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洁敏境外运油重庆建厂 为薄熙来政绩做文章

媒体报道,蒋洁敏曾为薄熙来在政绩上做文章。薄熙来任辽宁省长时,蒋洁敏推动中石油集团在辽宁扩建或兴建了两个千万吨级的炼油厂;薄熙来担任重庆市委书记后,中石油集团又在重庆投资150亿元,建设一个产能为650万吨的炼油厂。2009年,中石油集团又宣布将这一项目的产能提升至千万吨级。这几个炼油厂所需的原油都需要从外地,甚至是境外运来,成本巨大。

蒋洁敏官场沉浮记

2013年9月1日,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9月3日,中央决定免去蒋洁敏的领导职务。蒋洁敏成为新一届政府中首个落马的正部级官员,也是十八大后首个被查处的中央委员。

年轻时曾放出豪言“生进中南海,死入八宝山”的蒋洁敏,反而上演了一幕“昨为座上宾,今为落马者”的官场沉浮记。

1.被调查前已露端倪

蒋洁敏的名字上一次引起关注是在今年3月,他接替王勇成为新一任国资委主任。此前,他的职务是中石油集团董事长。从履新到落马,蒋洁敏在国资委主任的位置上待了还不到半年。把他拉下马的,正是他主政中石油集团时的事。

据媒体报道,蒋洁敏案的调查线索,来源于对他的离任审计。依据有关规定,央企领导人离任时,应对其任内工作进行离任审计。离任审计采用联席会议制度,由纪检、组织、审计、监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等部门组成,如在审计中发现问题,可移交纪检部门处理。蒋洁敏2006年11月接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依惯例,离任审计的时间是2006年—2013年。但消息人士透露,这次对他的离任审计,时间范围延长至10年,不局限于总经理任期内,还追溯到更早之前。一位从事过官员离任审计工作的人士说:“按照审计法和相关审计规定,如果遇到重大事情,离任审计的时间可以无限期向前追溯。”这就意味着,被延长审计时间的蒋洁敏很可能问题比较严重。

很多人对蒋洁敏的落马并不意外,过去曾多次传出他被调查。去年9月,有网友爆料称,蒋洁敏借海外工程招标之际在境外失踪。当时,蒋洁敏已经近两个月没在中石油集团的一些大活动中露面,这一不寻常的现象引发外界猜测其可能“出事了”。但中石油集团很快出面否认,并解释说蒋洁敏“正在住院”。在随后召开的党的十八大上,蒋洁敏顺利当选中央委员,但蒋洁敏“不干净”的传闻并未终止。

今年3月18日,蒋洁敏辞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一职。直到3月25日,国资委网站才首次刊登蒋洁敏上任的消息。一些敏感人士立即捕捉到这个“时间差”。与此同时,国资委的其他人事安排也耐人寻味。就在任命蒋洁敏的同时,中组部副部长王尔乘宣布,张毅担任国资委党委书记兼副主任。这种“双首长制”的安排,在2003年国资委刚成立时曾出现过,当时李荣融为主任,李毅中为党委书记。2005年,李毅中调任国家安监总局局长后,国资委主任与党委书记就由同一人担任。有媒体猜测,安排张毅进入国资委是“有意为之”。

蒋洁敏被免职后,国资委党委书记、副主任张毅暂时全面主持工作。他随即赴大庆油田、长庆油田进行考察调研,强调中石油集团还将进一步反腐。显然,席卷中石油集团的这场疾风骤雨还没有结束。

2.蒋家村走出的蒋胜利

被查处前,蒋洁敏给外界的印象是比较低调,他极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也鲜少接受媒体采访。在早先对他的报道中,只有“老家山东阳信县商店镇蒋家村”这十几个字,这给记者的调查提供了一丝线索。

2013年9月4日晚,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一路辗转,抵达阳信县。阳信位于山东省西北部,距济南约120公里,总面积不过793平方公里,因名将韩信自燕伐齐、屯兵古笃马河之阳而得名。

