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助妻沉水自杀隐情:村民骂该老人不是人

“老人助妻沉水自杀”隐情:曾阻拦船老大搭救

  8月16日,在家中接受监外执行4年刑期的汪卫国(化名)刚刚送走家访的法官

“老人助妻沉水自杀”隐情:曾阻拦船老大搭救

  示意图

  8月中旬,武汉一个七旬老人因帮助癌症妻子沉水自杀,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的案件让很多人心情复杂。是怎样的难处让一个古稀老人亲手送走了与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伴儿?本报记者赴武汉调查走访,发现了这个案件背后的隐情。

  8月16日,在武汉市汉南区纱帽街道办老堤角渡口,管理泵站的江上村村民胡大爷提到汪卫国(化名)时气得哆嗦:“我敢大胆地说,这个人没有一点好,就没有伦理道德,社会影响太恶劣,他就不叫个人。”胡大爷与汪卫国同岁,同是江上村四组人,两家相距几百米,没什么恩怨。

  8月12日,湖北多家媒体披露一起刑事案件:“行动不便”的7旬老翁汪卫国,在身患癌症的妻子叶爱珍自愿要求下,将妻子沉入长江溺水而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其有期徒刑4年。

  报道中一句“汪卫国眼睁睁看着妻子随水漂流,沿着江堤追了几百米远,不忍离去”博得了很多人的同情。于是,有人指责医药费太高,让百姓不堪重负;也有人抱怨法不容情,让“夫助妻亡”的“大爱”背负了犯罪的恶名。

  但本报记者采访发现,该事件背后另有隐情:汪卫国将妻子扔进江水后,曾阻拦摆渡的船老大搭救,而抛妻后“沿着江堤追了几百米远”的细节,目击者也没看见,而是骑着“电麻木”(三轮车,之前有媒体称“助残车”)离开江边。事实上,紧挨渡口的下游就是航道造船厂厂区,沿江边无路可行,所谓的“江堤”距离江边约500米,因为有造船厂挡着,站在上面根本无法看到江面。

  在邻里的印象中,汪卫国是一个性格孤僻、倔强的人,与他邻村的亲侄子兄弟2人,也同他多年不相往来。

  目击者称:抛妻后,他骑“电麻木”离开现场

  汪卫国的居住地虽属纱帽街道办事处,却是距离汉南区城区约10公里的乡下农村。据胡大爷回忆,汪卫国大约在1968年由武汉黄陂区来本村落户,刚开始在大队里烧砖窑,结婚后生养了3个儿子。在胡大爷的指点下,记者找到事发时的目击者和报案者—渡船老板谢师傅。据谢师傅介绍,4月14日早上大约7点半,他开着渡船从南岸起航,当距离北岸大约30米时,他看到渡船停靠点的江沿上,有个老汉往江里扔被子和衣服,接着反身从身后的“电麻木”里抱起一个人,看样子也要丢进江里。他急忙通过高音喇叭向老汉喊话,“老爹爹,你不要这样,有话好好讲。”但没有效果。

  眼看着婆婆沉下去就又浮起来了,谢师傅拿起船上的长篙试图捞人,但岸上的老汉大声叫喊:“这是我的老婆,你不要管闲事。”

  “老爹爹把婆婆扔到江里时,婆婆就没有一点反应,船上过江的也都看到了,人在江里就没有动,我当时拿篙子捞的时候,感觉婆婆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谢师傅强调说,老婆婆被扔到水里时到底是死是活,只有汪卫国本人才知道。人命关天,谢师傅和众人立即报警,尽管这边在张罗着救人,但汪卫国并不慌张,更没有“沿着江堤追了几百米远,不忍离去”,而是反身骑上“电麻木”离开了现场。

  “这是当初新闻报道的夸张说法,根本没这回事,不舍可能心里也是不舍,但没有追,甚至看都没有看,看得出汪卫国做这事情很坚决”,目击者说。大约2小时后,民警在下游的海事船附近捞起尸体。

  此前报道中,汪卫国被描述为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但据谢师傅称,他亲眼看到汪卫国将老婆抱起来,丢进江中。

  记者注意到,从汪卫国家到老堤角渡口约3公里,中途翻过江堤时需爬坡和下坡,很难想象手脚不协调的人如何开“电麻木”顺利通过。

  此外有读者发现,原报道形容叶爱珍因患癌症“骨瘦如柴”,接着又因“全身浮肿,一时沉不下去”。前后矛盾,难以理解。

  儿子说:母亲病情加重 请求父亲将她“弄死算了”

  8月16日上午,记者在汪卫国家偶遇该案主审法官丁新红等人。丁新红婉拒了采访,她说,汪卫国心理压力非常大,他们很担心社会舆论会给汪造成不良影响。

  按照法院提供给媒体的通稿称,经法医鉴定,叶爱珍为溺水死亡。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了汪卫国。

  法院通稿写道:清明节刚过,叶爱珍老人在电视里看到有“水葬”一说,认为人死了沉入江中,很干净,又不给儿女添麻烦。于是苦求老伴汪卫国将她送到江边帮助她结束生命,丈夫只得答应。

  6月3日,汪卫国涉嫌故意杀人案在汉南区法院开审。得知自己犯下杀人罪,汪卫国感到意外。他辩解说自己是帮助老伴自杀,并没有要杀人的念头。汪卫国不接受外人辩护,他的二儿子汪明担任了辩护人。汪明说,母亲住院期间,多次跟他和兄弟说,不要白花冤枉钱了,她年纪大了,做不了手术,就让她死了算了。母亲出院后病情加重,疼痛难忍,请求父亲快点将她“弄死算了”。

