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传涛:必须要考究王林背后的“伪科学时代”

  近期一些名人的拜访,将“气功大师”王林重新暴露在聚光灯下。王林“神功”真假、是否有诈骗敛财,特别是“大师热”现象等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最近,王林公开回应,“我的气功是真的也好,假的也好,都不犯法。这个是真的是假的,与大家没有关系,与法律也没有关系。这个真假,希望你们不要再去考究,只要考究我是不是犯了法就可以了。”(7月28日《京华时报》)

  王林心虚了。对于王林而言,“凭几个杂耍走遍天下”的时代,就要终结了。不过,“只考究是不是犯了法”的回应,至少仍然能够证明王林思维敏捷的一面——即便成为全社会的众矢之的,他仍然会选择用法律来保护自己最后的私权。

  坦白讲,我们除了“王林犯法”,确实没有可以能将王林们打倒的可能。单纯的道德批判,已经不能让王林从厚颜无耻、假话连篇变成天真无邪的小清新。而“王林是不是犯了法”这一问题,在司法机关取证并得出结论之前,是一个任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就不去考究王林成名背后的“伪科学时代”。

  “科学达不到的地方,迷信就会成为科学。”在中华大地上,早在100年前,我们就有以“民主”和“科学”为口号的新文化运动。100年后的今天,王林大师的成功发迹与持续走俏至少证明,相当一批民众对于科学的理解仍然停留在“空盆取蛇”、“空杯来酒”和“气功治病”的水平上,这着实让人感觉不可思议。我们一方面在痛斥那些以迷信和伪科学来行骗的江湖骗子,另一方面,那些冠冕堂皇的所谓真正的科学却总显得不是很争气、不接地气。

  具体到王林,笔者以为,是以下两个原因让公众和众多精英人物放弃了真正的科学,转而信仰旁门左道的“伪科学”。一是,当下医疗体制“看病难”、“看病贵”,不让公众信任真正的科学(准确来说是现代医学)可以治好大家的病,即便是当下的医疗体制能够帮人看病,成本也是高到让人退避三舍;二是,当下权力监管体制和防腐体制本身不科学,官员对于贪腐之后的不安心理,需要在一些所谓的大师那里寻找安全感——贪腐与落马之间的关系,从来都是偶然的,而非必然的,王林等大师也恰恰在偶然性上给予了贪官们些许安慰。继续推理,因为结交了不少官场名角,许多富商巨贾、明星大腕,也才想起了利用大师的人脉。

  “伪科学”的横行,源于“真科学”的“虚无缥缈”。前几日,坊间流行这样的话,“神十”的上天表明实现全民医疗、扩大义务教育范围、惩治和预防腐败、构建食品安全是比登天还难的事。事实上,公众对于科学的理解也应该是这样的——科学不只是“神十”上天,许多科学是比神十上天更容易的事。如果说科学代表了理性、健全,那么,这个社会的不理性、不健全,就足以让公众在科学面前失去信仰。

  科学要被公众所信仰,科学就必须成为百姓可以摸得到的红利。真正的科学,从来都不应该拒绝人间烟火;真正的科学,只有走进千家万户,让公众享受到科学带来的实效,科学才能被更多的人所信仰。如何让科学着陆,答案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要让老百姓以低廉的成本体会到科学带来的生活实惠,能够让官员相信在他们身边拥有一个科学的惩防体系,让他们相信官员的平安与不幸,都不是偶然之事,不是求神拜佛、信仰大师、迷恋风水可以保其平安的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气功大师王林遭质疑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