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调查:为给孩子落户口不惜假结婚

未婚妈妈调查:

在经济拮据、情感纠葛和法律压力下独自等待

“选择独自生下孩子,独自抚养,不是一种轻松的生活方式,”未婚妈妈万敏语气焦虑,“我们希望得到社会的包容和理解,而不是罚款。”

6月份公布的《武汉市人口与计划生育管理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要求,未婚妈妈都要按所在县(市、区)上一年度城镇(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缴纳社会抚养费。

公众目光因此聚焦到一个群体:未婚妈妈。顶着情感纠葛和道德指摘带来的困扰,这个群体还需长年与经济压力作战。

网络上,未婚妈妈们保持活跃。出于本能般地,她们抱团取暖,为了给孩子落下户口,她们不惜找人假结婚。现实中,她们却小心翼翼地与人群疏离,对记者的采访触电般抵触。她们隐秘地生活,矛盾重重地挣扎着向前走去。

“未妈”大军

相对于官方统计数据的缺失,未婚妈妈群体在网络上留下了可以观测的充实痕迹。

百度贴吧平台的“未婚妈妈吧”创建于2009年1月,如今注册会员是4750人,累计发帖19万5千余个。在百度贴吧活跃度排行榜上,“未婚妈妈吧”2013年8月7日这天在所属分类“其他话题类”目录下排在第204名——与之规模相近、活跃度相当的是排在第206位的“男闺蜜吧”。仅广州地区的未婚妈妈群就有4个,全国范围则可以检索到200多个。

在广州生活多年的万敏是“70后”,独自抚养的孩子已经3岁,她最新的经济来源方式是回到老家农场开办养鸡场——在此之前,则主要依靠在淘宝上经营一家婴幼儿奶粉网店。

提及感情生活,万敏和绝大多数未婚妈妈一样三缄其口,言谈中似乎保持有意的克制:“世上有很多吃苦的人,我只是其中一个。”值得一提的是,万敏或许比其他人更具排遣上的优势——3年前,她开始担任“未婚妈妈吧”吧主,“想找个精神寄托吧,也想帮助大家”。

吧里的未婚妈妈多是独自拉扯孩子长大、生活压力较大的群体,造成这些局面的原因则大同小异,有人因为遇人不淑,被抛弃后独自抚养孩子,也有人因为年少无知,偷尝禁果怀孕生子——在贴吧里,记者遇到最小的未婚妈妈仅有17岁。

“小三”怀孕生子则是区别于以上的第三种情况,在现实中,这种情况往往会遭受巨大的道德指摘,但在贴吧里则收获同情。

“我是未妈,宝爸是有家庭的,他不愿离婚,现在我跟他之间的问题是要么我自己带孩子他出抚养费,要么我带着孩子跟他在一起。”这是发表于8月8日的一个帖子的开头——在贴吧里,“未妈”是这个群体的默认昵称,另外还有顾名思义的“宝爸”。这个帖子的主题在贴吧里司空见惯——未婚妈妈为有家室的男士生子后,周旋于婚姻纠葛和孩子抚养问题。

“未妈”产业

“办户口。”所有打开贴吧的人首先都能看见以这三个字为标题的帖子,这篇帖子在贴吧被置顶的同时,也置顶在未婚妈妈的心头,犹如利剑高悬——孩子的准生证和落户是未婚妈妈面对的最现实、最制度化的难题,为了一纸户口,她们尝试各种办法,甚至不惜与人假结婚。

需求催生了市场,假结婚中介的出现,则标志着一个产业的俨然问世。

在贴吧里屡见不鲜的假结婚的广告帖里,新快报记者假借未婚妈妈的身份,联系到一家自称专业从事假结婚的中介。

这家中介的报价是,假结婚一次的价格是3万到4万元。一单典型业务的程序是,中介与未婚妈妈谈拢价格,即开始联络男方——假结婚的男方主要都是中介的朋友和亲属,甚至是这位男性中介自己。女方如果对男方身份无异议,接下来,中介便前往女方所在城市办理结婚登记,并于婚后着手办理孩子的户口等事务。