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阳信走出的最高级别官员,蒋洁敏一度是整个阳信的骄傲。但现在,记者一旦把话题转到蒋洁敏身上,前一秒还热情的阳信老乡们立刻变得很警觉:“光知道这个人,但我跟他没什么接触。”“他那么大官,我哪接触得到。”“这个,我不清楚……”蒋洁敏这三个字,在当地似乎已成为禁忌,谁也不愿意与他扯上关系。此前一天,记者还从济南市纪委一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阳信县委、县政府已经专门针对蒋洁敏案开过会,要求各级机关单位“不评论、不参与”。

9月5日一早,记者冒着蒙蒙细雨来到蒋家村。村外正在修建高铁,加上雨水的冲洗,进村的路十分泥泞。

清早的蒋家村静极了,偶尔遇见一两个带着孙子在乡间玩耍的大婶,或者在家门口张望的老人。用当地人的话说,因为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主要劳动力是“3860部队”,“38”代指妇女,“60”代指老人。

村里的老人聊着聊着,思绪便回到那个一起长大的同龄人身上。“那时候,俺们老师都说,他又有才又能干。他出事,别说是他家里,就是俺们学校,都感到很遗憾。”村里一位小学老师曾是蒋洁敏的高中校友,他还记得,蒋洁敏小名叫“胜利”,在家里排行老大。在他的记忆中,蒋洁敏初中是在商店镇上的阳信三中念的,也就是如今的商店中学。1970年,蒋洁敏升入阳信三中高中部。“我比他低一级,1971年入校时,他正读高二。整整一年,我们每天6点多就起床,一起走着上学,到学校去自习,特别累。那时候,一个年级两个班,蒋洁敏很聪明,每次都能考全年级第一。”

除了学习成绩好,蒋洁敏留给村里人的另一个印象是家教严。蒋家村党支部书记告诉记者,蒋洁敏的父亲蒋迎畅曾任阳信县物资局局长。一位村民也回忆,蒋父从来不坐单位配的轿车,而是天天骑自行车上班,甚至“经常骑着破自行车,戴着破草帽回到村里来种田”。有时村里的路不好走,碰见有人迎面过来,蒋父会退到一旁让别人先走,自己再过。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说,“父亲的行事风格对蒋洁敏影响很大”。记者也在走访中了解到,蒋洁敏走上领导岗位后,每次回村,“在村口就下车,步行进村,小车只能在他身后跟着。和他家女人出门吃饭,也不开车,就是随便找个小饭馆,随便点俩菜就吃了”。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蒋洁敏的妻子姓史,是邻镇河流镇人,蒋洁敏20多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她。婚后,两人过着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的生活,育有一子。

蒋洁敏还有3个弟弟。村民们说,大家平时都以小名相称,记不清他几个弟弟的大名。一位村民回忆,蒋洁敏的大弟建生曾是青岛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员工,现在中国人民银行任职;二弟建设在河北廊坊霸州市电力部门上班;三弟建华从东营市石油学院(现中国石油大学东营校区)毕业后,进入胜利油田工作。蒋洁敏进入中石油集团后,他也跟到中石油集团做了一名办公室主任。虽然有人言之凿凿地告诉记者,蒋洁敏当官后,没有给自己的亲戚带来一点好处,就连他的一个堂兄弟,至今也只是阳信县一家织布厂的普通职工。但蒋洁敏三弟的职业路径,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2011年,蒋迎畅患上癌症,蒋洁敏把父亲接到北京做手术。20多天后,蒋迎畅回到县里,终究没能出现奇迹,很快撒手人寰。蒋父去世后,只剩下蒋母一人留在村中。不少人对记者感慨,蒋洁敏家的两亩地,一直是他80多岁的老母亲亲自打理,有时候,蒋洁敏的叔叔会帮着干点活儿。一位村民说:“他们家在北京有别墅,但她不愿意去,最多也就是冬天去住住。所以,他们兄弟四个每星期至少有一个回来,陪老娘坐一两个小时再走。”但村支书告诉记者,自己2011年上任后,就没见过蒋洁敏回村。阳信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猜测,这可能是因为蒋洁敏的职位越来越高,离家越来越远,工作也越来越忙。“就算回来了,也待不了几分钟。他又不喜欢惊动县里、村里,谁碰得到他呢?”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村西头蒋洁敏家的老宅。灰白色水泥围墙、铁皮红漆大门,两侧张贴着工整的对联……与周边的邻居家并无二致。大门上“合家欢乐”的横批还红得像刚贴上去一样,可门上的“铁将军”却昭示着这家主人并不在家中。

