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瑞生:气功演化为“精英信仰”是莫大悲哀

本报特约评论员 付瑞生

随着媒体集束轰炸式的报道,江西芦溪卫生局表示,对于王林涉嫌非法行医的处理,局里将开会研究。至于该地县领导表态则更加暧昧,他说,已看到央视相关节目,目前尚无足够证据控制王林,目前仍在了解王林的情况。

20世纪80年代业已成名的气功大师,时隔三十年后才因为“非法行医”被“研究”,这本身已经足够荒诞。来得太晚不说,这一罪名本身也有把王林降低为普通江湖郎中的嫌疑,而就报道的内容看,王林的“神功”绝非“赤脚医生”的把戏。豪华的王府占用的是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林地;给刘志军弄一块靠山石帮人办事收1740万;企业家感谢其疏通领导用50斤黄金答谢;一个徒弟收700多万拜师费……这些难道都是合法的吗?

记得气功在上世纪80年代盛极一时,各种协会纷纷登场,各路神功相忘于江湖。当时受制于医疗事业的发展,不少疑难杂症缺医少药,气功成为不少病患者的一种精神寄托。客观地说,那时的气功是一种“民间信仰”。

当下气功不复当年的火热,从李一、王林身上,我们还发现,气功不再只是一种“民间信仰”,而是官员、明星等等所谓精英群体的“精英信仰”。王林更像一个官商星之间的掮客,他们纷纷投奔王林门下,并非只是为了求医问药、占卜前程,而是为了合纵连横,甚至狼狈为奸。

“民间信仰”演化为“精英信仰”,这才是王林的底气所在,这才是所谓神功最大的“靠山石”。不难想见,所谓“王府”还可能成为地方经济的一张名片,气功大师成了一方的形象大使。我想,这是地方有关部门迟迟不愿查处的难言之隐吧。以此看,地方官员如此战战兢兢,真的是怕被王林的神功戳中痛处呢。

“民间信仰”演化为“精英信仰”,其实是莫大的悲哀。鲁迅当年学医,因为“父亲的病”让他看到传统医术有时候“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最后弃医从文,也是认识到精神上病患比身体的病患更需要疗救。只是,鲁迅希望以启蒙治疗民众精神上的病患,而今精英自己却深陷“民间信仰”不能自拔,这可能是先辈们预见不到的吧。

王林本身是一张试剂,从他身上,可以检验出我们得了什么病,病情有几分。可地方部门开出的“非法行医”的诊断书,能起到治病救人的目的吗?

王林本身是一张试剂,从他身上,可以检验出我们得了什么病,病情有几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气功大师王林遭质疑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