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巴马142岁寿星曾获嘉庆皇帝赐诗

老寿星蓝祥142岁得皇帝赐诗封禄 曾是巴马

这就是嘉庆皇帝赐给蓝祥的御笔诗石碑,现藏于宜州博物馆。

一位百岁古人身世之谜·上篇

他142岁时,得到清嘉庆皇帝赐诗封禄;他曾是巴马的长寿“招牌”,现在宜州想把他“抢”回来

老寿星蓝祥究竟是哪里人?

《解放日报》8月11日刊登的《巴马,有没有生命奇迹》影响甚广,本报于8月12日进行了转载。有读者致电本报,对稿中“据史料载,清嘉庆皇帝曾给142岁的巴马瑶族老人蓝洋(原文如此,应为蓝祥,享年145岁。记者注)送过贺礼”提出异议,认为这是以讹传讹,蓝祥其实是宜州人,不知为何成了巴马人。蓝祥到底是何许人也,有什么事迹,为何会有两个不同的籍贯?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史实

皇帝赐诗,地方高度重视

读者陆先生说,他曾在河池师专任教多年,对于蓝祥的身世有过关注和研究,一系列资料证明,蓝祥是宜州人,绝不可能是巴马人。虽然当年文稿已遗失,但他提供了一份资料索引。

8月21日,在自治区博物馆,南国早报记者找到了相关资料。《宜州市志》的寿星简介中,首位寿星就是蓝祥。市志记载,蓝祥是清代宜山县永定土司加洞村人,生于1668年,在142岁时,被嘉庆皇帝御赐诗文祝贺。

据《大清实录》记载,嘉庆十五年(1810年)农历十一月初十,广西巡抚钱楷给嘉庆皇帝上奏折,说“据宜山县知县周冕禀报:该县永定土司境内寿民蓝祥,生于康熙八年(1669年)正月,届今嘉庆十五年142岁。”蓝祥由曾孙二人、元孙(即玄孙,避康熙讳。记者注)一人侍养。因住在崇山峻岭之中,人迹罕至,以至于官府不曾知晓。钱楷奏报说,经多方调查情况属实,他见到蓝祥“秉性淳良,持躬朴素,精神矍铄,言动安闲”。

嘉庆皇帝阅奏折后大喜,发谕旨:“寿民蓝祥加恩赏,给六品顶戴,并特颁御制诗章及匾额。”当时,嘉庆皇帝还诗兴大发,特地写了一首七言律诗,为蓝祥贺寿。这首诗收在《清仁宗御制诗》中,艺术水平不算太高,但作者地位不一般,因此当地官员极为重视,将此诗刻成两块石碑,建亭保护。

《钦定大清会典事例》记载说,除了赏赐蓝祥建坊银150两外,奉旨再加赏银50两、缎5匹,都由地方财政支付。当时,正六品官员年薪才45两银子。蓝祥一次得到的赏赐,比当地知府4年的工资还多。

比银两更重要的是皇帝赏赐的六品顶戴,六品顶戴是个多大的荣誉?在清朝官职等级序列中,土司通判是正六品,相当于现在的地市级行政级别。虽然皇帝赏赐的不是实职,只是个“官帽子”,但这也是难得的礼遇了。

曾做过云贵总督的吴振棫在其《养吉斋余录》中记载道:“广西宜山县民兰祥142岁,赐六品顶戴,此为近代所罕有者。”

当时的内阁中书梁绍壬在《两般秋雨盦(音同庵,记者注)随笔》记载说,蓝祥与“乡人耕凿自安,不谙朝典”。皇帝的赏赐到了当地后,官府嘉奖他,设宴款待。蓝祥由其曾孙、玄孙“扶掖而来,耳目无医障,饮啖过人。”当时的地方官还请人为蓝祥画像,寄给朝廷学士题诗留存。

现状

后人失传,石碑曾当洗衣板

上面说到,官员将嘉庆皇帝的贺寿诗刻成两块石碑,建亭保护。民国的《宜山县志》载:“御碑亭,在城东左,碑镌御制寿民兰祥诗。”如今,城东御碑亭已毁,碑也不见踪影。

8月22日,在宜州博物馆,记者见到了另一块碑。该碑刻的正是嘉庆皇帝的御笔诗:“星弧昭瑞应交南,陆地神仙纪姓蓝。百岁春秋卌年度,四朝雨露一身覃。烟霞养性同彭祖,道德传心问老聃。花甲再周衍无极,长生宝录丽琅函。”