  “希望法院网开一面,父亲不是故意杀人,我们已愧对妈妈,再不能让父亲临老进监狱,要尽孝。”汪明兄弟3人这样说。采访中,汪卫国多位邻居证实,汪家3个儿子均在外打工,平日很少回家。

  江上村村委会干部告诉华商报记者,6月18日,武汉市公安局汉南区分局、人民检察院、法院和司法所一行数人,专程到村里了解情况。村委会表示,汪爹爹年事已高,三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希望从轻处理。

  在先前媒体报道中,丁新红谈了自己的看法:叶爱珍处于癌症晚期,苦不堪言,这一现状得到了多方的证实。老人生前要求“速死”,多次要求丈夫帮助她死亡的情节,也得到一定的佐证。

  而汪卫国患3级残疾,年岁已高,主观上没有杀人的动机,也属于情节轻微的情形。

  刑法规定,故意杀人罪可以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直至死刑。情节轻微的,可判3至7年有期徒刑。

  6月底,武汉市汉南区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汪卫国有期徒刑4年,监外执行。

  治“大病”花钱如流水,这一家能挨几个月?

  记者从汪家前后左右多个邻里了解到,汪卫国夫妻俩不但自己不与邻里来往,就是儿媳与邻里搭话,也会受到两个老人的指责,为此汪家小儿媳还被汪卫国打了一顿。就在叶爱珍落水死亡10多天后,汪家小儿媳不知什么原因从二楼窗户落到街面摔成重伤,而此时汪卫国就在家中。

  “这个人思想固执,又孤僻又倔。”看泵房的胡大爷说,四五年前,还在种地的时候,汪卫国把收来的包谷晒在公路边上。公路原本就不宽,汪卫国怕车子压了包谷,就把钉上钉子的木板挡在包谷边。一辆大车和“电麻木”会车时,大车为了躲避钉子,就蹭挂到了“电麻木”,后来大车司机找汪卫国理论,最终汪卫国还给人赔钱了。

  “你养个猫啊狗啊的,养久了都会有感情,何况老婆给他生了3个儿子,说扔江里就扔江里去了?”在胡大爷眼里,汪卫国就是“老子天下第一,老子说了算”的人。

  记者通过江上村村委会干部了解到,政府给每个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有100元养老金,汪卫国的家里也刚刚拿到20多万元的征地款,应该暂时不缺钱。

  “汪卫国原本也算是一个种田好手,三个儿子都在武汉打工,家庭经济不算好也算不上差。”

  该村干部坦承,叶爱珍患癌症后,确实在经济上受到很大压力,因为农村合作医疗对于这样的大病去省级医院诊治的报销比例实在太小,转院前要到医保局去结算,只能报销30%,而且还不是所有账目都能报销,医药费也不是马上就能报销拿到现金,3月份的账,4月份才付。

  “汪家三个儿子都打工能挣多少钱,现在住院花钱如流水,这一家能挨几个月”。

  据记者了解,癌症的化疗花费较大,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一般家庭承受不起,而且患者精神和肉体都要承受折磨。至于叶爱珍住院期间的花费,因为无法联系到汪家三个儿子,无从了解。

  记者曾试图就此案采访汉南区法院和纱帽街派出所,均以须经上级同意而婉拒。

  这家人和村里人很少来往

  叶爱珍与汪卫国平时的感情究竟如何?她病后,汪家到底面临什么样的困境?

  8月15日,记者来到位于湖北103省道边的江上村,汪卫国的家就在公路边上。

  与周边民宅格式相似,汪家也是一幢三间屋宽的二层小楼,只是他家楼房外墙墙面没有贴瓷片。从没有挂窗帘的窗户可以看到,二楼的三间房内似乎没有什么摆设,一楼敞开的两扇铁门内,停放着两辆“电麻木”,正对门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幅女性的遗像。左手屋子内,一张床显得比较杂乱,一台老式电视机摆在半截柜上;右手的屋子里,只有一台冰箱。

  一位光着上身的老人坐在屋中的过道上。记者说明来意,老人摆了摆手。记者掏出记者证准备给他看,老者一脸怒气:“滚!滚!滚!”

  左右邻居对汪家的评价是“孤僻”、“不和人来往”,得知叶爱珍得癌症也是她出院后才听说的。

  邻居说,大概10年前村民们先后在路边盖起了小楼,4年前汪家小儿子结婚时,由于人缘不好,来的客人都凑不够一桌席,而江上村有500户1700多人。

  邻居的这一说法在汪卫国的侄子汪大和汪二处得到证实。据汪二说,他们的母亲和汪卫国是亲兄妹,30多年前经汪卫国介绍,一家人来此落户。“如今住远了,各自都过各自的日子,关系也就疏远了。”汪二如此解释。事实上,汪卫国家到汪二家步行只需5分钟。

  邻居们对汪卫国将老婆骨灰埋在自家后院很是反感。通过邻家后院不高的篱笆可以看到,汪家后院正中有一个水泥砌成的墓冢,墓前还有一个香碗和黑色烧痕。“这周围全是农家住户,他弄个墓冢在后院,晚上我们都不敢上厕所。”邻居家女主人说,当时埋的时候,家里没有人哭,只有叶爱珍的娘家人来看了看。

  不少村民认为:在当下,大病不是每个家庭都能承受得起的,很多人会算账:如果能看好,多花点钱也行,最难受的是人财两空,“这样走了也好,人也少受点罪。”

(华商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timg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