“不知道老太太是什么时候被接走的,儿子的事情她怕是接受不了。”一位路过的村民感叹道。

3.“只是填了几张表,就被大卡车拉走了”

蒋洁敏在1972年离开了生他养他的村子。当时,正在读高二的他迎来了人生第一个重要选择——参军还是工作?只要再过一年, 18岁的他就可以参军了,但在县城工作的父亲带回另一个消息:东营的“九二三厂”正在招工。

“九二三厂”即胜利油田的前身。在东营市胜利油田老基地的中心地段,记者从油田科技展览馆了解到胜利油田的发展历史——1961年4月,东营地区的“华8井”首次获得日产8 吨的工业油流,从而发现了油田;1962年9月23日,“营2井”获日产555吨的高产油流,是当时全国日产量最高的一口油井,“九二三厂”由此得名;1965 年1月25日,又一支钻井队在胜利村打出“坨11井”,这是我国第一口原油日产过千吨的油井,后经山东省委批复,“九二三厂”改名胜利油田;1972年, 胜利油田会战指挥部成立,陆续组织了河口、临盘、孤岛等地区的勘探开发会战,开始大规模面向社会招收石油工人。

正是在这一年,17岁的蒋洁敏结束了学业,来到离阳信县170多公里的孤岛(今山东省东营市河口区孤岛镇),成了胜利油田孤岛采油指挥部井下作业队的一名修井工。

41年后,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来到孤岛。这个面积不大的小镇遍布采油厂,红色或黄色的采油机随处可见,几乎走几步就可以看见一口油井。越往北走,道路越宽阔,马路两边的树木修剪得非常整齐,一排排红顶的5层楼房一字排开,从朝阳一村一直排到朝阳五村、六村……当地居民告诉记者,那些房子是孤岛采油厂的家属楼。

相比阳信县老乡表现出来的谨慎,孤岛的职工对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没有那么警惕。一位同在1972年进入胜利油田的退休职工很热情地向记者介绍,当时招工有3个途径:部队军人、油田职工后代、社会招工。招聘的流程非常简单,“只是填了几张表,写写自己的基本信息,就被大卡车拉走了。”

4.17岁的艰苦让他“没有笑脸”

随后,记者来到孤岛采油厂,试图了解蒋洁敏当年的工作情况。采油厂的宣传人员对记者先是非常热情,但一听到“蒋洁敏”3个字,气氛立即变了。一位负责人表示,在这个敏感的节点上,谁也不愿意多说,但他还是向记者提供了一些关于孤岛的资料。

上世纪70年代的孤岛地如其名,在找到石油之前,这里是一片平静孤寂的盐碱地。1972年,孤岛采油指挥部刚刚建立时,气候和环境都很恶劣,石油工人用“鸟无树做窝,人无歇阴处”来形容当时的条件。“很多人到了这儿,看一眼就走了。几个月后,第一批招来的工人跑了一大半。”油田一位工作人员说。蒋洁敏是留下来的少数人之一。