宜州市文物管理所的老专家陈仲涛说,这块碑得来不易。在“文革”期间,许多文物被破坏。1982年拨乱反正后,县里组织工作队下乡找文物,在原永定土司署即今石别镇的三寨村外河边,发现了这块碑。当时,石碑被群众当做洗衣板用,政府后来特批了水泥,为群众做了一个新的洗衣板,这才换回了石碑。

蓝祥有没有后人,他的宗族还在吗?陈仲涛说,石别镇多有姓蓝的族群,他们去寻访过蓝祥后人,但一无所获。从嘉庆到现在,毕竟也两百年了,中间又频发战乱。从石碑后来被当成洗衣板来推断,蓝祥的后人很可能家道中落,血脉不知所传了。

史料中关于蓝祥的描述,有蓝、兰两个姓。陈仲涛解释说,准确的应该是蓝,以前当地人为了方便,常将蓝简写为兰,但实际上当地不存在“兰”这个姓。

表态

澄清身世之谜,还将加大宣传

当地政府的一名官员坦言,对于蓝祥历史的挖掘和保护,宜州做得还不够。记者从宜州市文化旅游体育局了解到,该市有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两个,县级文保单位21个,蓝祥碑并不在其中。目前,宜州市博物馆与蓝祥有关的文物,也仅有这一块碑。

事实上,宜州名人被误认为其他地方人的,蓝祥并非唯一,名气更大的就是刘三姐。宜州市文化旅游体育局副局长谢小香说,墙里开花墙外香,说明别人更懂得利用名人效应,在这方面,宜州有必要向人家学习。普遍的看法是,人家要宣传旅游,用得上蓝祥,宜州反正用不上,让人家用一下也无妨。

据透露,目前宜州正在申报中国长寿之乡,相关资料收集工作已经展开。一名参与此项目的工作人员说,申报长寿之乡,蓝祥是最好的“招牌”,他们肯定要好好宣传。此前闷声“不争”,是因为抢回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和价值。现在,蓝祥的身世之谜,将是不得不说清楚的问题。

一位百岁古人身世之谜·下篇

宜州寿星是如何成为巴马人的?

市志、御诗、石碑……资料证明,宜山寿民蓝祥是确实存在的。那么,蓝祥是巴马人,又从何说起,有何证据支持呢?记者调查发现,巴马官方并未公开宣称蓝祥是巴马人,但当地一些企业和单位,确实有借势宣传的现象

1

巴马县志无记载

各部门含糊其辞

如果蓝祥真是巴马人,县志肯定少不了他。但自治区图书馆藏有的《巴马瑶族自治县志》的“寿星简介”里,列有数十位自清朝至当代的百岁老人,其中没有蓝祥。排在第一位的寿星,是1860年出生的罗乜政,她于1990年去世,享年130岁。

会不会是编书的时候出现了疏漏,忘记将蓝祥老人载入其中?记者来到巴马求证。巴马瑶族自治县宣传部办公室的梁紹恩说:“蓝祥的生活地还说不清楚,我们这些年都不怎么提了。要弄清楚这个问题,你们可以到党史办去查一查。”

在党史办,一名老先生热情招呼:“这些不归我们研究,你到隔壁问问县志办。”县志办的罗秘书翻阅了县志,该县志与记者在区图书馆查阅的一致,内容也相同。他说:“这是我们县的第一本也是目前唯一一本县志,蓝祥应该是排在第一位的寿星,但是这里没有相关记载,有点奇怪。”

8月22日下午,南国早报记者在巴马博物馆的展厅里看到,刻有嘉庆皇帝诗文的石碑拓片被展出。在记者对蓝祥的生活地提出疑问时,讲解员说:“关于这个问题,我不便多说。我们把拓片展示在这里,目的是让参观者领悟到诗中这两句‘烟霞养性同彭祖,道德传心问老聃’的含义。就是人要想长寿,要像彭祖那样修身养性,要像老子那样道德高尚。”

巴马旅游局一名副局长介绍说,1991年至1992年间,经国际自然医学会的两次论证,确认巴马为世界第五个长寿之乡,该县从此大力推广“长寿之乡”的美誉。要推广这个美誉,就要找到巴马人长寿的历史渊源,享年145岁的蓝祥老人自然成为最有力的长寿证据。该副局长表示,要想弄清楚蓝祥到底是哪里人,还要找巴马长寿研究所。

巴马长寿研究所的陈所长在广东出差,他电话中说:“根据史料记载,蓝祥生活在现巴马、宜州和东兰三地交界处,因为历史较为久远,加上当时地界的划分不是很清晰,很难搞清楚蓝祥的出生地隶属于今何地。另外,在清朝时,巴马和宜州同属于宜山县永定土司管辖,因此说蓝祥是巴马人也不是没有历史依据。”

2

拓片是唯一证据 取自宜州文管所

记者采访中发现,巴马博物馆展出的嘉庆皇帝御诗碑拓片,是该县唯一能证明蓝祥与巴马关系的硬证据。那这块拓片是怎么来的呢?

