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6日:迷情可鲁克湖 总决赛·第二日

9月6日:迷情可鲁克湖

——“柴达木杯”第四届寻找中国数码摄影师总决赛·第二日

在海西州德令哈市怀头他拉镇的可鲁克湖畔,夜色正在褪去,远处的芦苇丛已经显出摇曳的枝干,水鸟也逐渐苏醒,不时从湖面飞过。湖边的码头上,一位垂钓者近乎僵硬地伫立着,手中的鱼竿纹丝不动。又是一夜,只要天气不糟糕,他总会驱车几十公里来这里夜钓。不过今晚的运气似乎不够好,只收获了十几条三四两重的小鲫鱼,要不是还钓上来七八只小螃蟹,那就真对不住这整夜刺骨寒风的煎熬了。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换个地方试试运气时,仿佛听见远处有人说话。渐渐地,人声越来越近,透过黎明微弱的光线看去,隐约有二十来个人的身影。“这么早,谁会来这里?”等他们走近了,才发现每个人都背着摄影包,扛着三脚架。原来是搞摄影的,难怪!在可鲁克湖边,经常能看到摄影人来拍摄日出日落,但一下子来这么多拿着大个相机的人,还真是少见,有人相机前面的镜头竟像炮筒那么粗,这些人整天背着大包小包到处拍照,不知道图什么,真搞不懂。

就像摄影人不理解爱钓鱼的人:没日没夜就为了几斤鱼,到菜市场去买好不好?哪知垂钓者享受的,正是这寂寞夜空下绝对的宁静,以及在长久等待中瞬间的反应和惊喜。其实,这与摄影何其相似?所不同处即一边收获的是美味,而另一边是美景。

这二十人正是“柴达木杯”第四届寻找中国数码摄影师总决赛的选手,虽然第一天的辛苦拍摄以及初到高原的不适应,已经让数位选手病倒了,但他们依旧硬挺着,早早随队伍来到今天的第一个拍摄点——距离德令哈市约50公里的可鲁克湖。

可鲁克湖在蒙语中是“水草丰美”的意思,它发源于祁连山脉哈儿科山的巴音河,湖水透澈清淡、芦苇茂盛,湖中盛产鱼虾,特别是中华绒螯蟹,每只长成后可超过300克。湖边的湿地是多种鸟类繁衍、栖息的家园,也为爱好鸟类摄影的朋友提供了绝佳的拍摄环境。

自从半决赛到总决赛,我们看遍了无数晨昏美景,描写日出朝霞的语句也早就把手都写酸了,但还是要说:今天可鲁克湖的晨曦又在我生命中留下了璀璨的一笔。其实不能怪摄影人执着,是美景让人欲罢不能。

9月,正是渔民捕蟹的季节,有的选手放弃了拍摄日出的机会,与渔民一起泛起轻舟,在湖水中拍摄他们捕捞的场景。那一只只肥美的中华绒螯蟹,一只能卖到好几百元,在拍摄的间隙,用手机拍一张分享给朋友们,引来了一连串的羡慕与嫉妒。

中午,在可鲁克湖边的餐厅饱享了一顿湖鲜,稍事休息后我们赶往下一个拍摄点——托素湖。不远的路途中,我们偶遇了马队羊群,这里的草场虽不像内蒙和北疆的丰茂,但独特的盐碱地上长满了碱蓬草,这是在盐碱土质上唯一能存活的草本植物,远远看去红彤彤一片,与泛黄的芦苇荡形成一种极其和谐的色彩组合。道路两旁,还有一望无际野生的白刺果,这些大小如黄豆的果实或黑或红,甜美多汁,所有人都对它赞不绝口。

托素湖虽与可鲁克湖相邻,有一条7公里的河道相连,但它却是一个咸水湖,水生动物和浮游动植物很少,湖中有一座1平方公里的鸟岛,是多种鸟类群居栖息之地。托素湖清澈见底,天色倒映在湖水中,有种似幻非真的感觉,来到这里,选手们竟连拍照都顾不上,挽起裤腿嬉戏在这明澈的湖水中。

托素湖岸边是一座被当地藏民奉为“神山”的白公山,山下堆满了朝奉者竖立的玛尼石。白公山还因为其山脚有三个不规则的三角形岩洞,洞内一根直径40厘米的大铁管从顶上斜通到洞内,此管状物的成分和来历尚无定论,加之周边奇特的地理容貌,从而应运了“外星人遗址”之说。虽然此种说法近乎戏语,但在这天地山水之间,我们看到了大自然创造的伟大奇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寻找中国数码摄影师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_tlia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