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政富二审否认受贿300万 称是公司间“借款”

雷政富:

肖烨找我帮助 借300万元,并没有提及不雅视频一事。我找明勇智帮肖烨借款时,也是以商量的口吻询问明勇智,此后两人签订借款合同。因此,这300万不能算是明勇智向我的行贿。

公诉人:

根据供述,肖烨“借钱”时,雷政富已知是敲诈,而雷政富与明勇智是制约与被制约的关系。本案中,300万元不是借款,而是敲诈勒索款,这种无抵押的借款,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借钱”的行为就是为了掩饰犯罪,规避法律行为。

昨日上午9时,重庆涉不雅视频官员———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受贿案在重庆市高院二审开庭。

昨日,雷政富身着黑色西装白色衬衣出庭,精神面貌良好。雷政富更换了二审辩护律师。庭审中,他一一否认了受贿指控,称“受贿300万是冤案”。他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实,一审判决错误。

经过约8个小时庭审,合议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焦点1

300万“借款”是否受贿?

今年6月28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雷政富受贿案一审宣判,认定雷政富在2007年至2012年期间,利用担任北碚区区长、区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316万余元,以受贿罪判处雷政富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30万元,对受贿赃款316万余元予以追缴。

雷政富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其中,一审认定的明勇智与雷政富之间产生的300万元款项性质,是雷政富上诉重点关注部分,也成为昨日庭审焦点所在。

南都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雷政富被赵红霞密拍到不雅视频后,肖烨“出面”为其摆平。此后,肖烨找到他借款300万元用于某工程的启动资金,而雷找到与北碚区有业务往来的重庆勇智实业开发有限公司老板明勇智帮忙,明勇智借款300万元给肖烨,双方约定利息及还款日期。至案发,肖烨尚欠明勇智200万元,逾期还款4年之久。

昨日庭审中,应雷政富和辩护人的申请,证人肖烨和明勇智出庭作证,就肖烨公司向明勇智的公司借款300万元是否属于雷政富受贿款的相关事实,接受了检辩双方质证。

证人肖烨作证时表示,自己没有以不雅视频要挟雷政富,但确因不雅视频认识雷政富,并通过雷政富向明某某的公司借款300万元,借款到期后,因资金紧张未归还。

不过,前天在对肖烨、严鹏以及其他人涉嫌敲诈勒索的二审当中,肖烨当庭认罪,并称愿意陆续归还拖欠明勇智的300万元,希望法院对他进行从轻处罚。而严鹏也在当庭表示,虽然律师给他做了无罪辩护的这样一个行为,但是如果法院判决他有罪的话,他也会服从法院的判决。这都证明肖烨对于300万元欠款为敲诈款性质予以认定。

证人明勇智当庭表示,自己公司为了在北碚承接工程项目以及BT项目提前回购,找过雷政富帮忙,因此看在雷政富的面子上,向肖烨公司出借300万元。借款到期后,明勇智多次找肖烨催款,肖烨表示“要还就找雷政富还”。

明勇智还称,当其将肖烨拒绝还款一事告知雷政富后,雷政富表示由其本人归还,明勇智提出不用归还,雷政富予以认可。

对此,雷政富辩称,他并没有在明知是肖烨敲诈勒索的情况下,让明勇智为其支付300万元,他当初只是认为肖出面帮他处理了不雅视频,觉得肖烨人很好就想和肖交一个朋友。肖烨找他帮助借300万元,并没有提及不雅视频一事。此外,他找明勇智帮肖烨借款时,也是以商量的口吻在询问明勇智,此后两人签订借款合同,因此,这300万不能算是明勇智向他的行贿。

雷政富认为,明勇智借钱给肖烨的300万应属于民事纠纷,他在中间仅是一个介绍,不符合受贿罪构成的要件。

焦点2

公诉人:300万元不是借款,是为掩饰犯罪

昨日庭审中,雷政富及辩护人认为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针对300万元系受贿款的指控,雷政富及辩护人认为,肖烨主观上没有敲诈勒索的故意,客观上没有实施敲诈勒索行为,300万元是肖烨公司向明勇智公司的现金借款,而非受贿款,雷政富是因为感谢肖烨销毁了不雅视频,帮忙联系借款。

