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治安员转型:队员称曾经“伸张正义”很过瘾

东莞治安员转型:队员称曾经“伸张正义”很过瘾

“收编”后的治安员身着统一服装和装备正在巡逻。

东莞治安员转型:队员称曾经“伸张正义”很过瘾

7月28日,厚街镇街道上打击赌博的条幅。曾有媒体报道,有治安员开地下赌场被查。

东莞治安员转型:队员称曾经“伸张正义”很过瘾

多年来,数不清的年轻人,带着各自的梦想来到东莞打工。

东莞市的治安员要告别“游击队”,被收归“正规军”了。据报道,目前东莞正推行治安员整编工作,预计今年9月底前基本完成。此前,今年4月,东莞市下发整编方案,要将近3万名村(社区)治安员纳入“辅警”队伍。

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卢伟琪介绍,东莞最高峰时有超过1000万的外来人口。农村和社区组织治安员,曾对维持治安起到重要作用。

但另一方面,治安员也因法治意识淡甚至自身违法等被公众诟病。

今年3月,东莞市长袁宝成说,整合后治安员队伍将由公安机关统一招聘培训和调度管理使用,“能让这支队伍更加专业”。

工资低还有危险,李唐考虑,要不要改行。

李唐是东莞的一名治安员。和数以百万计的打工者一样,他十几岁到了东莞,曾在一座座工厂转换着不同角色。多年前,他成了一名村级治安员。

这是一个曾令他自豪的工作,穿着仿公安的制服游走在同龄人中,追小偷和抢劫犯,抓吸毒者,查暂住证,有时还跟着警察出现场。

他感觉,那些年过足了“当警察”、“伸张正义”的瘾。当时的工资,也不算少。

最近几年,他们被要求文明执法,严禁追车,更不能打人,“谁出事谁负责”,暂住证也不再查了。

治安员声誉不好,也让他有些抬不起头来。最大的问题是,东莞的工厂都在不断涨薪。他一千多元的工资,不及一个厂工的一半。

养不了家。他考虑要不要辞职的时候,迎来了要整编的消息。

当地媒体报道,东莞近3万名村级治安员将被整编,纳入镇街辅警大队,由公安机关统一招聘和指挥调度。

要有统一的制服了,工资也要涨。还要不要辞职,李唐犹豫。做了多年治安员,他留恋“正义”的感觉。

从被查到查别人

打工的刘建国躲过了查暂住证,但老乡进了收容所。1993年,他成了一名治安员。

2000年以前,在李唐的老家,哪个在东莞打工赚了钱,哪个又从厂工一夜变成了老板,每个故事流传着不止一个版本。几年前还是泥巴地里的庄稼人,等从东莞归来,穿着入时的衣装,还不时冒出几句广东腔。

十几岁时,李唐只身到东莞。在他眼里,那时的东莞充满着一夜暴富的淘金神话,是他向往的地方。

在同乡帮助下,李唐进一家工厂做工。在他记忆里,当时大街小巷,到处是外地人,没找到工作、没钱租房、甚至没钱吃饭的人,随处可见。有的没工作,晚上就睡马路,期待着下一天好运降临。

2000年初,李唐每月能赚七八百元。这是一个令村里人羡慕的数字。他和两个老表一起租住在一间约15平方米的房子,房租每月每人50元。

李唐最深刻的印象,几乎每个月都会被嘈杂的声音吵醒一次。钢管木棍敲击门板的声音,传遍整栋楼上几十个出租屋。

这时会有一二十个身穿制服,操着不同方言的年轻人出现。有时楼下还站着一两个警察。治安员的目标是检查暂住证。租客们出示后,他们就会走向下一个出租屋。

不是所有人都有暂住证。李唐自认为幸运。他遇到了一个只有十来个员工的韩国老板,“不懂当地规则”,出钱为他们办了暂住证。他的很多身在千人大厂的邻居,则享受不到这个福利。

