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登获准避难发推特:我在酒吧 谁想来跳舞

斯诺登获准避难发推特:我在酒吧 谁想来跳舞

  为美国“棱镜”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提供法律帮助的俄罗斯知名律师库切列纳1日证实,斯诺登已经获得在俄罗斯临时避难的许可,目前他已离开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中转区,进入俄罗斯境内。英国《卫报》7月31日披露,美国情报人员利用名为“X关键得分”的项目监控互联网活动。

  行踪保密

  库切列纳当天说,他已经向斯诺登转交了俄联邦移民局的相关许可文件,据此斯诺登可以进入俄境内,停留期限为一年。他同时透露,斯诺登随后离开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中转区,进入俄境内,并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出于安全考虑,库切列纳拒绝透露斯诺登的行踪。他说,斯诺登本人将选择居住地,“他可以住旅馆,也可以自己租房”,斯诺登将自主解决有关安全、居住等问题。按计划,斯诺登还将接受有关如何适应在俄生活的课程。但斯诺登自己似乎没有保密意识,他连发四条推特,第一条就是“我正在去莫斯科的‘饿鸭’酒吧,谁想来跳舞。”接下来他又称斯大林是个英雄,并说俄罗斯是第一个探月的国家。

  再曝猛料

  以爱德华·斯诺登提供的机密文件为消息源,《卫报》在其网站刊登了32张幻灯片,内容似乎是美国情报机构有关“X关键得分”的培训资料。

  因涉及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具体项目信息,其中4幅幻灯片“抹黑”、没有显示内容。其余标注“绝密”的幻灯片显示,幻灯片仅供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特定人员使用。这些幻灯片2007年制作,定于2032年后解密。

  报道说,相关情报分析师在使用“X关键得分”时只需输入一个“宽泛理由”,便可实施监控,无需经由法院审核批准,也无需得到美国国家安全局员工许可。

  《卫报》说,这家报社记者于今年6月采访斯诺登时得到有关“X关键得分”的资料,但没有解释为何现在才予以公开。

  独一无二

  幻灯片显示,美国情报人员可以实时监控电子邮件、网页浏览、网络搜索与社交网站使用情况。

  幻灯片宣称,通过“X关键得分”,情报人员可以监控特定目标的几乎所有网络活动。这一项目在全球多处配备500个服务器。

  “没有任何一个系统能如此处理未经筛选的原始批量数据”,“X关键得分”是“触角最为广泛”的电脑情报搜集系统。

  《卫报》认为,“X关键得分”的存在证明斯诺登当初并非妄言。

  6月,斯诺登在接受这家报纸记者采访时说:“我,就坐在办公桌前,可以窃听任何人,包括你和你的会计师、联邦法官甚至是总统,只要给我一个电子邮件地址。”

  幻灯片举例说明,如果一个人在自己所在地区上网时使用不寻常的语言,例如在巴基斯坦用德语,或使用加密技术,再或者搜索可疑信息,那么这个网民便可能成为“X关键得分”的监控目标。

  另外,幻灯片介绍,“X关键得分”在不断更新,以使自身更强大、搜索速度更快、搜索范围更广,例如在阅览数码照片时加入了可交换图像文件(EXIF)数据。7月31日晚些时候,美国国家安全局在一份声明中说,有关“X关键得分”的报道给人以“错误印象”,让人误以为美国情报收集“随意且不受约束”。

  声明承认“X关键得分”的存在,但解释称,这一项目“是国家安全局对外情报合法收集系统的一部分”。

  杜鹃(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新闻动态

  过半俄民众支持斯诺登

  新华社电 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俄罗斯民众对“棱镜门”主角爱德华·斯诺登表支持。

