远程制导武器使得解放军可以对亚太地区的任何目标实现快速高效的打击,也自然对这一地区的美军基地和航母编队群构成了严重威胁,如果美国借韩国人的手研制并部署战役战术导弹甚至是中、远程弹道导弹,不仅可以弥补美国在亚太地区弹道导弹力量空洞,更能反制中国二炮部队并对中国的纵深目标构成重大威胁。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中国二炮在90年代后期大量部署的常规弹道导弹使中国拥有了快速远程打击能力

玄武III巡航导弹

与韩美双方就弹道导弹射程和弹头质量反复磋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对韩国在巡航导弹方面的动作一直持默许态度。

美国此次对协定的修改并未涉及巡航导弹射程。根据协定,韩国发射巡航导弹的重量在500千克以下时不限制射程,射程在300千米以下时则不限制弹头重量。但实际情况是韩国现已装备射程近1500千米的玄武III C巡航导弹,其射程不但足以覆盖朝鲜全境,更可威胁周边国家安全。

玄武III巡航导弹曾被称为天龙导弹,由韩国国防发展局(ADD)研制,韩国军工企业LIG NEX1(原LG精密)生产。这是一种高亚音速巡航导弹,它使用小型涡轮风扇发动机推进,最大射程1500千米,制导方式为惯导加GPS制导外加地形匹配、末端使用红外景象匹配制导。韩国媒体称其命中精度高于美国战斧导弹,可以钻进1~3米大小的窗户进行攻击。玄武III C巡航导弹长度约6米,直径约0.5米,发射质量约1.5吨,弹头质量达500千克,和美国战斧巡航导弹十分相似。玄武III C导弹是玄武III系列巡航导弹公开的最新型号,韩国此前还研制了射程较短的玄武III A和玄武III B巡航导弹,其射程分别为500和1000千米,同样使用惯导加GPS制导和地形匹配等制导方式。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玄武III巡航导弹发射车

韩国通过研制“海星”系列反舰导弹积累了一定的巡航导弹设计制造技术和经验,为玄武III巡航导弹的研制做了铺垫。20世纪70年代研制的早期“海星”导弹技术非常落后,现有的SSM-700K“海星”导弹则是1996年开始研制的。SSM-700K反舰导弹引进了美国“鱼叉”反舰导弹的相关技术,全弹长度5.46米,比鱼叉略长;直径则是与鱼叉一样的0.34米。2003年首次试射,2005年正式服役。通过“海星”导弹的研制,韩国获得了小型涡扇喷气发动机、先进惯导设备、雷达高度计等技术,还培养了自己的巡航导弹研制队伍。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玄武III巡航导弹攻击靶标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海星反舰导弹

玄武III系列导弹的研制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2006年韩国正式宣布研制成功射程达500千米的玄武III A巡航导弹,并号称打击偏差不超过3米。根据韩国军方的消息,2008年后韩国国防发展局开始研制远程的玄武III C巡航导弹,通过进一步增加燃料和增加复合制导方式等措施,在不降低精度的同时将导弹射程提高到1500千米。2010年7月韩国军方正式表示玄武III C巡航导弹已经投产并开始部署,据称已经部署了近百枚。

作为一种不受美国限制的武器,韩国人一直在积极拓展玄武III C巡航导弹的使用环境。该型导弹既可以使用本次阅兵式公开的双联装机动发射车发射,也可以搭载于韩国海军的KD-II“广开土大王”级和KD-III“世宗大王”级宙斯盾舰以及引进自德国的214潜艇,计划于2020年开始部署的3000吨级KSS-III常规潜艇上也将装备该型导弹。多种部署方式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和更好的生存能力,也增加了敌方防御的难度。

对于毫无反导能力的朝鲜而言,在研的玄武II C弹道导弹已经足够对其全境实施打击。朝鲜精度有限且反应缓慢的“芦洞”系列液体中近程弹道导弹也难以对玄武系列导弹的发射阵地实施反击。而射程达1500千米的玄武III C巡航导弹显然不是给朝鲜准备的,我国近年来积极构建能够拦截巡航导弹和超低空无人机的低空慢速目标防御网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

从阅兵式看“韩国导弹威胁”

朝鲜“芦洞”中近程弹道导弹准备时间长、精度低,难以对韩国导弹阵地实施打击

结语

经过数十年的努力,韩国已经成为东北亚诸国中首个拥有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两种远程精确打击手段的国家。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是两种呈互补关系的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只要运用得当,对方是很难抵御这两种武器联合进攻的。巡航导弹的优点是飞行高度低、信号特征小,不易被发现和定位。由于现役的远程巡航导弹均为亚音速巡航,一旦被敌方发现并锁定则很容易遭到拦截。而弹道导弹则相反,全程都容易被探测到——除去少数战术导弹,大多数弹道导弹的体积都比较大,在弹头分离前的雷达回波都很强;导弹在助推段时由于飞行高度较低,不易被远程预警雷达探测到,但大推力火箭发动机的红外信号又十分强,仍可被预警卫星探测并识别;在弹头分离后,其雷达特征小了,但由于其运行在背景“很干净”的宇宙空间,地面的预警雷达还是可以轻易的探测并锁定目标;弹头再入大气层时与空气高速冲击摩擦产生的红外信号十分强,更增加了地面探测设备搜索、锁定目标的机会。但由于弹道导弹在除助推段以外的飞行阶段都是以高超声速飞行,即使是洲际导弹完成全程飞行也仅需30分钟左右,这对地面拦截系统的反应速度和拦截弹的飞行速度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目前为止,世界各国对弹道导弹的拦截都出于探索和试验阶段,尚未拿出一种拦截效率较高的实用方案。

正是由于《中导条约》后国际环境的巨变,美国对韩日等国的航天发展以及弹道导弹研制已经从“有所限制”发展到了“假限制、真纵容”的地步,冷战时期美苏在欧洲的导弹对峙又将在东亚地区重演,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重视。

文:米格

本文专供腾讯军事频道( http://mil.qq.com/ ),禁止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nguan]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