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测试导弹曾遇意外 点火后拖着歼8F同飞

空军测试导弹曾遇意外 点火后拖着战机同飞

资料图:空军歼8-2战机发射导弹

高空险情成家常便饭 “刀尖舞者”屡创试飞奇迹

又一个新的试飞任务即将来到,试飞员们穿上飞行服准备迎接新的挑战。谭超摄

中新网8月22日电 试飞事业是一个充满危险与挑战的职业,随时都可能面临生与死的考验。有人曾经统计过,一架新机从首飞到定型,平均每17分钟就会出现一个故障。作为试飞员,他们每次升空都是与死神搏斗,高空险情对于他们来说已成为家常便饭。高超的技术和过人的胆识,让试飞英雄们一次次化险为夷,一次次安全降落,创造了一个有一个的航空奇迹。

邹建国:试飞的本质,是走钢丝

【人物简介】邹建国,江西临川人。1962年7月出生,1983年7月入伍,1985年8月入党。空军大校军衔,双学士学位,空军特级飞行员,“空军飞行人员金质荣誉奖章”获得者。曾任空军某试飞部队技术处处长,某重点工程联合试飞员小组副组长。先后担任20多个重点型号飞机、发动机、火控系统鉴定试飞任务,完成数十项重大科研试飞任务,多次成功处置空中重大特情。先后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5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国防科技进步奖1项。

对试飞院某型飞机总设计师马健来说,空军某试飞部队的试飞员的高素质和不惧风险的精神,让他和他的团队非常感动。那年,试飞员邹建国进行某型发动机试飞。飞行前,飞机在地面试车过程中,出现了发动机漏油现象。经过细致研究,技术人员排除故障,但还有一些现象连设计者也解释不清楚。当时,单位刚刚发生了一起飞行事故,飞行安全形势也非常严峻。“空中飞行时会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们的科研人员也不能保证。”马健认为,正常情况下,出现一些无法解释的问题,对后面科目的试飞有影响,试飞员心里也有顾虑,而且飞行时有巨大风险。没想到,邹建国当即表示:“有疑问也要飞行!否则问题永远也查不出来,试飞的本质,就是走钢丝。”后来,经过多次试飞,终于找到了问题症结。但邹建国的回答,却让技术人员由衷佩服。

某型飞机测试飞行,空中爬升到一定高度后改平时,右发突然出现了巨大的响声。飞机回来后,机务人员、工作人员查了很多设备,也没有找到问题根源,设计所也检查不出问题。试飞院某型飞机试飞副总设计师周新华,带着科研人员与空军某试飞部队交流后,得到的答复是,“有现象没有问题,那就再飞飞看。”

“其实好多问题都能说明白,就这个问题不能说明白。”周新华说,后来他们研究,每一架飞机都有自己的特征。但试飞员冒着巨大风险试飞的精神,让他们非常感动。马健说:“一个新飞机试飞,即要保证飞行安全,毕竟生命很重要,但国家的财产也重要。所以,不管从我们型号的管理者,到课题人员、机务维护人员,包括试飞员,安全是第一位的,但会碰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后来经过再次飞行,最终找到了问题根源。马健认为,试飞本身就是这个规律,研制阶段暴露问题越多,装备部队后就越好用。所以,很多问题要试飞员去找,飞行的每一步都有风险,但是在科学的基础上。

陈加亮:为部队多做点事,是我最大的人生价值

【人物简介】陈加亮,江苏邗江人。1963年4月出生,1979年7月入伍,1982年12月入党。大专文化程度,空军大校军衔,特级飞行员,“空军飞行人员金质荣誉奖章”获得者。圆满完成两型歼击机系列飞机的科研试飞和出厂试飞任务,某型歼击机、某型导弹首席试飞员,多次成功处置空中重大险情。先后荣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5次。先后被空军评为“学雷锋标兵”、“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先进个人标兵”、“模范飞行员”。空军第十一次党代表大会代表。

2003年10月21日,在空军某试验基地,一架国产新型战机歼-8F呼啸着直射蓝天……十几分钟后,战机到达预定空域,指挥中心的大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战机的飞行状态,屏幕前的指挥员、总装备部和空军机关的领导同志、有关科研院所的飞机专家、导弹专家和各类科技人员等,都在期待着一个重要时刻的到来。

“报告1号,导弹准备完毕,允许发射。”这时,无线电传来了空军某试飞部队试飞员陈加亮的声音。

“可以发射。”指挥员发出了导弹试验命令。

“XX明白。”

随即只见万米高空的机翼下突然喷出了一条耀眼的火龙,出乎意料的是,这条火龙并没有像事先预想的那样直奔攻击目标而去,而是仍然悬挂在机翼上。这时,指挥中心每一个人的心顿时悬了起来,还没等人们作出反应,飞机便突然侧偏飞出了监控的视线,人们不敢想象那将是一种什么后果。

此刻,空中的陈加亮却超乎寻常的冷静,并准确作出判断:“报告1号,导弹未离梁,飞机侧偏。”

“按应急预案处置。”指挥员果断地下达了实施应急预案的命令。

“XX明白。”

这时,飞机在导弹巨大推力的作用下产生严重侧偏,就像是一匹突然脱缰的烈马难以驾驭。此刻,试飞员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正面临着一场生与死的严峻考验,而给他选择的余地只有十几秒的时间,因为谁都清楚点火后的导弹仍挂在飞机上将意味着什么,按特情处置预案规定他完全可以弃机跳伞。这样一来,凝聚着几代科研人员心血的新型战机和新型导弹,在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其后果必将影响新装备研制的整个进程。幸亏这枚试验导弹未装战斗部,要不然后果更不堪设想。

“一定要不惜代价保住新型战机和科研成果!”几秒钟内,试飞员便以自己的生命作抵押作出超出常规的决断。他迅速蹬舵压杆极力保持正常的飞行状态,几个动作迅速、准确、一气呵成,脱缰的烈马终于被降服了,试飞员舒了口气旋即向指挥中心报告:“报告1号,飞机状态已经稳定,请求返航。”

“可以返航,注意飞机状态。”

“ XX明白。”

在返航途中,陈加亮隐约感到飞机有些异常,凭经验判断可能是水平尾翼出现损伤,这是飞行员最忌讳的特情,尤其是在着陆时,当飞行速度减小飞机就会突然下沉,如果处置不当便会机毁人亡,飞行史上曾发生过许多这类事故。飞临机场时,试飞员做了一个标准航线正常着陆。在临近着陆时,飞机果然急剧下坠,他旋即推油门增速,同时带杆,控制飞机平稳接地。当飞机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以后,飞行现场的人都惊呆了,飞机左侧的水平尾翼已被导弹的尾焰烧掉了近一半。

新型战机保住了,科研数据保住了,凝结了几代科研人员心血的科研成果保住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kadi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