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遭遇难题:非法营运与爱心拼车难界定

  顺风车挂上绿丝带还是难以走远

  顺风车、拼车和黑车到底该如何界定

  单国徽被突然冲上来拦车的几位“黑背心”男子吓了一跳。7月5日傍晚,他正开着自己的夏利 N5在城铁西二旗站附近等红灯,车里还有一位素不相识的乘客轩涛。

  几位身着黑背心的男子来自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第四执法大队,这是一支专门打击“黑车”的队伍,大队平均每个月查扣的黑车超过百辆。

  回忆起当晚的情景,单国徽有些激动,“几个人把我和乘客分别带走,还有一个人把我的车开到一边去了。”被扣时,这辆车的后视镜上还挂着绿丝带,车前贴着印有“顺风车”字样的绿色车贴。

  截至中国青年报记者发稿时,单国徽的车仍在扣押中。

  非法营运还是爱心拼车

  单国徽一周前刚刚加入顺风车公益基金会,这一组织旨在推广绿色顺风出行,号召私家车主免费搭载顺路乘客。加入后的一周内,只要自己的车不限行,单国徽每天早上都搭载两三位顺路乘客,“我在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班”。他出示的在职证明显示,41岁的单国徽是该公司海淀营业区的代理营销员。

  7月5日傍晚,单国徽在北清路上庄路口遇到要去百度大厦的乘客轩涛,“当时他问我多少钱,我说别人的车这段路要40块钱,我这个是有绿丝带的公益车。”单国徽回忆说,他会向每一位免费搭车的乘客宣传顺风车活动。这段话在轩涛后来的证词里得到了证实。

  但第四执法大队并不这样认为。“我们查黑车时,主要以乘客提供的材料为主。”违章处理科肖科长答道,“我们会询问乘客与车主是否认识、从哪里上车、有没有谈车费,如果有收费或议价行为,按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给予处罚。”

  “他找您要多少钱?”“给了吗?”“您认识他吗?”在肖科长展示的取证录像里,执法人员在一分钟内为轩涛做了笔录。“40”、“没给”、“不认识”是轩涛当时的简短回答。之后轩涛解释说当时“吓懵了”,只想尽快脱身,对当晚的具体情况“记不太清楚”。

  “不能打着顺风车的名义拉私活儿。”肖科长说,以前只要是谈钱的行为就被认为是非法营运,现在外勤人员“灵活掌握”,如果收取的费用只是成本,并不会被处罚。

  那么,顺风车、拼车和黑车到底该如何界定呢?

  顺风车活动发起人王永表示,顺风车应该是完全免费的公益行为。“如果你还没有买到回家和返程的车票,如果你开车回家还有空位,让我们结伴而行吧!”“让你身边的空座,成为他人的希望!”2012年1月10日,王永联合邓飞 (微博)赵普、郎永淳 (微博)陈伟鸿5位公益人士在微博发起“春节回家顺风车”活动,倡议大家开顺风车回家,缓解春运困难。参与活动的微博网友超过1.8万人,500余名车主帮助约1000余名乘客免费回家过年或返城工作。

  今年6月17日到7月16日,基金管委会在回龙观发起了“三人一辆车,代付高速费”的活动。在这个拥有40万常住人口的社区,每天有大量的上班族以此为原点开始一天的生活。顺风车公益基金的工作人员曾用一周的时间做了一项统计,在每天早上7时到9时之间,从回龙观驶出的私家车中,只有司机一人的大约占到85%,约13%~14%的车内有两人,只有约1%~2%的私家车中有3人或3人以上。

  与私家车的低载客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拥挤的公交车和地铁。在回龙观344路公交车站前,每天高峰时等车排队的乘客有十几米长。

  “为了节能环保,减轻交通压力,也为了增加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我们发起了顺风车公益活动。”顺风车地方站主管王晨飞介绍。每天早上7点到9点,只要私家车的车上坐满3人且贴有顺风车车贴,顺风车公益基金就将为车主代付5元高速费。

  胡丹是此次活动中最早搭上顺风车的乘客之一,在健德门附近上班的她,已经和部分顺风车主建立了联系,一周4天都会搭顺风车。“乘坐顺风车省去了挤公交的麻烦,节省了时间,又有一个舒适的乘车环境,能给人带来好的心情。”

  此次活动持续一个月,新增1500辆顺风车,加上早前加入的私家车。据估算,北京地区的顺风车已达万辆左右,但相对于去年就已突破500万辆的北京机动车保有量基数,顺风车的数量仍是沧海一粟。

  顺风车能走多远

  顺风车公益基金会根据国外经验,推测顺风车每天大约可减少10%~25%的车辆。按10%来计算,北京500万辆车除去尾号限行的100万车辆,每天就能减少40万辆。他们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在售轿车平均油耗约为百公里8.06升。以每辆车每天行驶20公里计算,油耗约为1.6升,那么如果每天少开40万辆车,就可减少油耗约464吨,每年则可减少油耗约17万吨。

  顺风车公益基金会又给出另外一组数字:汽车发动机每燃烧1千克汽油,就要消耗15千克新鲜空气,同时排出150克至200克一氧化碳。如果按38万辆车每天节约1千克汽油计算,那么北京市每年将少消耗新鲜空气约250多万吨,减少排放一氧化碳约3万吨。