吴群(化名)当年在孤岛做了几年小买卖。在他看来,油田所有工作中,修井是最脏最苦最累的,整天野外作业,风吹日晒,还不能按时吃饭,如果遇上井喷和冲砂,内衣都会被油浸透。早期技术不发达,修井工经常要靠人拉肩扛运输和使用各种大型设备。一个最普通的直径约10厘米、高30厘米的钻头,都有几十公斤重,需要两个壮小伙才能抬起来。“长期和铁家伙打交道,少不了会有些磕磕碰碰。”一名胜利油田的员工告诉记者。更严重的是,由于当时没有提拉设备,工人在洗井、冲砂过程中,劳动强度大,工作危险。“我就亲眼见过好几次,有工人不小心被洗井的化学药剂或酸液溅到眼睛里,可怕极了!”吴群说。

“因为修井工作实在太累太苦,工人们脾气都很急,恨不得把1小时的工作10分钟干完……蒋洁敏当了好几年修井工,这个工作给他带来的最大影响是没有笑脸。”曾经有媒体报道了一位工人对蒋洁敏的回忆。很多孤岛的石油工人也推测,蒋洁敏当官后的雷厉风行和不苟言笑,与他17岁初入社会时经历了这种艰辛有关。

蒋洁敏的少年老成也日渐显现。1972到1980年的8年中,蒋洁敏在孤岛采油指挥部从普通工人到技术员、作业队队长、副大队长、大队长,20岁出头就走上管理岗位。

1980年,为了弥补“文革”时很多管理人员未能正规上学的遗憾,受山东省委组织部委托,山东大学开始举办干部专修科。25岁的蒋洁敏得以到山东大学经济学系在职学习工业经济专业。这段为期两年的学习,给蒋洁敏提供了晋升的资本。

1987年1月,胜利油田的孤岛、孤东两个采油指挥部合并为滨海采油指挥部,蒋洁敏被任命为党委副书记。1989年12月,又恢复为孤岛和孤东两部分,分别改名为孤岛采油厂、孤东采油厂。蒋洁敏任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党委书记,主管矿区建设。

一名父母都是胜利油田职工的“油二代”对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说:“现在油田都强调人性化,但在30多年前,生活都是服务于生产的。”在那个“先生产、 后生活”的年代,油田员工住宿条件非常简陋。上世纪60年代,大批石油工人一下子聚集到新发现的油田地区,没房子住就在地里挖个洞,上面盖上茅草,号称 “土窝子”。到了70年代,蒋洁敏来到孤岛时则是“上班夺油搞会战,下班盖好‘干打垒’再会战”。“干打垒”是北方农村最简便的房子,先用玉米杆垒成墙, 再在外表糊一层泥巴。当时,一位石油工人还在《战报》(《大庆日报》前身)上刊登了一首诗:“延安人人挖窑洞,今朝处处干打垒。”上世纪80年代,蒋洁敏上任滨海采油指挥部党委副书记时,“灯不明,路不平,水不净”是矿区广为流传的自我调侃之词。据媒体报道,他曾说过“鸟还有个窝,我们在这奋斗了15年还没有个像样的家”。上任后,蒋洁敏表现出和前任完全不同的领导风格——大胆、强势,花了3年时间不断盖楼。原孤岛采油厂工会主席杨书善也曾对媒体回忆: “矿区连续3年建设正规楼房2000多套。”

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孤岛的第一批家属楼。它们位于孤岛镇东边,三层,年久失修,墙皮脱落,外表呈现灰白色。楼内每套房的面积都是53平方米,所以这批楼房也被称作“老五三”。旁边的修车师傅说:“这可是当年的‘指挥楼’,里面住的全是领导!”但无从证实蒋洁敏是否在此居住过,只知道他在任内又盖了许多六七十平方米的单元房。

当年蒋洁敏在孤岛还推行过一项“4321”政策。“每人每月保证领到4斤鸡蛋、3斤鱼、2斤肉、1斤油。那时候我们有自己的农场,养猪养鸡,种菜种瓜。”孤岛采油厂退休技术员王成(化名)向记者回忆了那时候的“小康”待遇。这样的生活,让很多非油田职工羡慕不已。