  俄罗斯列瓦达中心7月31日发布调查结果,显示51%的调查对象支持斯诺登曝光美国情报机构秘密监视通信等,17%持否定态度,另外32%没有表态。

  斯诺登7月16日向俄政府正式提出临时避难申请。美方多次要求俄方拒绝斯诺登避难并把他遣返美国,就间谍和盗窃罪名接受审理。就俄罗斯是否应该给予斯诺登庇护,43%的调查对象赞成,29%反对,28%未表态。

  美公开三份监听解密文件

  新华社华盛顿7月31日电(记者 孙浩 王丰丰)随着“棱镜门”事件持续发酵,奥巴马政府7月31日解密三份有关秘密电话监听项目的密件,试图再为这项针对美国人的电话监听项目提供辩护,但情报官员同一天在国会遭遇有关监听项目究竟有无反恐作用的拷问。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当天一早授权公开这三份机密文件。根据其办公室发表的声明,克拉珀认为公开这些文件是出于“公共利益”考量。

  这三份解密文件包括情报机构给国会的密函以及美国外国情报监管法庭对监听项目的授权令,对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秘密电话监听项目给出了一些粗略的介绍。

  根据解密文件,监听项目所收集的电话记录包括电话号码、拨打次数、时长,但不包括具体通话内容;外国情报监管法庭授权国家安全局少数有权限的官员才能接触到电话记录,并授权情报机构可将电话记录在数据库内保留5年。

  ■新闻揭秘

  FBI曾求斯父赴俄“劝降”儿子

  美国“棱镜”项目曝光者爱德华·斯诺登的父亲朗·斯诺登7月31日说,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几周前”曾经登门游说,暗示他亲自前往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劝说儿子返回美国。朗·斯诺登没有当即应允这一请求,认为斯诺登回国受审可能无法受到公正对待。

  登门暗示

  朗·斯诺登7月30日在律师陪同下,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专访,讲述与联邦调查局探员接触的经历。

  他回忆,斯诺登因“棱镜”项目曝光而身份暴露后不到两天,联邦调查局探员就出现在他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家门口。朗·斯诺登和这些探员谈了4个小时,告诉他们“任何我可能想到的东西”,还提供了他和儿子的来往电子邮件。

  不久,这个安全机构的探员再次上门,请求他飞往莫斯科。当被问及如何建立与儿子的联系渠道时,这些探员自己也不知道。

  “我说,‘我想和儿子对话……你们能建立这一联系渠道么?’他们回答:‘这个,我们不确定。’”朗·斯诺登说,“然后我说,‘等一下,伙计,我可不想站在停机坪上充当你们的感情工具。’”

  按照朗·斯诺登的说法,他可以通过“中间渠道”与儿子沟通,最近一次交流发生在两天前,“我可以明天就登上去俄罗斯的飞机,但不确定能不能见到他。”

  他7月31日接受“俄罗斯-24”电视频道采访时说,联邦调查局探员上门请求他赴俄“劝降”的时间在“几周前”,自己还没有完全拒绝这一请求。他说,希望弄清楚联邦调查局究竟需要自己怎么做。

  接受媒体求证时,联邦调查局拒绝回应这一说法。

  担忧公正

  朗·斯诺登说,他期望儿子能回家,在无法前往拉丁美洲国家的情况下,儿子留在俄罗斯也是不错选项。

  “他如果回到美国,会面临可怕后果,”朗·斯诺登告诉《华盛顿邮报》记者,“他会被扔进一个洞中,不允许说话。”

  这位父亲说,希望看到儿子回家并“出现在法庭上”,但过去1个多月发生的事情让他相信,“法庭不会公正(审判),我们无法保证一个公正的法庭”。

  “如果他希望在俄罗斯度过余生,我会同意,不会反对,”他通过“俄罗斯-24”电视频道说,“如果我是他,我也会留在俄罗斯,我希望俄罗斯会接受他。”

  “爱德华,我希望你在看这节目,你的家人都好,我们爱你,希望你健康。”朗·斯诺登面对镜头说。

  徐超(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美国情报部门监控公众隐私被曝光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