酬劳的支付方式可谓严谨——在办理结婚证后客户支付一半酬金,另一半则在孩子户口办理成功后支付。

一位广州女孩曾是这位中介的客户。女孩找到中介时已经怀孕两个月,当时还没有到医院去建档,也就是没有写父亲的名字。“这种情况是最方便的,我找到了人,就能够去医院建卡了,办出生证,户口都很方便。但如果孩子已经出生了,就是补办结婚,上户口的手续会麻烦很多。”

“我接的单从未失手过。只是因为每个未婚妈妈的情况不同,手续的繁简程度不同。”中介总结自己的业务时,不无得意。

社会抚养费是广州未婚妈妈们常备网络议题。万敏告诉记者,广州虽然没有出台对未婚妈妈罚款的规定,但孩子上户口时,还是要缴纳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与武汉新规相同。

以2012年广州市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约38054元计算,罚款数额是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倍,也即,一位未婚妈妈要给孩子上户口,最低要缴纳高达76108元的社会抚养费——如果未婚妈妈的收入高于人均收入水平,罚款的数额更高。

相比之下,假结婚的市场价“3万到4万元”与罚款之间仍有可观的差价,这令假结婚生意有存在空间。

万敏说,因为担心未婚妈妈被骗子骗财骗色,其实“未婚妈妈吧”并不支持假结婚。吧里也确实出现过这类事件。万敏经常删掉假结婚广告,还不时发帖提醒未婚妈妈提高警惕,但仍不能避免有人上当。

“未妈”基金

“我是西安的未妈,未妈的心酸钻心的疼痛,好在雨过天晴,有同城的未妈结伴吗?”

“怀孕时惨遭男友毒打,现在孩子一周大了,想找人带孩子自己去上班。”

“我孩子生病住院了,我连生活费都拿不出来了,怎么办?”

类似留言不绝如缕,构成未婚妈妈贴吧与群的主要议题。如何办准生证,如何找工作,如何照顾孩子,如何租房子,甚至有人发出经济求援——通过网络,未婚妈妈们在互联网上互相汲取帮助。

这种互助甚至形成了制度化——万敏在贴吧里建立了一个救助基金。2013年正值年三十,群里有个妈妈向她申请基金,帮助福州的“暧暧妈”的孩子治病。万敏发起了一个小型的爱心活动,救助基金加上未婚妈妈的爱心捐款,最终,贴吧援助了“暖暖妈”2000元。“暧暧妈”感激地承诺会尽快地还上基金和捐款,以便帮助更多有急用的妈妈。

这种援助万敏已经做过多次,她也强调,因为基金有限,所以选取对象时较为慎重。

“未妈”小窝

“我孩子已经两岁了,家里人还不知道。”孤身在上海打工带孩子的程林告诉记者,很多未婚妈妈因为觉得无颜面对家人,选择自己偷偷生下孩子,因此,坐月子时缺乏看护也是未婚妈妈面临的难题之一。

2011年10月左右,万敏曾经相继照顾过两个坐月子的未婚妈妈,她们相隔一个月到万敏家,一个是广州本地的,另一个则来自浙江。两人都是孤身一人,经济拮据。万敏每天帮她们做饭,洗衣服,帮孩子洗澡,两个妈妈坐月子的花费也由万敏和其他的爱心妈妈接济。万敏说,之所以不辞劳苦地帮她们,是因为自己当年也得到了爱心妈妈的帮助。

未婚妈妈们最大程度上共享可应用的资源,甚至包括新生儿用品。一位准妈妈曾留言:“楼主如果有秋冬季节新生儿用品给我留点……我十月份就该生宝宝了。”几天后,孩子的衣服就寄到这位妈妈手中。“这里的人个个都自顾不暇,其实能互相帮上的地方还是太少,很希望政府能够重视我们这个群体,在政策上给我们一些保障。”妈妈们的互助让万敏既安慰又心酸。

为了相互照应,同城的妈妈会在生孩子之前在网上发帖请求其他未婚妈妈同住,广州的未婚妈妈们则商量着全都住在一个地方,甚至开玩笑说,要成立一个“未婚妈妈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万敏、程林为化名)

■新快报记者 曹晶晶 实习生 胡诗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alihan ]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