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殉职消防员最后通话:迷路了氧气不够了

北京殉职消防员最后通话:迷路了氧气不够了

  救火现场

北京殉职消防员最后通话:迷路了氧气不够了

  遗物

  原标题:“去给战友们拉些饮用水”

  2013年10月11日凌晨,石景山区苹果园南路东口喜隆多商场发生大火,石景山消防支队两名消防员刘洪坤、刘洪魁在火灾抢救中不幸牺牲。

  在北京石景山和两位英雄的家乡山东曲阜,人们都在悼念因火灾不幸殉职的消防战士。昨天晚上6点半,记者来到北京消防石景山支队,看到支队大门边已经摆放着四个大花篮和数捧鲜花。据周围居民介绍,这些花篮有的是附近小学和商场送的,有的是群众个人送的。

  记者来到这两位英雄工作和生活过的石景山消防支队和八大处中队,寻找两位消防员留在人间尚未消退的身影和气息。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是《诗经·秦风·无衣》里的两句诗,说的正是生死相依的战友情谊。

  沾满泥土的消防服、发黑的氧气罐、变形的鞋垫,这些从两位消防员遗体上取下的装备和衣物被他们的战友叠放整齐,安静地摆在消防车库红色大门前,默默地诉说两位消防员与火魔性命相搏的最后时刻。

  守在这堆衣物旁的消防员红着眼睛告诉记者,这是能扒下来的东西,而那些贴身的衣物早已熔入血肉,不能分离。

  回忆

  “我们迷路了,氧气也不够了。”

  11日早上6点多,现场救援电台传来了刘洪坤的声音:“我们迷路了,呼吸器里的氧气也不够了。”自此之后,火场内的刘洪坤和刘洪魁与外界失去了联系。

  “失联之前,5点38分的时候,我还接到刘参谋长的电话。”同年与刘洪坤入伍的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张岚告诉记者说,“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是‘这个事你会办’,就这六个字。我回答他说‘行,你放心’”。

  刘洪坤说的“这个事”是指让张岚去拉饮用水,因为从三点到现在,两个多小时,救火的战士滴水未沾。刘洪坤让张岚拉水来之后放到大门口的集结点,给每位从火场出来的消防员人手递一瓶矿泉水。

  张岚很快拉来了25箱水,并按照刘洪坤的命令,把水分给战士们。但是,让张岚和其他战友神经紧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刘洪坤和刘洪魁失联了。

  “我们立刻利用电台核实现场人员情况,结果谁也没看到他俩在哪,手机也打不通。”张岚向记者说,“火灾现场联系不上是不正常的,我们当时心里就感觉不好。”

  随即,现场人员分成几队,逐层寻找二人,“但是当时三四层的火势还是比较大,温度高、有浓烟,搜救工作有难度。”张岚说,“随着时间慢慢地过去,我们心里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11日上午11点,大火被扑灭,经多次搜寻,下午3时21分,搜救人员在商场四楼西北角废墟中看到了消防服的反光标志,找到了二人的遗体。

  前行

  “战斗还没结束,把队伍整理好!”

  “面对眼前生死相依搂抱一团的遗体,视觉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无法言喻的悲壮。”这是昨晚9时从火灾现场回来的北京市消防局副局长李进所描述的当时找到两位消防员遗体时的壮烈场景。

  11日5点多,火灾扑救进入攻坚阶段,刘洪坤带领战士火场进行侦查。早上6点10分,刘洪坤撤出火场更换氧气,他和刘洪魁再次进入火场进行侦查。二人与外界失联之后,火场内发生了什么,目前还不清楚,但是,一个相拥而死的姿势似乎暗示着刘洪坤和刘洪魁在火场内相互搀扶,彼此照应的情况,在楼内建筑物突然坍塌的瞬间,二人以一个让彼此受伤害最小的姿势倒下。

  昨天下午,北京市消防局公布了当时二人遗体被抬出时的视频,还原了当时送别英雄时悲壮的场景。

  “让我们为两位牺牲的战友默哀!”在刘洪坤和刘洪魁遗体刚被抬出废墟时候,现场的消防员脸上写满了难以相信的表情,大家都争相抬着自己战友走出火场外。

  “看到遇难兄弟的遗体,现场几乎所有人都难以抑制情绪。为了事业总有牺牲和奉献,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李进说,在送别遗体离开火灾现场时,现场哭声一片,一群汉子围着自己的战友跪着、哭着、默哀着。

  “大家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现场的火灾战斗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们不能这样!”北京消防局副局长李进面对痛哭的战士大声说道,“把队伍整理好!”

  特写·刘洪坤

  他3天前刚上医院看了女儿

  “出事前几天我还和他开玩笑说,刘参谋长你这些年来样子一直没变,唯一变的就是发型,以前是板寸,现在是分头。”石景山消防支队司令部副参谋长牛毅觉得这位与自己共事了7年多的战友不仅样子没变,工作狂的个性也没变,“他没什么业余爱好,就是爱工作。”

  一个人能热爱工作到何种程度呢?

  “他有一个5岁的女儿,但是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可是2008年那会儿我们八大处中队忙于奥运场馆的消防工作,刘参谋长根本顾不上孩子生病,都是他老婆在照顾孩子。”牛毅说,“三天前,他去了医院看女儿,结果就……”

  谈到这些,牛毅低头擦泪,哽咽难言。

  牛毅比刘洪坤小4岁,他说自己在刘洪坤面前就像小兄弟。“他豪爽、大方、正直的个性,该出手时就出手。”牛毅说,“有次出警,我和另外一位战士被杂草火势包围,是刘洪坤开车冲进包围圈把我们带了出去。”

  但是,刘洪坤以后再也不能带着自己冲锋陷阵了,牛毅说:“这并不是第一次送别战友,但是每一次都无比难受。”

  特写·刘洪魁

  他结婚不久总是爱笑

  记者跟随刘洪魁的战友来到他的房间,椅子靠背上搭着他的警服,桌子上还放着赴火灾现场前他没来得及拿的手机和手表,甚至床上的被子还是他起床时离去的样子。

  “他就是爱笑”,这是刘洪魁身边战友对他最清晰的印象。

  1985年出生,今年刚结婚,28岁的刘洪魁刚刚开始自己人生的新路程,生活本就应该充满笑意。

  去年入伍的新兵黄志川对自己这位脸上常挂着笑容的兄弟十分赞赏,“他很细心,连每次车辆加油的油票抬头他都认真核对。他性格又很温和,整天乐呵呵的,让人感觉舒服。”

  “即便是我有时候批评他,他还是面带微笑地接受,很少看到他有负面情绪,就没见过他和谁红过脸。”作为刘洪魁的领导,牛毅眼中,刘洪魁这孩子对待工作有耐心,不浮躁。牛毅曾打趣道:刘洪魁,你反应有点慢啊。但是刘洪魁对待事情会紧抓不放,直到弄明白解决了。用牛毅的话说就是“爱抠事情”。对刘洪魁的猝然离去,战友们都感到无比惋惜。

  本报实习记者张宇文并图

(北京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timga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