“是从我们这里拿的。”宜州市文物管理所原所长李楚荣说,上世纪90年代,巴马开始宣传长寿之乡。有一次巴马文管所到宜州文管所交流考察,见到蓝祥碑,就问能不能借取一份拓印回去。这属于正常的交流范畴,李楚荣就同意了。他没有想到,多年后巴马把这块拓印公开展出,宣传说蓝祥是巴马人。现在身在广州养老的李楚荣说,碑在宜州,巴马只有拓片,碑文上也标注得清清楚楚,是“宜山县永定土司”,并没有巴马的字样。

据了解,永定土司原址在今宜州市石别镇,蓝祥老人所生活的加洞村在今宜州市福龙乡(当时属永定土司管辖),两者在地图上相距14公里。而巴马距离石别镇和福龙乡,有280多公里。李楚荣说,巴马和蓝祥,是无论如何也扯不上关系的。

陈仲涛是将石碑拓片交给巴马的经手人。他说,后来他们追问对方为何把蓝祥说成是巴马人,巴马方面解释说,巴马当年与宜州一起属庆远府管辖,蓝祥往大了说就是庆远府人。这个说法勉强可以沾得上边,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据宜州一名公务员说,为了这事,宜州有关领导也想过找上级裁决,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两兄弟打架,老爸肯定不高兴”。而且,巴马的做法,毕竟是为了谋全县的发展,不是为一己之私,后来官方就不再追究此事。只是在民间,还偶有两地学者撰文笔战,各抒己见。

3

商业借势宣传 影响深入人心

官方不追究,却阻止不了民间打擦边球。2006年,一家广西巴马丽琅饮料有限公司,打出了巴马人蓝祥的旗号。据一名策划行业的知情人士称,该公司卖的是巴马的水,在产品定名时,请来外省的策划人员进行讨论。在嘉庆皇帝赐蓝祥诗中,最后一句“长生宝录丽琅函”中有“丽琅”二字,加上长生的英文是LifeLong,发音与粤语中“丽琅”两字相近,该水由此定名。

在河池论坛2010年10月份的一个帖子里,网友“闲人闲话”称巴马丽琅饮料有限公司宣传资料内容有些地方与史实不相符。其贴出的照片显示,巴马丽琅18.8L饮用水桶的外包装上,印有“嘉庆皇帝赐诗于巴马142岁老人蓝祥”的字样,全诗一并被印刷出来。

8月24日下午,广西巴马丽琅饮料有限公司市场部的李经理和另外两名相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巴马丽琅这个名字的由来,确实与嘉庆皇帝的赐诗有关。以前,无论是小瓶水还是大桶水,包装上都印了这首诗,但是从今年开始,因为公司要进行品牌运作,更加重视品牌宣传和品牌文化,换的新包装上已经没有这首诗了。李经理表示:“无论蓝祥老人是何地人,他只是一个地区居住人口长寿的说明。”

如今,关于“巴马人蓝祥”的说法,已在网络上流传颇广。上网搜索相关文字信息,“巴马瑶族寿星蓝祥”的语句数不胜数,许多报纸刊物也如此引用。记者还随机采访了多名去过巴马的旅游者,他们均表述,曾听导游说过巴马历史上有一位蓝祥老人,142岁时获皇帝嘉奖。

与外省争抢李白故里、真假赤壁的白热化场面不同,宜州与巴马对于蓝祥生活地的不同意见,并没有公开化。这样的态度,也许一如长寿老人的共同心态:宽容、超脱。毕竟,巴马长寿品牌已然深入人心,一个蓝祥的“去留”难以撼动他的“江湖地位”。宜州要申报长寿之乡,光靠这样一个“形象代言”是不够的,如何挖掘、包装乃至成功推广有自身特色的旅游品牌,才是最重要的,也是宜州当下最需要思考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alihan ]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