  但这些令人惊喜的数字却掩饰不住顺风车的尴尬境地。免费的顺风车并没有一套足够完善的模式来支撑其运行。

  早在年初,安徽人刘杰就遭遇了与单国徽类似的情况。1月31日,因为开车顺道捎了4个工友回家,并且“没有经验”,在回答路政人员“公司是否报销”时说了句“差不多”,刘杰在南京市江宁区差点被当成了非法营运者。所幸公司后来出具了不给报销车费的证明,才免去5000元罚款。

  顺风车活动的发起者坦陈,目前最大的困难是缺乏政策的支持和民众的参与。“社会的冷漠让一些人不相信能免费坐车。”一位顺风车车主说,“我让顺路的乘客上车,很多人都用狐疑的眼光看我。”除了担心人身财产安全外,一些乘客还怀疑车主的驾车技术。

  我国现行的《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明确了道路交通事故的损害赔偿以责任认定为依据。“一般来说乘车人员是没有过错的,作为驾驶人员或车主,可能会承担更大的责任。”北京交通律师网创办人董来超律师解释说。即使是没有支付车费的公益行为,车主也要对乘客的安全负责,如果发生交通事故需要赔偿,车主就可能陷入做好事又要付出经济代价的境地。

  正是因为面临这些尖锐问题,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并不看好顺风车的全面推广。“顺风车应该停留在助人为乐上,不能常态化。”王丽梅认为要节能减排应鼓励公共交通。

  顺风车公益基金会的目标是让马路上再也没有绿丝带和顺风车贴——因为到那时,每辆车都是顺风车。然而面对海量的私家车和层出不穷的安全问题,知名度并不高的顺风车活动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顺风车的全面推广和常态化尚待时日。

  被寄予厚望的拼车出行

  与在可持续性上受到挑战的顺风车不同的是,拼车出行受到人们越来越多的关注。拼车在国外由来已久,在法国交规“环保驾驶”这一章中,明确了拼车的定义:若干乘客共用一辆车行驶同一段路程的行为叫作拼车,拼车产生的费用由所有乘客平分。

  在“二战”时期,为了节省燃油,欧美的老百姓纷纷拼车出行。德国建立了较为完整的拼车组织体系,各个城市设立了拼车管理办公室,并通过行政手段引导拼车出行。德国有公益性质的拼车协会,也有为有打车需求的供求双方提供中介的服务机构,还有提供专业拼车服务的营运公司,甚至独立开辟出一个专为女性服务的拼车公司,解除女性在拼车中可能受到骚扰的后顾之忧。

  美国大中城市的多数停车场都设有“拼车专用停车位”,参与拼车的车源可获得停车优惠。此外,美国政府还专门在高速路上设置HOV(高承载率汽车)专用车道,这种车道只允许乘坐3人及其以上的车辆行驶,驾驶空车强行驶入将被罚款。同时,“过桥费”一车多人少缴,一人一车多缴。拼车社团会向注册用户提供一些固定的拼车地点、停车指南和方向指南。

  一些亚洲国家也有类似规定,在新加坡,赶上交通高峰期,私家车空车上路会被罚款;韩国早就实行出租车“合乘制”。

  在中国,奥运期间逐渐兴起的拼车行为正在迅猛发展。在百度搜索“拼车”,出现324万个结果。但这个需求日渐巨大的市场,仍处于“无序放养”的状态。

  拼车出行时,适当向车主支付油费被视为合乎情理的事情,但这一行为并不被我国目前的法律认可。

  我国车辆因登记性质不同,被分为营运车辆和非营运车辆,非营运车辆不能从事任何营利性活动,否则就会破坏正常的交通运营秩序,比如对出租车汽车行业的冲击、对客运市场的影响等。董来超律师表示,拼车出行能减少污染、降低成本、减轻交通压力,但一旦被执法部门发现,是否收费就变成核心问题,“不管收多少钱,被查到以后,都可能面临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的罚款。”

  此外,我国目前没有关于拼车的保险规定和相应险种,一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因为车主改变了车辆的性质,在保险理赔上也存在障碍。

  即将出台的政策也许将扭转这一局面,据媒体报道,政府计划年内出台《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这一利好消息的出炉,意味着一直处于法律“灰色地带”的拼车有望合法化。

  “提高道路、车辆的使用效率;规范合乘,减少上下班小客车出行”,早已写在2010年年底颁布的《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推进首都交通科学发展,加大力度缓解交通拥堵工作的意见》中。在今年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的2013年重要工程项目中,交通方面的任务有12项,排在首位的就是落实交通综合治堵28项措施,研究制定年度排堵保畅工作方案。28项措施中就包括上述意见。

  在法律认可拼车行为的前提下,董来超又给出3点建议:第一,拼车的收费情况政府价格部门应有规定;第二,拼车应为不改变司机行车方向的顺路行为,而非故意绕弯拉私活儿;第三,国家对拼车应该有专门的行业管理,对同一路线信息不对称的拼车人员可以通过信息平台进行管理,使其得到更好的保障,实现经济出行、环保出行。

  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提醒,在制定拼车规则时要注意细节。“分摊油费时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比例,顺风车司机是否需要更多安全培训,如何平衡出租车司机的利益,这些都需要政府职能部门的智慧和勇气。”

  单国徽现在感到有点沮丧,坚称在做好事的他并不认可执法大队的处罚决定,自己的车仍被当成黑车扣留。

  “根本的问题不是怎么去区别‘黑车’与‘顺风车’、‘拼车’,而是在法律上对拼车行为给予合理和合法的身份界定。”董来超律师说。

  正如专家所言,完善的拼车规范中应包含如何合理分摊油费、发生事故如何赔偿、拼车行业如何管理等细则,这样,才能妥善处理目前拼车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和矛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