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黑龙江诱杀女孩案孕妇产下男婴 双方老人拒抚养

[导读]“黑龙江诱杀女孩案”涉案孕妇产下男婴,双方老人拒抚养;孕妇此前因偷情被发现,为补偿丈夫,诱骗女孩回家供其奸淫,后伙同丈夫将其杀害。

白某搬运小萱尸体

白某搬运小萱尸体

孕妇谭某(右一)在医院准备生产

孕妇谭某(右一)在医院准备生产

黑龙江诱杀女孩案孕妇产下男婴 双方老人拒抚养

遇害女孩小萱最后微信内容曝光:送一个孕妇阿姨 到她家了

东北网 (微博)8月9日讯 日前,记者从桦南县警方了解到,涉嫌杀害胡依萱的谭蓓蓓,于6日下午14时许,产下一名7.8斤重的男婴。目前,谭蓓蓓和男婴生命体征正常。7日上午,白云江的父亲与谭蓓蓓双亲被请到县公安局,面对警方提出谁愿意收养孩子的一事,双方家属均拒绝。与此同时,胡依萱的母亲因为过度思念女儿,精神陷入恍惚,整日以泪洗面、魂不守舍。

双方老人拒抚养孩子

6日下午,谭蓓蓓在桦南县人民医院施行了剖腹产手术,产下一名7.8斤重的男婴。随即,白云江的父亲白青林被请到桦南县公安局,商量孩子抚养问题。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家——谭蓓蓓的父母,但两家人自始至终未说话。

白青林只有两个孙女,老人一直想要个孙子,可现在有了孙子,白青林却不想要了,“我今年66岁了,干不动活了,地包出去每年一万来块钱,老伴儿还有病,这点钱就够吃饭看病的,我们养不起,也照顾不了。”谭蓓蓓的父母,则以同样的理由——养不起,拒绝抚养这个孩子。孩子出生3天,白青林没去看过孩子,也根本不想去,“不看,伤心!”

伊萱妈妈每夜哭醒

“她已经快崩溃了,再这么下去我怕她会出什么事。”胡伊萱的父亲胡永久告诉记者,女儿出事的这十多天来,爱人孙红波每晚都会被同一个梦惊醒——胡伊萱给同学送完糖蒜回到家,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吃着晚饭,孙红波忽然发现女儿穿的是她最喜欢的那条蓝裙子,而不是出门时的那件亮片T恤,这时她才意识到女儿已经不在了,接下来便是号啕大哭。胡永久说,这段时间妻子经常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总以为姑娘还活着,吃饭的时候还叫孩子的名字,叫完之后想起姑娘没了,就开始哭,每次都像刚知道这件事似的,哭得都喘不上气,天天如此。”

胡父驳抚养孩子传言

最近一段时间,胡永久没有从公安机关那里得到任何有关案情的消息,“一直也没联系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该做啥。”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等到犯罪嫌疑人家属的任何道歉和安慰,但他不怪他们,“孩子犯罪,和大人没关系。我姑娘没了,他们的姑娘儿子也没了,他们也不好受,我理解。”

胡永久知道犯罪嫌疑人谭蓓蓓在6日下午生下一个男孩,“这孩子可怜啊,爸爸妈妈没了,爷爷奶奶、姥爷姥姥还都不想要他,怪可怜的。”

谭蓓蓓的孩子出生后,有人提出,既然两家都不要这个孩子,是不是可以让胡永久夫妇收养?胡永久说:“虽然我们也很可怜这个孩子,但收养孩子不现实,我们在情感上没法接受。”

相关报道:

孕妇骗女孩供夫性侵续:因偷情欲找女人补偿丈夫

7月26日,佳木斯市桦南县桦南镇居民胡某来到桦南县公安局报案,称其18岁女儿胡依萱于24日下午离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警方随即展开调查,确定长兴村居民白某及其妻子谭某有重大作案嫌疑。28日,警方将二人抓获。

经审讯得知,24日15时20分许,嫌疑人谭某以身体不适为由骗取被害人胡依萱的信任,让胡依萱送其回家。在其家中,谭某骗胡依萱喝下掺有迷药的酸奶,趁被害人昏迷后白某欲实施强奸,后发现胡伊萱正在月经期,放弃强奸想法,实施了猥亵。事后白某提议杀人灭口,用枕头按住胡伊萱的头部,胡伊萱惊醒挣扎,谭某便上前按住胡伊萱的手脚。将胡伊萱闷死后装进旅行箱,二人用红色轿车拉到小树林毁尸灭迹。目前,嫌疑人白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嫌疑人谭某因怀有身孕被监视居住。详情>>

另据报道:杀人孕妇产下男婴即被弃 同胞妹妹婚事告吹

两家父母:在当地抬不起头

据知情者透露,谭蓓蓓居住的妇产科病房自从她保胎以来,除警方、医护人员和她的父母进出外,病房门一直紧闭。

谭蓓蓓的父母从烟台来到了桦南后,每天只有在晚上没人时,才到病房看女儿。然而,一家三口并没有太多的交流。谭蓓蓓多数时候是坐或躺在床上,除了看电视便是发呆。在女儿面前,谭家父母没有提及他俩因怕被人跟踪,每隔两天就换个旅店住,现在已换了6、7家旅店了。谭蓓蓓的父亲变得沉默寡言,而谭母总是长长地叹气。白云江的父亲近来只是整日地吸烟。

谭蓓蓓妹妹:婚事黄了

记者辗转了解到,在谭蓓蓓的山东烟台老家,她32岁的双胞胎妹妹按照计划,定于8月24日成婚。可是,7月24日,假装肚子疼的谭蓓蓓将胡伊萱骗回了家,欲实施强奸未得逞后,与丈夫一起将其杀害。当时的谭蓓蓓或许不曾想到,妹妹的终身大事毁在了自己的手上。此案发生后,轰动全国,不仅黑龙江,烟台当地媒体也做了报道,谭蓓蓓妹妹的男友一家看到报道后十分震惊,男方全家立即决定终止与谭蓓蓓妹妹的关系,取消婚礼。

白云江弟弟:小买卖难以为继

据介绍,白云江的父母育有三个儿子,白云江排行老二。据知情人表示,20岁左右时的白云江在老家干过一段农活,后来,到县城和朋友做小生意。离婚两次后,白云江去了山东烟台,在当地一家公司做起了司机。

白云江的弟弟在当地做一个维持一家人生计的小本生意。可随着哥哥案发,白云江弟弟的买卖干不下去了,据知情者表示:“我们这里地方小,他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全城都知道了,谁还能去捧他的场?谁还能跟他合作?”至于今后的生活怎么维系,白云江的弟弟一脸茫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