李唐记得当时办暂住证要三百多元,很多打工仔拿不出那么多钱。一旦被治安员发现,就要被带到派出所,交50元罚款才能走。

刘建国也有被查暂住证的经历,还差点被关收容所。

上世纪90年代初,刘建国坐车到深圳打工,恰巧遇到查暂住证的。一起的两个老乡当场被抓了。他藏了起来,“躲过一劫”,后来跑到了东莞。

刘建国自己也没想到,1993年,在东莞厚街,他居然考上了警务区的治安员。查别人的暂住证,成了他的工作内容之一。“有时一次检查,最多能带走100多个人。交不了罚款?就要送‘收容所’”。

他说,村里的治安员是查证的主要执行者。治安、巡警、村庄、社区,都有自己的治安员。

查暂住证时吵闹,甚至肢体冲突,刘建国说并不鲜见。“警察局觉得本地治安员素质低,不文明,也容易惹事。就招了一些外地退伍兵。招我是因为我是高中学历”。

刺激和体面的事

打工四年后,李唐如愿成为了一名治安员。抓小偷、抢劫犯,他有时还跟着警察出警。

李唐的出租屋外,不时能听到治安员和租客互爆粗口,也见到推搡和撕扯。这些治安员大部分是外地人,遇到自己的老乡,也会留些情面,放一马。

这些让李唐害怕,又觉得新鲜、刺激。

资料显示,珠三角治安队伍最早诞生于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大批外来人员流入,偷盗等案件逐渐高发,部分地区率先推行“农村治安承包制”,由村委会负责构建治安巡逻队。东莞的治安员也随之诞生。

李唐觉得,身穿制服的治安员,尽管有时行为不那么文明,但是在做伸张正义的事情。

曾有媒体报道,根据东莞公安局的数据,该市约有各类治安人员15万人。其中由公安机关直接招聘和管理的治安员12642人。也就是说,由东莞警方直接控制的治安员队伍,不到整个治安员队伍的10%。更多治安队员由村镇或社区招聘和管理。另据媒体报道,15万人,除村级治安员外,应包含了各镇街厂区保安。

治安员是外地打工者眼中的体面工作。李唐想象着,有一天他也能像那些治安员一样,骑摩托车走在熙攘的马路上,随便喊住一个人,“站住!有暂住证吗?”如果对方没证,就把人关进车里带走。

到了2000年左右,刘建国所属的警务区仅有几名警察,治安员则有几十人。有的村里,有了上百名治安员,他们属于村治保会管理。村级治安组织真正的称呼叫“护村队”。

7月26日,一名东莞当地的治保主任介绍,村里的治安员除了安保、消防,有时还会参与计生、环卫甚至是城管的工作,是“万能胶”。

厚街居民刘全在东莞20多年,他常在街上见到治安员盘查外来打工者。他家也住着几位租客,有时他会接到租客通知,然后跑到街上把没办暂住证的租客带回家。他已经被算作本地人了,会有些情面。

在刘全印象里,2003年到2006年,查得比较多。隔几天就会见到街上有治安员参与打架。有一次,他见到手持钢管的治安员,把几个外地人拦在马路上,要查对方暂住证。对方说是来看老乡的,治安员没理会。刘全看到双方发生了冲突,几名外地人被一群治安员围在中间,拳脚相加。

除了查暂住证,查摩托车、打击飞车党也是治安员的工作之一。东莞飞车党抢劫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2006年9月新闻报道中,东莞打击飞车党,治安员与警察一样,取消休假,参与行动。

打工四年之后,李唐如愿成为一名村里的治安员。抓小偷、抢劫犯,他有时还跟着警察出警。东莞“禁摩”时,也会被派上街查摩的。

东莞治安员有诸多见义勇为者。媒体报道中,不乏治安员在与歹徒搏斗中,被刺中身亡的消息。他们的年龄,多在二三十岁,最小的还不到20岁。

但另一方面,打人、充当赌博、贩毒、卖淫保护伞,索贿、诈骗、抢劫等问题,也让东莞治安员频繁被关注,引发争议。

东莞市公安局副局长卢伟琪说,东莞最高峰时有超过1000万的外来人口。这些外来人口又主要分布在村里和社区。农村和社区组织治安员维持治安,是历史的产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