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治安员转型:队员称曾经“伸张正义”很过瘾

抓人与放人之间

做治安员,李唐抓过几十个坏人,他喜欢这种感觉。但偶尔,抓了人后对方塞点钱,他也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做了治安员的李唐,喜欢抓小偷、抢劫者和吸毒者。他喜欢“挑战一切有违正义的事”。

他说,几年下来,他总共抓了几十个坏人。他们这些治安员中,有人因此得罪了人,收到了“被砍死”的警告。

有时,抓小偷是危险的活儿。在李唐的“辖区”内,很多摩托车轰鸣,冒着黑烟在狭窄的巷道里疾驰穿梭。堵上“嫌疑人”,他有时会骑摩托车把对方撞倒在地。

“那股劲上来,挡也挡不住。”说到这里,他会特别强调,“车速很慢,否则肯定会出事”。

至于治安员的执法权问题,并不在李唐的考虑范围。作为村级治安员,他的专业技能,除了一身的力气,还有7天的培训。而如果是警方招聘的治安员,则会不定期有一些专业知识的培训。

等到查暂住证时,李唐也会遇到老乡,他会想办法让对方脱身。有时,有老乡求到他,他还能“跨区”找其他治安队讲情,对方也会给他这个同行面子。这让他感觉在老乡里很有面子。

李唐也会羡慕别村的同行。他听一个同行讲,对方的村里有奖惩制度,抓一个吸毒者奖几十块钱,抓一个小偷要奖励上百元。后来,抓得多,抓一个吸毒者奖励变成了一二十块钱。当然,辖区内丢了东西,也会罚治安员钱。

在李唐的队上,没有奖惩。李唐有时会觉得干得“没兴致”。他说,偶尔,抓了人后,对方塞一点钱,他就当什么也没看到。这其中有吸毒者。他放人的逻辑是,“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没有危害社会”。

在刘全看来,治安员在当时是个很吃香的行当。有些工厂主也会请治安员吃饭,或送些礼品。

刘全和刘建国都说,厚街的外地人最多有几十万,是当地居民的几倍。那时,大街上偷盗、飞车抢劫的事经常发生,这些治安员要经常去追嫌疑人。

在媒体报道中,不乏治安员在与歹徒搏斗中,被刺中身亡的消息。他们的年龄多在二三十岁,最小的还不到20岁。

“英雄”与争议

治安员因公殉职、负伤,保护他人,同时也有治安员参与打人甚至抢劫,让这个群体备受争议。

治安员李唐喜欢自己代表正义的感觉。

治安员侯红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这个职业,让他感觉身上有种正义感。他已做了17年治安队员。

去年4月29日,已下班的侯红彦遇到一起抢劫事件,他冲上去追劫匪,被打伤后还继续追,最终在另3名治安员帮助下,将劫匪抓住。

东莞治安员中不乏英雄,也有诸多见义勇为者。据《东莞时报》报道,2007至2010年,东莞有151名治安员因公受伤,15人因公殉职,被市见义勇为基金会认定为“见义勇为”的有19人。

2009年8月,治安员郭少雄因抓小偷被刺3刀,负伤后仍追贼百米远。

今年,樟木头金河社区竹排村一便利店发生劫案,店主夫妇被歹徒刺伤,跑到附近路边求救,五六名治安员擒拿犯罪嫌疑人,一名治安员不幸负伤。

东莞市评选的“优秀新莞人”中,也有治安员的身影。但同时,多年来,东莞治安员的“负面消息”,也不断出现。

2008年7月,长安镇治安员王某成奸杀19岁女租客。12月,塘厦发生抢劫事件,抢劫金额700多万。在警方抓获的5名嫌疑人中,有3人曾是治安员。

2010年,长安6名治安员擅自拘留他人,且采取脱衣、做俯卧撑等非常规方式审讯并殴打被拘留者。这6名治安员,在事发后被开除,并被拘留。

2011年12月,东莞洪梅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办公楼前,两名涉事治安巡逻员因当众屠杀、烧烤猫被辞退。

2012年7月,东莞厚街在打击一家地下赌场时发现,赌场老板和部分工作人员为社区治安队员。

打人、充当赌博、贩毒、卖淫保护伞,索贿、诈骗、抢劫等问题,也让东莞治安员频繁被关注,引发争议。

今年7月29日,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卢伟琪介绍,2400多平方公里的东莞,最高峰时有超过1000万的外来人口。这些外来人口又主要分布在村里和社区。农村和社区组织治安员维持治安,是历史的产物。

卢伟琪说,随着人口不断增多,治安员队伍扩大到几万人。这么大的队伍,出现一些负面问题也难以避免。但不可否认在维持社会稳定,打击治安犯罪方面起到的重要作用,很多人付出了生命。

3万人的新任务

公安局副局长卢伟琪说,“整合”的概念,东莞经过了多年的探索和筹备,目的是怎么用好、管理好治安员。

7月29日,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卢伟琪说,2008年开始,东莞就提出了治安员“整合”的概念,也经过了多年的探索和筹备,目的就是怎么用好、管理好治安员。

东莞市中堂镇公安分局巡警大队大队长侯全林曾对媒体介绍,治安员由村里出钱养,与公安机关隶属关系不明确。警务区民警要调动治安员,往往要先和村治保主任打招呼,治安力量的调动指挥有些脱节。

侯全林说,让治安员从事警务活动也比较乱,治安员对治安案件插手较多,给公安工作和公信力都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7月29日,卢伟琪说,治安员的农村式管理模式,一开始就面临如何向城市管理转变的难题。

今年4月,东莞市发布《村(社区)治安联防组织统筹管理实施方案》,将部分村(社区)治安员整合为“辅警”,实现统一招聘、着装、培训和指挥调度。

目前,中堂镇已经有750名治安员完成整编。中堂镇原有治安员1000多人,整编后剩下的治安员,大部分还留在各自的村或社区,成为“护村队”人员。

整编后只承担治安任务,剥离原有的参与计生、环卫、城管等职能。

中堂公安分局一名负责人介绍,治安员整编中,有警务区的民警成为村的副书记,而原本的村治保主任,则成为后来成立的辅警中队副队长,这加强了业务衔接。

据报道,目前东莞全市各镇街都在推行治安员的统筹,整编工作预计在9月底之前基本完成。

此前,媒体报道,2013年2月27日,东莞市公安工作会议上,市长袁宝成介绍,东莞从今年开始每年拿出12亿元共计90多亿元,解决治安员“收编”问题,“整合后治安员队伍将由公安机关统一招聘培训和调度管理使用,能让这支队伍更加专业。”

曾经的治安员刘建国,已不再关心这些了。两年前,他辞职转了行。

李唐有自己的焦虑。眼看着到了30岁,也有了家庭。家里一直埋怨他赚钱少,希望他回家找份工作。为了多给家里寄些钱,一有空闲,他便放弃休息,到其他“辖区”载客。

东莞市这次整编,治安员成为“辅警”后,李唐听说工资要调整到每月至少2000元。还要不要改行,李唐没想清楚。

他已经接到了通知,他所在的治安队要在下个月之前完成整编。

(应采访对象要求,李唐、刘建国、刘全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