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鸽:我没拿儿子和上海四个法官作对比

梦鸽资料图

梦鸽资料图

《中国新闻周刊》:您是什么时候知道儿子出事的?

梦鸽:

当时我们在海南度假,大年初七,大魏打电话,说回北京一起玩一玩。孩子嘛,毕竟才十六岁,对孩子来讲主观意识就是个聚会。大魏家里又来了表弟,目的就是玩。

第二天,司机收到短信敲诈勒索的短信和电话,说儿子强奸要我们出钱摆平。我们给儿子打电话询问,儿子说没有他们说的事儿,他们就是讹诈我们,我们就没有理会。

这些人,直接就冲着我们家来的,当时就没给别人发,短信里也说的很清楚,如果不私了,我们就报案,我们就通报媒体。

初九,回来当天,儿子去机场接我们,我又问了他,他说没有做这件事,杨某某是自愿的,而且是张某带着他们玩,(我们)当时问他们钱(嫖资)够不够,她说够了。

这个事情就是这样的经过、结构,没有强奸。如果真的(有强奸),我的儿子会想办法让我们保护他,会告诉我们实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儿子不会等着他们来抓,小魏在长春,如果认为这是强奸,就不会在北京,而是当天就回长春了。其中一个张某某,当天回家就跟他爸爸说这个事情了,他爸爸问他一晚上没回家干嘛去了,他说自己去嫖娼了,玩了个女孩。他爸爸什么都没说,问给钱了么,他说给了2000。

这些都说明孩子们主观意识没有做这件事。

《中国新闻周刊》:所以对你来说,三天后孩子被抓是万万没想到的事情?

梦鸽

不是万万没想到,而是不应该。这应该是被查清楚的。

我们21号凌晨2点就被叫去审讯,一直到凌晨八点。白天看着,下午三、四点带到湖北大厦,后直接到看守所,完了又提讯。连续将近40个小时没睡觉,两个夜晚连续审讯。

询问过程中,引供诱供,直接问怎么打的,在哪强奸,等等的。问话得符合法律规则。不让睡觉,是变相肉刑。询问录像里看问话的人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还不让孩子睡觉。

当时不让我们家长说话,按我儿子的说法,我妈妈是个有修养的人,她不吵,但是她知道。

我既是监护人,又是证人,我们既要还原真相,也要得到社会人的同情和支持,不要激化矛盾。我们要达到这样的目的,不要让人们觉得我们职责谁,抗议谁,实际上我们失去了很多同情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