事后,肖烨向明勇智还款100万元,也证明了肖、明双方债权债务关系的存在。

卷宗显示,明勇智在北碚承接5个B T项目,雷政富曾“打招呼”帮助过明勇智,对于BT项目,政府的提前回购是企业能否盈利的关键所在。雷政富及辩护律师认为,雷所谓的“打招呼”是对区里的所有项目打招呼,并非是为了明勇智一人,没有为其提供帮助,何况明勇智BT项目的提前回购,还可以给区里节省6000万元的利息。

检方认为,一审判决所采信的证据,足以证明雷政富受贿316万余元的事实。出庭证人明勇智当庭的证言,已经清楚证实了300万元是以借为名、行贿赂之实,系雷政富与明勇智权钱交易的产物。至于肖烨称其没有以不雅视频敲诈勒索雷政富,这一证言与该案的其他证据不符,不能成立。

此外,公诉方出示证据显示,欠债期间,肖烨与明勇智300万的借款本有约定,但还款期届满至案发长达4年之久,除了中途退还了100万元之外,肖烨在有能力归还的情况下,不顾每日数千元的利息损失,还购买了高档轿车等,拒不还款,与客观的正常合法的民事贷款关系不符合。同时,明勇智在借款到期后至案发,也没有通过诉讼等正当的途径找肖烨还款。

公诉人称,根据供述,肖烨“借钱”时,雷政富已知是敲诈,而雷政富与明勇智是制约与被制约的关系。本案中,300万元不是借款,而是敲诈勒索款,这种无抵押的借款,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借钱”的行为就是为了掩饰犯罪,规避法律行为。

公诉方认为,明勇智与雷政富双方之间,行贿受贿的意图非常明确,不影响受贿罪的构成。

昨日庭审中,雷政富及辩护人申请法庭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对侦查阶段的一份讯问笔录予以排除。法庭经审查认为,雷政富及辩护人并未提出侦查人员在笔录取证过程中对雷政富实施了刑讯逼供,也未提供相应的证据和线索,不符合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法定条件,法庭当庭驳回申请。

焦点3

雷政富:其它两项受贿指控也一一否认

除了300万元受贿款的争议外,雷政富还被公诉方指控另两项受贿:为北碚中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范某在职务升迁上收受10万元贿赂;为北碚大学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争取扶持资金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印某给予的美金1万元。

对于以上两笔受贿指控,雷政富及辩护人均予以否认。

公诉人称,2011年3月,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北碚大学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争取扶持资金提供帮助。同年6月,雷政富在美国考察期间,收受该公司董事长印某给予的美金1万元。该指控事实清楚,雷政富供认不讳。

雷政富称,印某送他一块手表和1万美元,手表回国后上交给了区委办公室,而1万美元买了“纪念品”。

另外,公诉人还称,2012年,雷政富利用职务之便,为时任北碚中医院骨科主任的范某,在职务升迁到医院党委副书记、副院长上提供帮助,收受范某给予的人民币10万元,这是一种权钱交易。

雷政富称,10万元早已退还给了范某,够不上指控。范某及雷政富的妻子聂某称,当年7月30日范某以送药材的名义给了聂某10万元,称是为了感恩而送给雷政富的,并用报纸包裹着,当晚雷政富知晓后,要求其妻子聂某退还,聂某8月1日这一天归还了范某的10万元。

公诉人认为,10万元有否还款,前后调查的口供不一,其细节漏洞百出。

雷政富的二审辩护律师杨学林表示,一审判决中3笔受贿在事实上和证据上都存在很大问题,存有很多疑点,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辩方认为其不构成犯罪。

“二审从程序上基本保证了被告人的辩护权,关键证人也出庭作证。二审中申请证人出庭达到了对辩方有利的目的”。杨学林对二审庭审过程比较满意,但对法院没有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表示遗憾。

庭审结束后,雷政富与坐在旁听席的家人相望点头致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winniexio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