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求复合遭拒勒死女友母子 辩称系激情杀人

男子求复合遭拒勒死女友母子 辩称系激情杀人

庭审现场

中安在线讯 3根电线将一名成年女子活活勒死,其后更是连一名年三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又用一根电线将其勒死,7月26日上午9时40分,该案在合肥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被害人父母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在家人的搀扶下坐到原告席上。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被告人鲍士敏提起公诉,被害人家属向被告人提出119万余元的民事赔偿。

挽留女友分手,遭拒顿生杀意

“现在开庭,带被告人!”,法官的一声令下,两名法警押护着被告人鲍士敏走进法庭,这时,原告席上的被害人母亲突然走到法庭中间跪下,“你们要为我们伸冤啊”,被害人母亲哭喊着,坐在旁听席的被害人家属也试图冲进庭审区,求法官严惩被告人,但被法警拦住,被告人随即被带离庭审现场。

在法官和法警的调解下,被害人家属暂时安稳情绪,被害人母亲因过度伤心被带离原告席,被告人鲍士敏被重新带上法庭,站在了被告席上。

“被告人姓名?”“鲍士敏”,站在被告席上的鲍士敏精神似乎有点不集中,对法官的问题时常答非所问,需要法官反复询问才能明确回答,后在法官的指示下才渐渐集中精神,开始陈述着案件经过。

2013年2月23日上午9时许,肥东县店埠镇的一所出租屋内传来争吵声,被害人武某某提出要与被告人鲍士敏分手,鲍士敏不停的挽留着,却均遭武某某的拒绝,情急之下,鲍士敏顿生杀意,拿起床边地上电水焐的电线勒武某某的脖子,武某某不停的反抗着,线在反抗中被拉断,鲍士敏遂用双手掐武某某的瓯子,后其继续用床边地上的手机充电器电源线勒其脖子,电源线再次拉断,鲍士敏并没有收手,又接着用电脑连接线勒武某某的脖子直至其身亡。这时,武某某三岁的女儿见到此景心生恐惧,哭喊着跑到门外,谁也没想到,这个三岁的小女孩,最终也没能逃出这个平日里自己喊“继父”的人的残害。

鲍士敏害怕事情败露,将小女孩拎回房间,用手掐女孩的脖子,在掐小女孩脖子的过程中,自己的左手食指被女孩咬伤,鲍士敏遂用手机充电器电源线勒住女孩的脖子直至其身亡。之后,鲍士敏用被子盖住两人的尸体后,离开房间,坐车跑到明光市其姐姐家中,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家人后,走进明光市公安局投案。

经鉴定,被害人武某某及其女儿系被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焦点:激情杀人还是故意杀人

庭上,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鲍士敏非法故意剥夺他人生命致二人死亡,3岁的孩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害,自己也没能逃过厄运,被告人的行为对社会危害性极大,其法制观念淡薄,并有着极端的自私心理,自私的行为终酿成了人间悲剧,其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建议处以死刑至十年以上之间的刑罚。

被告人辩护人辩称,对公诉机关对被告人对被害人武某某定性为故意杀人罪没有异议,但是对被害人武某某女儿的行为应定性为故意伤害。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当时并没有想剥夺其女儿的性命,只是想控制住她,防止其哭喊声引来邻居的注意,被告人一时慌乱,没有把握好力度,从而造成了其女儿的死亡。与此同时,辩护人还辩称,被害人武某某本身存在着过错,其之间存在着感情纠纷,被害人对其纠纷也有处理不当之处,从而导致被告人一时冲动,一念之差将其杀害,属于激情杀人,并且被告人能够主动投案,有自首情节,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表现良好,希望法官能够给被告人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让他能够面对被害人家属,为自己的行为赎罪,建议能够从轻处罚。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及其代理人认为,被告人鲍士敏与被害人武某某之间并不存在法律上的婚姻关系,武某某提出分手是自己的自由,因此被害人武某某并无过错,而被告人鲍士敏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痛下杀手,实为丧心病狂,手段极其残忍,对社会危害性极大。代理人并质疑被告人对案件情节供述的真实性,认为其避重就轻,存在侥幸心理在情节上为自己辩护,认为其杀人行为并非临时起意,而是有预谋的,是蓄意的,并认为被告人知其犯罪后的投案行为可以获得从宽处理,表明被告人具有一定的法律意识,知法犯法,逃避严惩,其行为没有任何悔罪和认罪的表现,希望法官判其死刑并立即执行。

在民事诉讼部分,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即被害人的父亲及其代理人表示,对被告提出的赔偿只是依法提出的民事赔偿,并不在意其是否赔偿,只求法官在刑事上对被告人进行严惩。

庭审结束后,法院宣布该案择期宣判。(记者 黄娜娜 实习生 安蔚 王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