5.风口浪尖上的胜利油田

整个90年代,蒋洁敏推行的都是大刀阔斧的改革,也曾引起争议,有人认为他过于强势、急于求成。但他在争议声中步步高升。1993年3月,蒋洁敏出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从1972年当修井工到1994年远调青海,蒋洁敏在胜利油田工作了整整22年。他被调查的消息传出后,一个新名词火了起来—— “胜利系”。在媒体报道中,除蒋洁敏外,多名被调查的中石油集团高管均有在胜利油田工作的经历。

2012年3月,中石油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玉春被调查。据报道,陶玉春籍贯山东日照,1985年从山东胜利石油学校(现山东胜利职业学院)采油工程专业毕业,之后到胜利油田工作,从基层起步,后担任胜利油田供应处副处长。

2013年6月,曾任四川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时任四川文联主席的郭永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据称,郭永祥1972年成为胜利油田孤岛指挥部作业27队工人,后做了宣传干事,并一步步当上胜利油田党委调研室主任。1990年,郭永祥调往中石油总公司(中石油集团的前身)担任研究室副局级研究员、副主任。

2013年8月,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股份公司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李华林被带走接受调查,媒体报道他也“曾在胜利油田任职”。据环球人物杂志记者查证,李华林确实在胜利油田工作了一年多,但他的组织关系没进过胜利油田。

不少媒体由此得出结论,这些中石油集团高管和蒋洁敏的交集始于胜利油田。当记者向胜利油田进行核实时,得到的答复是:“你们是迄今为止第一家前来核实此事的负责任的媒体。”对4人在胜利油田的交集,胜利油田不少人都表示不清楚,但宣传部门一位负责人说:“石油领域的确有不少领导干部都是从胜利油田走出去的。胜利油田作为我国第二大油田,开发建设比较早,这样的结果应该说是一种必然。但是,现在有不少媒体将他们归为‘胜利系’,主要是依据他们在胜利油田的工作时间有重合,这样的推断,未免过于偏颇。”

采访中,几位在采油厂一线工作的石油工人也向记者表达了意见:“现在人们动辄就说‘胜利系’,关注点也都放在这些相互勾结、相互扶持的少数人身上, 这对我们来说挺不公平的。很少有人会想到,胜利油田的一线工人们其实挺苦、挺不容易的。”在他们看来,蒋洁敏“现在被调查的问题,应该出在他离开胜利油田之后”。

6.“左膀右臂”跟着他一路升迁

离开胜利油田后,蒋洁敏于1994年出任青海石油管理局局长。当时,青海石油储量减少,蒋洁敏提出以气补油,将重点转向天然气开发,使青海奇迹般地成为中国第四大气田。1999年,石油、石化工业体制改革启动,蒋洁敏调入中石油集团,担任总经理助理兼重组与上市筹备组组长。一年后,美国股市和香港股市接纳了中石油。作为中石油股份公司上市的“功臣”,年仅45岁的蒋洁敏被视为集团内部最具国际视角和现代管理理念的“少壮派”。此后,蒋洁敏再赴青海, 出任青海省副省长。2004年,他重回中石油集团,担任副总经理,2006年出任总经理、党组书记,2011年任董事长。

蒋洁敏在集团总部工作期间出了哪些违纪问题,目前还无从得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他治下,集团总部高管形成了腐败窝案。有媒体披露:“蒋洁敏和其他几个人的问题由来已久,中石油集团员工的上访、告状从未中断过,中纪委开通了公共邮箱之后,中石油集团员工的告状信把中纪委的邮箱都堵了。”2013年 8月26日,监察部网站通报,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第二天,在国资委的公告中,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华林、股份公司副总裁冉新权、股份公司总地质师王道富3人,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这些涉案人员与蒋洁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53岁的王永春是蒋洁敏的“左膀右臂”,10年来跟着蒋洁敏一路升迁——2004年4月,蒋洁敏从青海调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书记,6个月后,王永春就从吉林调任中石油股份公司人事部总经理。2007年5月,蒋洁敏出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党组书记兼股份公司董事长、总裁,同样6个月后,王永春出任中石油集团人事部主任、股份公司人事部总经理。2011年4月,蒋洁敏出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与此同时,王永春出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大庆油田党委副书记。2012年十八大上,蒋洁敏当选中央委员,王永春当选中央候补委员。

48岁的冉新权、58岁的王道富看似和蒋洁敏没有直接关系,但他们和李华林同为西南石油大学校友。蒋洁敏成为中石油集团的主要领导后,扶持胜利油田的老同事李华林,李华林随即提携校友冉新权、王道富。3人在一年里分别升任中石油集团副总裁、股份公司副总裁兼长庆油田总经理、股份公司总地质师。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现在,中石油集团要求处级以上的经理基本上每天出具一份出勤、零事故报告,并上交护照,目的是确保公司正常运营,同时防止经理人员出逃境外,以便随时配合调查。为核实该情况,记者多次拨打中石油集团一些分公司领导的手机,均无人接听。

7.为薄熙来提升政绩

蒋洁敏主政中石油集团期间,曾有一个“重大政绩”。2007年5月,中石油集团对外宣布,在河北省唐山市境内的渤海湾滩海地区发现储量规模达10亿吨的大油田——冀东南堡油田。消息轰动全国,媒体称之为“40年来最激动人心的发现”,甚至认为它“给中国能源安全带来了主动权”。然而,3年后,英国路透社报道,中石油集团的钻井人员发现其储量远小于预期,这片油田的储量被高估了,需要继续勘探才能确定它的规模。此后,关于冀东南堡油田的报道越来越少。为了确认该油田的真实储量,记者曾向相关部门核实情况,没有得到答复。

这种注水的政绩,在蒋洁敏的“左膀右臂”身上也得到体现。王永春在出任大庆油田负责人之后,明知大庆油田因长期高负荷开采,年产油气量已经下滑至4000余万吨,仍然宣布年产油气量能够达到5000万吨,以此作为晋升的资本。

8.油田买卖有疑点,安全事故频发

另据媒体报道,蒋洁敏的落马,也与他大张旗鼓进行的海外收购有关。据称,在其任上,中石油集团在加拿大等国收购的油气田项目,疑点颇多。花几十亿美元收购了号称“资质良好”的项目,一开采,却发现资源贫乏,造成了巨额资金浪费。

而在国内,中石油集团曾把一些资源贫乏的油气田交给民营企业开发,结果也令人生疑。一些被认定的“贫油田”,卖给民营企业后,却开采出源源不断的油,这难逃贱卖油田之嫌。据称,这样的疑点项目,以长庆油田最为典型。2007年十七大期间,时任长庆油田总经理的王道富把这种情况当做“先进事迹”公开介绍,宣称长庆油田在“低渗透油井,单井产量非常低”的情况下,能够想出办法积极开采原油。

媒体还总结了蒋洁敏任内的另一重大问题:安全事故频发。2010到2011年,仅在大连, 中石油集团所属企业就连续发生“7·16” 输油管道爆炸火灾事故、“10·24”火灾事故、“7·16”火灾事故、“8·29”爆炸火灾事故。据报道,事故发生后,作为“一把手”的蒋洁敏四处请托,推卸责任,甚至斥责辱骂地方政府官员。2011年11月,国务院认定这4起事故均为责任事故,给予蒋洁敏警告处分,但蒋洁敏依然“非常狂妄,得意忘形”,几乎就在收到国务院警告处分的同时,中石油集团在大连的一处油品码头又发生了火灾。

9.“带病”在岗、“带病”提拔的典型

中央党校教授、反腐问题专家林喆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十八大之后,我一直在等‘大老虎’的落马。”对于蒋洁敏的落马,林喆认为这是“国有大企业腐败的习惯性发作,很正常,因为关键问题没有解决”。

环球人物杂志:您说的这个“关键问题”是什么?

林喆:第一,这个行业缺乏竞争,难免产生腐败。第二,石油企业是生产、经营单位,有巨大的财富,这肯定会吸引一些人靠拢过来。第三,国有企业内部是金字塔形管理结构,底层是一般职工,由于民主不健全,他们发现了问题也发不出声。所以高层只要把中层安排好,就可能会出现层层包庇、贪腐的现象。

中石油集团内部的人跟我说:“我们单位是最腐败的。”一般的国有企业管理办法在这里不一定行得通,他们很特殊,治理他们需要特殊的、长期的调研。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的管理学者到企业搞调查,一住就是几年,甚至十几二十几年,最后找到了科学的管理方法,取得了巨大的成效。而我们往往是到企业走马观花,考察只有几个小时,提出的方案肯定无法对症下药。

环球人物杂志: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怎样的?

林喆:应该组织一个调查团,扎根下去,吃喝都在企业。一个调查团可以分成几个组,每个组分散到各个领域、车间,和工人同吃同住,了解企业的生产力来自何方,了解企业从生产到销售的每个环节,以及在哪个环节最容易出问题。最后大家再集中起来找出可行的对策,多找几次肯定能找到根治国有企业腐败的防范机制。任何单位预防腐败,关键就是三个环节:用人环节、制度环节、监督环节。这三个环节抓紧了,没有搞不好的。

蒋洁敏事件是典型的“带病”在岗、“带病”提拔的例子,说明中石油集团在用人方面出了问题,应该追查谁提名的、谁审核的、谁监督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已经写明了用人失当和监督缺位的责任追究。如果总是轻易放过提拔者,这类事就总会发生。只有上面严格处置一批提拔者,才能管用, 下面的人才会认真起来。

环球人物杂志:但提拔者可能会说,我当时都不知道被提拔者有“病”。

林喆:这就是问题了。审核时,主要审核的就是被提拔者是不是有“病”,没“病”才能提拔,不知道就不能轻易提拔。拿蒋洁敏来说,要审核有没有买官卖官现象,有没有亲属利用其职权牟利,有没有宗派联系,这些都要调查清楚。用人部门应该举一反三,认真反省。

环球人物杂志:您说到了宗派联系,现在这个问题严重吗?

林喆:很严重,一个圈子一个圈子的,有时候普通职工一眼就能看出谁是谁圈子里的。毛主席说过:“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历来如此。”他一直反对在党内搞圈子,但现在这种现象还是很明显,尤其是人人都想晋升的时候,这种问题就更为严重。

环球人物杂志:我们还观察到一个现象,这些年一直在讲政企分开,但蒋洁敏在政企之间多次转换角色。林喆:国有企业的高管一转身就是政府高官,这的确是个问题。如果一个国企领导犯了错,发一个红头文件把他调离,然后把他包庇起来,这是典型的政企不分,而且会形成利益输送。当然这是少数,我们也有很多国有企业高管和政府官员很好地守住了各自的角色。

环球人物杂志:和官员腐败比起来,国企腐败的危害在哪里?

林喆:能不能治理好国企的腐败,是对执政能力的另一种考验,也就是看你会不会管企业。如果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是父与子的关系,任命国企高管像父亲委派儿子那样,那就错了。人事问题要尊重企业内部职工的意见,政府的重点是监督,在政策、法律方面给企业把好关。比方说石油吧,它在哪个国家都是紧俏商品、稀有资源,盯着这一块的人很多,所以监督更要到位。

环球人物杂志:很多网友说,蒋洁敏落马和中石油集团窝案被揭发,再次证明了中央“打老虎”的决心。您对“打老虎”有什么期待?

林喆:我还是提建议吧。认真地检查一下为什么蒋洁敏能够腐败,到底国企哪些环节出了问题,会不会还有人在顶风作案。

10.人物简介

蒋洁敏,1955年出生,山东阳信人,1980年进入山东大学在职学习工业经济专业,后又取得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1972年到胜利油田参加工作, 曾任胜利石油管理局副局长,青海石油管理局局长,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助理,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青海省委常委、副省长、省委副书记,中石油集团总经理、董事长等职。2013年3月调任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是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2013年9月,因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人民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engz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